06年五月网聚记录      李鹤鸣 整理

 

    在五月中旬,一位不具名的朋友,转载了一篇有关文革的文章到留言本,留言本对外部 分立刻给关闭了,国内的老同学们都能打开,香港和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校友,就 没法打开留言本,为此网站的负责同学展开搜索,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在网 站的负责同学处理后,为此网管 五月二十号网聚前在留言本写了一段留言,希望网友们在网聚时讨论这问题。

   五月的网聚准时在星期六广州,香港的晚上,美国东岸的上午,美国和加拿大的西岸的清晨,英国的下午,为这个问题召开了一次网上聚会。这次聚会,有中国广州,香港。美国纽约 ,波士顿,西雅图,三番市,洛杉基。加拿大的温哥华和英国的老同学参加了讨论。
时间一到,空中就传来了同学间互相问候的声音。
梁继兴首先发出第一声的问候:俄佬:好耐唔见。
何启佚也等急了,她也立刻向大家打了个招呼:Hi
更急的是黎康乔,招呼还没打,就把问题拉上来了:各位有没有收到我的电邮。
梁继兴奇怪的问:什么时候的?
黎康乔答:刚才,讲留言本的问题,你的发到GMAIL
梁继兴还是不明老黎德说话:没有收到,最近我没有碰到打不开留言板
黎康乔马上作了简单的解释:是海外的校友打不开。我在这里SEND 给你看,因为只是 海外校友打不开,所以比较奇怪。
梁继兴他太忙了,听了老黎的话后,很坦白地说:我已很久没有开过GMAIL
说着说着,黎康乔见到李鹤鸣到了,忙打了个招呼,说:鶴鳴,早晨。
红儿也到了,她向大家打了个招呼说:你们好。
李鶴鳴眯着还来不及睁开的眼睛有气无力地说:早,大家好
何启佚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说话的机会,她向大家说:你们好!
黎康乔问:鶴鳴,看了我的电邮吗?
这时殷薇到了,立嫣也到了,黎康乔忙着打招呼去了。
黎康乔说: 殷薇,你好。立嫣,早晨,你们那里还下雨吗?
李鶴鳴昨晚作了夜鬼,好不容易准时爬起床开了机,他不得不说:对不起,我开了机,还得去睡,我才睡了3小时.
这可把黎康乔气坏了:那你不余不开机啦,如果人人开了机又去睡,谁出声呀?
李鶴鳴才不管你了,还是和周公聚会重要一点,应了一句 :我做听众好了。就抱头呼
呼大睡去了,只留下个黎康乔在那里跳脚。
还是红儿有同情心,为鹤鸣说了句同情话:也是够难为西部的同学,他们是早上6
杨正平来了,立刻向大家打了招呼 :大家好,够热闹的。
黎康乔还在那里生闷气:睡觉怎么听呀? 鹤鸣,趁你未睡觉,问你看了我的电邮吗?
何启佚问:MEI您是谁? 因为她是初哥,不认识那些用英文的老面孔。
宋慶傑也来到了。梁继兴上前打了个招呼:宋慶傑兄,你好。
出席的人多了,黎康乔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他也向宋兄打了个招呼:宋兄,晚上好。
宋慶傑忙着答:繼興,KK好。
红儿说:KK,我的电脑在老三届网上打不上中文,是我的问题。可以代劳贴上以下访客留言吗?
殷薇作了自我介绍说:启佚,JIEMEI是殷薇。
黎康乔又笑着又介绍了一次 :启佚,"大喊大叫",你都晤识?多来几次才识多人。

宋兄,我发了电邮,看了吗 ?
黎康乔发觉又来了一个人,定睛一看就说:又来一个,"大喊大叫"了。是沈小姐。
何启佚知道Mei是谁后,跟着向她打了个招呼 :殷薇你好!很久不见了.
宋慶傑 听了黎康乔之说后,马上回答说:現在開信箱。
黄立嫣一出现就向大家打招呼 :HI, 大家好.
殷薇一见老战友来了,就向启佚说:启佚  亚平来了,
沈亚平也忙着向个人打招呼说:各位好。
红儿对黎康乔说:留言如下:伦敦的地铁就 Tube ,连接全英国的是铁路叫 Rail 。由
伦敦去巴黎的是 Eurostar (欧洲之星)。连接欧洲的火车叫 TGV
杨正平听了后马上说:又可以学英语了
黎康乔温红儿:红儿,最後加一句:现在又叫达西文快车.
杨正平问: 请问,Tube也叫做管道吗?
宋慶傑看了e-mail后说:KK,我剛看了信,應是''作怪。
红儿对黎说:好啊,KK。跟着又对杨正平说:教授又开玩笑了。接着也回答了教授的问题:是啊,教授。
黎康乔对大家说:我是想不到会这样,以后大家都要吸取教训.
杨正平 :我在网上找到一套英语口语8000句,有MP3和教材(Word文档)
宋慶傑 :立嫣,你寫這麽久也寫不出來?興德好嗎?
黄立嫣 :KK,BOSTON 今天是晴天,但是麻省些TOWN STILL RAIN TODAY.
梁继兴 :TO杨正平:可以下载吗?
何启佚见又有新的老同学进来,便立刻打个招呼, :立嫣.兴德你俩好!
杨正平回答梁继兴说:可以,在VeryCD网用电驴(eMule)下载。
黄立嫣 杨兴德 看到老同学上来打招呼了,忙答道:慶傑 ,启佚,们好.
杨正平继续说:梁继兴,但word文档我正在制作,以便打印,要的话可以发送给您。
梁继兴一听大喜,忙说:很需要。谢谢。
杨正平又说:Mp3有您到VeryCD网用电驴(eMule)下载,
黎康乔在同学们说了那么多闲话后,又把话题拉了回来,他对大家说 :大家都知道留言本以后该如何做吗?
梁继兴这时发现头头离开了,很奇怪地说:俄佬,粒声唔出就走了,其实头头不在网上,也许是他的家人上网
黎康乔还是三句不离主题, 他指出:基本上,我们校友都很自觉,但总是有几个不明来历的人写了太政治的留言,所以我们有时不得不删除,不是我们不想言论自由,而是现在的环境限制
梁继兴看看时间,不得不说 :我要下班了,88
宋慶傑 也指出:我一向都不贊成寫有政治性的留言。
黎康乔很认同地说:很容易做成无谓的争论
宋慶傑说:爭論事小,如遭封殺才不值。
黎康乔又发现一位老同学来了:亚平,到这里
沈亚平 :来了
黎康乔又说:人家是大陆上不了海外的网,我们是海外校友上不了留言本
红儿也同意:是的,前几天我也总进步去留言版。
宋慶傑继续说下去:死虎死狗也要折腰,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梁继兴看到家强来了,就和他打了个招呼说:锺家强 :你好。
黎康乔说:我们也是希望能言论自由,但最要紧是能生存.才有发展. 讲太多空话没有用
宋慶傑看到老友久闻:家强,好久不見,跑到那?
锺家强见到那么多老友都来了,忙上前打招呼说:继兴你好.各位早晨。
红儿说:我也用过代名在留言版,但只是好玩和有时怕笑话。但基本上我同意用真名,不然讲到好嘢都无人知。
殷薇不是很明白:留言版黎康乔5.18骑单车上班变时髦的内容有啊。
黎康乔听不清楚忙问:殷薇,你说什么?
殷薇不厌其烦地再说了一遍:黎康乔5.18骑单车上班变时髦 还可以上留言版
黎康乔听了后笑了笑,继续说:真名,假名也不是大问题.主要是别讲太多政治,因为我们不是政治论坛。
殷薇见黎康乔还没理解她的话,忙 :我是说5.18内容骑单车上班,变时髦还可以上留言版
锺家强 对庆杰说:庆杰,我曾给你电邮,但都退回来.网上你的地址不对
何启佚也同意黎康乔的观点,她说:同学们在一起就是快乐,我不同意个别人执着地辩论
某方面的问题.特别是有关政治方面的.
黎康乔还是不大明白殷薇的意思:你说什么?
殷薇见大佬理解错了她的话,就说:我是说海外人可以上到留言版写野。

黎康乔这次听明白了,恍然大悟地说:那是上星期一。刚刚还没有封前。
殷薇关心地问:,现在上不了吗?
黎康乔答殷薇 :现在把那段聂×× 删了,一切就OK。黎康乔还继续说下去:殷薇,你有没有注意到,我写“单车”的是在15号,但李鹤鸣到19号才能回复,中间有3天时间我们海外的同学都打不开留言本。
红儿也提出自己的一点见解:什么也离不开政治啊,完全不谈不会令大伙儿心大心细不敢说话吗?但如果是网页注册的要求就没话说了。我是极力反对那些过火的政治讨论和人身攻击,版主的管理和决策是对的。
杨正平发现基哥到了,说:宏守基您好!
杨正平 想也不想就说:我同意红儿的意见。
红儿见有人同意她的说法,很高兴地说:Tks Professor!
殷薇翻看了一下留言本 :阿潜5.20都写过
黎康乔 答殷薇:是呀,你看看日历
杨正平 不解地问:不过,为什么打不开呢?是"聂**"作怪吗?
黎康乔 :他也讲在那几天无法上留言本

宋慶傑不解地说:家强:我的郵址沒改啊!
宏守基一到就对大家打了个招呼 :大家好!
宋慶傑笑着说:基仔好。
宏守基定了定神,喘了口气才说:各位校友好!
黎康乔问:亚基,这两天好玩吗?
锺家强回答庆杰说:庆杰,我是在回网上拿你的网址,试过两次不行就没再写了.不知何故
红儿听到教授提到"聂**",忙问:聂是谁啊?
黎康乔 :北大文革时的头头
红儿说:是吗?开玩笑!
黎康乔说:当然,大家也不要不必太介意,那是小事。
宏守基回答黎康乔的问话 :很好!我们班一行8人及排骨,瘦骨到了龙门大自然温泉度了两天假.
殷薇听了黎康乔的解说,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聂地拿篇文章删去了,我看过了,现在没了
宋慶傑还在和家强讨论他们之间的问题:家强:再試試,hotmail 不行可試yahoo
红儿问宏守基:龙门是指昆明那个吗?
黎康乔在给同学们的电邮中已说得很清楚,他不知殷薇有没有看过:殷薇,有看我发给你电邮吗?
宏守基 答红儿说:红儿,是广东龙门
宏守基 :龙门县
锺家强的闲话讲完了,这时才答黎康乔的问题:我这里也有几日打不开留言本
黎康乔听了忙问:家强,你收到我的电邮吗?
宏守基说:我地正常
殷薇也说:HOTMAIL 的邮箱是很难收邮件的
黎康乔指出说:这次事件是很特别的
宋慶傑 也指出:國內的可打開,海外包括香港打不開。
宏守基问宋慶傑:宋兄,近来有否到广州玩?
黎康乔 :一般是国内校友打不开国外的网页,很少象这一次,海外的校友打不开留
杨正平不好意思地说:我刚刚收到20日康桥的电邮,因为前几天比较忙
宋慶傑 答宏守基:十月聚會後都未上過大陸。
黎康乔讲到:开始时,我听陈贤庆讲,大陆没问题,我还以为我的电脑有问题,才打不开留言本。
杨正平 跟着说:打不开国外的网页原因很多,其中有不少什么什么搜索,什么什么防火墙,免费的东西把路挡住了
黎康乔指出:到时奇怪的是三帆市,西雅图,还有纽约校友都打不开
锺家强 :康喬, 我是看到有你的邮件, 是刚刚看到.但还未打开
红儿说:基哥,可否把旅行照放到老三届网上呢?
宋慶傑说:聶出現後就有問題,我已猜到八,九分。
宏守基答红儿:可以,迟一下。
黎康乔接着说下去:才想到因为那几天是敏感的时期,纪念40周年什么什么,怪就怪在
但国内能打开。
宋慶傑说:''是海外或港台人仕貼上去的。
黎康乔指出:我们一般都不想删任何东西,但是有时候实在没有办法。
幽默的红儿立刻发挥了她的天才说:明白明白。
黎康乔解析说:已经等了3天,才决定这样做。
红儿说:费心费心
黎康乔很痛心地说:不想“压制言论自由”,这些大帽子飞过来。反正大家也不要太紧张,相信:明天会更好
红儿说:正确正确。几句幽默的说话就把紧张的话题轻轻松松地带过去了。
黄立嫣听后恍然大悟地说:得我没法进入留言本.
何启佚也支持说:我是同意红儿的观点,过火的删.
红儿 :大姐说得对
李鶴鳴刚睡醒,就听到他们的对话,他说:我还以为是前一段有关主席的文章引起
黎康乔说:又一个进不去,开始大家都以为是自己的电脑有问题
红儿不知李鹤鸣是不是在说梦话:鶴鳴醒了?
黎康问:鶴鳴 ,你睡醒了?
红儿也指出:KK,刚才我也说了我这边也进不去留言版。
黎康乔 :现在中国也知道用高科技,他们留言本的公司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如果我们不是有那么多海外校友看留言本,也许这事没有人知道。都以为是电脑,网络的问题,红儿那几天进不了留言本,你怎么不马上告诉我呢?
何启佚很沉重地说:要好好爱护我们的网络.我们的网络是有很多人收看的.
黎康乔见鹤鸣睡醒了,怕他很快就溜掉,忙说:鹤鸣,这一次你要好好整理。把大家的意见都放上OLD3,这样大家都能知道。特别要讲清,不是压制言论自由,
红儿答:我也以为是网络问题嘛,[这件事的发生时间]可能是五月十五,十六,十七日这几天。
李鶴鳴也同意地说:因为很多国内的新闻是由国外传回去的,所以他们对这种网路很注意
黄立嫣也很认同:同意. 杨正平也说:同意
黎康乔接着说:有长文,就只抄网址,不要成篇COPY
何启佚说:同意
黎康乔说:想看的自己去看
杨正平说:支持
红儿说:好啊
黎康乔指出:当然不用真名也无所谓
杨正平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可以写一小段简介,在写出网址,不必全文复制
黎康乔接着说:开开玩笑无伤大雅
杨正平认为:和为贵
锺家强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是看报知文革四十年,但没想到与网络有关.
黄立嫣建议:提倡尽量用真名
黎康乔分析说:我开始也不在意,但3天都上不去,那是从来没有试过的
李鶴鳴想了想说:六月是一个很敏感的月份,大家尽量小心说话
黎康乔不解地说:到时奇怪的是,大陆的校友反而能看。[对鹤鸣提出的问题说]那又不用心,现在毕竟是向前。相信:明天会更好
杨正平跑过很多地方,体会很深地说:我在超星图书馆看过,关于知青的图书就有45本,关于文革的书也很多,甚至还有风水,算命之类有书店发行的书现在还可以下载
李鶴鳴指出:它主要是不让国外的东西流回去
黎康乔很高兴说:有我们这里一班热心的校友支持,大家有共识,就容易了
红儿听了李鹤鸣说小心,不太高兴地说:为什么要小心啊,怪怕人的
黎康乔 安慰她说:STAY THE COURSE

何启佚也说出她的看法:国内有很多人看.我北京的姐夫去年就知道我们网络聚会.
黎康乔说:一切照旧,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大家心知就是了。
红儿说:KK,你说得那篇四十年的文章我也留言版看过,证明我也是曾经进去过的。
黎康乔说:其实政府也不一定知道这些事,那是用高科技,把一些敏感的词自动加进防火墙,[]变成这样的结果。
杨正平同意这种分析:我估计康乔说得对
黎康乔对红儿说:红儿,我也看了,但几小时後就开不了留言本,要不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锺家强说:我看到一个网站,全是知青的往事,信件,音乐,文革前的电影与歌曲.很有意思
何启佚安慰大家说:问题不大,过火的对悟住删除便是.使惊!
宋慶傑也指出:鶴嗚說得對,它只是不讓海外的報導入大陆
黎康乔问家强:家强,可以把这知青网址放上留言本吗?
殷薇高兴地 :SIR
杨正平给大家分析了防火墙的功能:我有个正版的瑞星杀毒软件,它的防火墙有时就把不少邮件当作有可能有病毒的做上记号
黎康乔说:这样谁想看,谁就去看
杨正平说:是的,我同意
锺家强很坦白地说:我不会放,SEND e-mail给你,由你放吧.
黎康乔听了同学们的谈话后统一地说:鹤鸣,宋,对呀,他们自动侦测到那篇聂文是海COPY 上去的,就不让海外校友的上留言本
殷薇曾是知青人,所以对知青的事很关心,忙追问锺家强:SIR 知青的往事,信件,音乐,文革前的电影与歌曲.是咩网?请介绍.
黎康乔对锺家强说:家强,很容易,我等下电话教你,10分钟学会,要不你现在COPY
这里
由于以前有一些同学反对整理网聚谈话,所以李鶴鳴很小心地征求大家的认同,他问道:我把这次网聚谈话整理出来,大家有没有意见?
宋慶傑说:我沒意見
杨正平说:没有意见
黎康乔说:好呀,这样有共识,不但是网聚,把海外校友那几天开不了留言本情况也写出来。
锺家强回答黎康乔和殷薇说:我是在baidu.com上找到,等阵再给你,我不太会弄,怕搞错了。
黎康乔解释说:不是删什么,最好什么都不用删
杨正平同意:Good for you,That's a relief!
黎康乔说:网上主要是靠有共识,大家志同道合。
殷薇按锺家强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她想要的网站,忙高兴地对他说:S 我搜到了谢谢
小毛-廖林标终于起床了,他对各人打了个招呼说:各位好,
宋慶傑 对黎康乔说;KK,看過'大炮'的如廁文章嗎?我看只是署名'大炮'而非真大炮。這類文章很具煽動性,删除是應該的。
黎康乔很抱歉地 :我都没有机会看
红儿说:我也看过
小毛-廖林标问锺家强:家强,你可知巨强断了脚?
宋慶傑对刚来的两位老同学打了个招呼::小毛,勤芳,你們好。
红儿 也向他们打了招呼 :小毛,芳好!
司徒勤芳忙答谢 :monkey、红你们
黎康乔把自己心中的一问题了讲出来: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就比较麻烦,一般我们围 内的比较容易,大家都认识,意见不一样也无所谓。
锺家强终于把要找的网站找了出来:mei. 我也找出来,供各位校友看阅 www.law.007.com   一路看下去.好多东西,很多音乐,歌曲.
殷薇忙谢了:谢,我即进去
黎康乔急着向小毛讲解了这次谈话的内容:小毛,我们刚才讨论留言本的问题,你看了 我的电邮吗?
宏守基也向两位刚到的老朋友打招呼:小毛,勤芳,你們好。
红儿分析说:就说是私人网站,不注名会随时被删去的可能。
锺家强听到巨强的消息,忙问说:, 我不知到阿""断了脚,是怎么回事?
小毛-廖林标 听了红儿的分析后说:同意红儿意见.
何启佚说:小毛.勤芳你们好!
司徒勤芳有问题温宏守基 :宏,广州往国内各地的机票是否很容易买到,一般是提前几
天预售?
小毛-廖林标答锺家强说:,我也不清楚,美珊告诉我的.他家电话:86261851
司徒勤芳忙谢何启佚说:,何启佚,第一次与你打招呼。
锺家强:勤芳你好.好耐未通讯.怎么今日不见翩出现?
司徒勤芳看到锺家强的问话后说:家强,你哪去了?
宋慶傑 笑着对司徒勤芳说:呵呵,又到旅行的季節了,勤芳,今回遊踪何處?
宏守基回答司徒勤芳的问话::勤芳,非假日很易买到,提前6,7天都可,提前多几天,折头可低些,我最近才知道
锺家强也在回答司徒勤芳的问话:我都在,只是nba球季,多看看球吧了.
小毛-廖林标想了想说:lai,,那几天我也打不开留言部.516当天我和朋友花Messenge
谈天,讲了几句文革的事就被无故断了.
司徒勤芳 :monky,我今年很有可能去俄罗斯,顺便去桂林
黎康乔问:小毛,你看了我的电邮未?
小毛-廖林标 yes
黎康乔 :就是这么回事
小毛-廖林标 :I see
司徒勤芳问::宏。广州买机票是否一定要到机场买,还是有其他的售票处在旅行社可以买到吗?
宏守基回答::广州有很多代售点
小毛-廖林标问:,去俄国要签证吗?
司徒勤芳说:[签证要]:100美元。在西雅图签,小毛
何启佚表示了她的意见::同意红儿意见,不愿意露面的人随时可以删除内容.
黎康乔不太同意地说:那就不一定这样,主要看内容。
小毛-廖林标 指出:避开敏感日子和话提就好了.
黎康乔 :照以前就可以啦。
红儿说:芳,如今在网上订酒店和机票很方便和便宜,但因提前找数,应找些大的和知名度高的旅行社。
司徒勤芳说:我有朋友在网上订北京的酒店,但是回到北京不认账,红,通过旅行社订
就有把握
小毛-廖林标打不开那个网站,忙问:,www.law.007.com什么都没有
何启佚看到时间不早了,就对大家 :我明早有事,各位再见!!
红儿听到司徒勤芳的话后说:啊?他有订房确认号码?
小毛-廖林标 :何小姐bye
红儿说:再见,大姐!
殷薇开了那个网站后喜欢地说:有歌听。
喜好音乐的锺家强求宋慶傑办一个忙:庆杰. 在留言版上看见你的留言,在此请你帮忙找 一首ciprian porumbescu的大提琴版"序事曲",非常好听. 小提琴的我有, 在文革前我 家有大提琴奏的.但至今还未找回,故请你帮忙.
司徒勤芳也介绍一一个有歌听的网站给大家:www.vor.cn这个网站很多苏联歌曲
宋慶傑立刻答应了说:家强:我會幫你找,找到電郵給你。
跟着笑对:勤芳说:勤芳:未到俄羅斯,先學俄國歌?
锺家强听了小毛的话后,才发现了错误:你试下www.law007.com  我是多打了一个 , 请更正.
小毛-廖林标 :,thank
黎康乔见正事已办,可以安心吃饭去了,忙说:各位,我吃LUNCH ,回头见。
小毛-廖林标 也取笑勤芳说:,芳去找山楂树下的人.
司徒勤芳一面回答宋慶傑 :monky,我不懂俄语,只是想认识一下,五十年代流行不少俄歌曲,我还有点印象。一面又对小毛说:小毛,我是与先生同行的。
锺家强 :勤芳 我刚才放上去的网址也有几符齐全的旧苏联歌曲.
司徒勤芳问:是在难忘老歌那一栏?
小毛-廖林标 进入那个网站还有点困难,忙问::,只能打开首页,怎进入分类.
司徒勤芳对红儿说::红,收到你的
锺家强 又说:. 你找有一拦全是苏联各曲
司徒勤芳说:正在找,显示很慢
小毛-廖林标打开后说说:网页名是律师的广阔天地?
锺家强指示小毛 : 好似在右下角, 反正在下面有好多不同栏目,你慢慢去找.
小毛-廖林标 :ok
锺家强答小毛 :是的,律师的.....对了
小毛-廖林标 :I found ,只是看到主页
小毛-廖林标 :这网站设计几好,灰蓝色调再浅些就更好.
小毛-廖林标 :,怀旧老歌在左下角
司徒勤芳还是没法进入,他问道:是的,继续开就不行了
锺家强 : 你打开怀旧老歌左面见前苏联老歌
宋慶傑 见已聊了好几个小时了,他还得去赴下一个和周公的约会,因为已半夜了:你們
繼續聊,我找'周公'去。Bye
小毛-廖林标 :杰兄,goodnight
锺家强 :by
宋慶傑 Thanks
锺家强教勤芳 : 应是先打开难忘老歌
小毛-廖林标 :律师有钱,网站very good
司徒勤芳怎样也弄不好,不得不说:网页很不稳定,改天再慢慢找
锺家强笑了,他 :也要有心,有经历才可对吗?
司徒勤芳也要溜了,她说:我也忙,要修理后院围栏。下次再聊,
宏守基也要溜了他也说:大家慢慢聊,我也见周公去了,再见!
锺家强 :bye
红儿说:bye
锺家强 不解地说:怎么这么早都去见周公了?
锺家强见鹤鸣还在网上,忙问:鹤明 近来忙甚么。他不知道鹤鸣摆下空城计,一早就溜了。这一招还是向他学的。他当然得不到答复了。
小毛-廖林标看到大家都走了,就说:我都要走了,去趁墟.:,有空call u.
说了老半天,红儿还不知锺家强是何方神圣,就问他说:家强,恕我愚昧,你是何方神圣?No answer?
锺家强问非所答地说:红儿;   你好,我乡居小城LA,欢迎来玩。
红儿看到这位学长也几好玩,她说:文绉绉的。谢谢!
她知道家强还不明她问的意思,就再问了一次;请问原来是哪一班啊?
锺家强还是问非所答地说我也是老三的校友
红儿见家强越说越离谱,则笑了说:言则你不是我们同校?
锺家强好不容易才明白过来,立刻答道:同廖林标同班, 你呢?
红儿说:啊,明白。你也是于廖建新一班。小女子初一(2)是也。
锺家强 :对了,是廖建新同班.
红儿说: LA 不是乡居啦,是大城市。
锺家强 :幸会幸会. 我只知你在英国,是吗?因我少出门, 所以称小城.
家强问:你处现是甚么时份?
红儿答:下午6时许
锺家强说:你可有来美国旅行?
锺家强又问:我们都生活在" 帝国主义" 社会里的, 你又有无回我们的出生地看看?
红儿说:我指是很久以前的事。用词不当。
锺家强忙说明白明白
红儿就说:笑话笑话。每年一次呢。
锺家强 笑着说:你真幸福, 我还要赚够奶粉钱才可。因为家强还得在家带孙儿,哇,都要顾埋!
红儿说:那一起奋斗吧!好啦,我还要操持家务,下回再聊。
锺家说:有时间请来la. 我这里也有我们校友.再见
红儿说:再见!

   网聚以后,网管在留言本写了一段建议给大家:

  各位校友: 
     
上星期由515518,海外校友没法打开留言簿。我向大家解释一下当时的状态。 我记得在星期一早上(美国东部时间),我打开留言簿,上面有一篇COPY香港记者 访问聂**的文章(因为我刚好在前一天看到过,所以知道是明报的文章)。到下午留 
言本就再无法打开了。我当时还不以为然。想可能是电脑或是网络问题,接下来两天还是 无法打开。跟着几位美国校友李鹤鸣、冯秀英、高保罗、吴翠珠都有同样的现象。(在昨天的网聚上,香港的宋庆杰,美国,英国的钟家强,廖林标,黎红儿等校友也纷纷反映,都有同样的事发生。)那几天都打不开留言本。
     
我才醒晤。星期三打电话问陈贤庆是怎么回事,但他说在大陆留言本却一切正常,他打电话到留言本 公司询问,公司也表示没什么异常的情况(当然因为他们也身在大陆)刚好那几天是文革40 周年。海外报纸有大量的文章纪念,我想会不会是那篇聂XX文章作怪,于是我叫陈,不妨删除这篇文章,试试有什么结果。文章删掉以后,在星期四下午,留言本就畅通无阻,一打就能打开。
    
现在我们也无法肯定留言本打不开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同时也删除其他比较长的留言。但半年来一向都没有出现这状态。
    
我们也不希望删除任何的留言,只是建议大家,以后看到什么好的长文,可以把它的网址COPY到留言本,同时加简单的说明,让网友自己去阅览,就象介绍音乐那样。这样既可以节省留言本的空间,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老三届留言本,就象校友们形容那样,是大家的红茶馆。是校友休息,侃大山的好去处。能有今天的兴旺,靠大家的支持和维护。发生这点小事,各位也不必太介意,这也只是网站成长中一小小的涟漪。日后照样写留言写文章,继续以前做的事。
      
生存才能发展。开创难,守成更不易;明天会更好。最后用这几句话和网友们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