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侨中老三届校友新春网聚

 

中断了很长时间的网聚在一月30号又恢复了,在中国131号早上10,美国东部130号晚上九点钟,美国和加拿大西部一月30号晚上六点钟,侨中老三届的老同学们又一次在空气中欢聚了
  
在美西六点钟(广州时间早上10点)还不到,在聊天室里面就听到广州的jx锦霞和温哥华的余翩翩已在那里聊得很热闹了
     ......
    
只听到jx(陈锦霞)在说:"是呀,她约了我们几个初中的同学."余翩翩回答:"很高興了." jx"是呀."余翩翩问:她回去過年嗎?余翩翩突然对jx说:"锦霞,不好意思。"jx一头雾水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好意思?"余翩翩解释说:"不见了你们."
   
这时西雅图的冯秀英加入。纽约的黎康乔加入。黎康乔大声地用中英文向在座的同学们问好:"Hi everybody 大家好!"
    jx
继续对余翩翩说:"是的,我等阵有事,也会先走。"余翩翩回答:"是的,我也是。锦霞你上次回去,我不知你在广州,没有见面。"jx回答:"下次啦,有机会的。我有时在深圳。"
   
香港的宋兴杰;广州的梁继兴同学也及时上来出席。"jx向同学们问好:"侨中同学,大家好,新春快乐!" jx写道:"我是第一次参加,很多人都不认识,只有说:大家好!新年快乐!"
   
黎康桥对余翩翩说:"亚翩,你好,好久不见。梁兄,把你的网名改成中文好吗,这样大家容易知道是谁。"因为在网上聚会,大家都是用网上的名字来辨认的,梁继兴的网名是几个英文字母,同学们不好辨认。
   
西雅图的李鹤鸣来了已经来了一阵子,他向同学们问好:"大家好,新春愉快,身体健康,何启佚的妈妈伤了脚,她要在医院陪妈妈不能与你们在这里见面,她祝大家新春愉快。身体健康。"
    
宋兴杰向同学们打了个哈哈:"恭喜发财,身体健康。"余翩翩继续说:"恭喜发财。"梁继兴说:"牛年行大运。"余翩翩说:"大家甘话。锦霞:最要紧是祝大家身体健康。你们在广州放假多少天?"她还在和jx聊还没有聊完的事情。
    
黎康桥向同学们报告:"宏守基在海南岛,他要我向大家问好。"余翩翩听后回答:"我去年回农场以后,也到了海南玩过,太多人去了,搞到地方很脏."
    
宋庆杰看到了余翩翩,就责问了起来:"pian,为何躲起来了?这么久不露面。"余翩翩有一段时间没有在网上露面了,宋庆杰才会有这一句问话。黎康乔插话:"宏守即使开车到海南玩。"余翩翩一听到,立刻说:"哇,那真好玩。"这时余翩翩听到宋庆杰的责问,立刻回答:"慶傑,我怎會躲起來呢,只不過新年前後,事情多,少上網." 西雅图的冯秀英也来了,她有一些事情在忙着,一直没有空说话,现在有空了,终于开口说话了:"新年好!大家好!"余翩翩发问:慶傑,你的電話有改嗎?下次回去找你們。宋兴杰回答余翩翩的问题:有效的,但如身不在港我會關機。
    
宋庆杰很委屈地说:"繼興,亞鶴,開心網唔受我玩。"原来在几个星期前,梁繼兴同学童心大发,在开心网上发起了一个收养小狗狗的行动,接到邀请的同学都返老还童,学年轻人一样,收养了一只小狗狗,每天在电脑上去喂养它们,陪狗狗玩,还一个介绍一个地劝别的老同学收养。 余翩翩没有这份欢乐,不解宋庆杰的疑问:她问:什麽意思?李鹤鸣问宋庆杰:为什么,你没有喂狗狗吗?宋庆杰无奈的回答李鹤鸣的问话:"我都唔知,總是被拒。"
    
这时有一位叫 kachim的同学到达。他是第一次上网,李鹤鸣和冯秀英都没有办法引他上来,只好求教黎康乔,冯秀英叫他找黎康乔,她告诉黎康乔:他说你没反应。黎康乔回答:已经加入了,你告诉YUKACHIM ,回答我的邀请。黎康桥向同学们介绍:这是kachim同学。”kachim同学是第一次参加网聚,同学们对他的名字十分陌生,所以他要求kachim同学:这位kachim同学,请写你的中文名字。余翩翩听到kachim这个第一次出现的名字,她立刻自作聪明地猜想:哈哈,那是鹤鸣的太太。茹家潛回答:茹家潛。黎康乔继续问道:你好,茹家潛你是哪一班的,现在住在哪里?对黎康乔有关茹家潛的问题,李鹤鸣作了介绍:茹家潛是我班上的同学。茹家潛回答:好,高二2由于姓茹的人不多,高二1就有一位同学叫茹华英,余翩翩好奇地问:茹华英是你的亲戚吗?"jx跟着说:是阿。同学们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茹家潛笑了,此茹不是彼茹,马上说:不是。余翩翩对新认识的老同学充满了好奇,她问道:茹同学现在在哪里?茹家潛对这些老同学好奇的问话不厌其烦地回答:幸會!我在香港。冯秀英看到一斑老同学不停地对茹家潛询问,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要查家宅吗,我都帮你查了,他是高二(2)的师兄,是好人。余翩翩马上出来打圆场:就是。黎康乔不理会学妹们的挖苦,接下去说:茹家潛校友,你有参加金秋聚会吗?我说2005年那一次。茹家潛回答:沒有參加!所以看不到我啦!余翩翩马上接口说:他潛水了。茹家潛听到学妹的取笑,诙谐地回答:名似其人!黎康乔终于明白,他说:怪不得,因为你们班的同学,我大部分都认识。问李鹤鸣就知道。請問茹同學現在哪裏?黎康乔又问:在纽约吗?还是在中国?余翩翩说:茹家潛就在香港啊。
  
    
黎康乔看到网上还有一个英文的名字,他也做出了一个要求:还有JX请写你的中文名字,让大家都认识。余翩翩代jx回答:陈金霞。出现了笔误,余翩翩立刻纠正:锦霞。茹家潛问:是那班的!余翩翩说:錦霞是高一2班。锦霞回答:高一2班。”“哦!茹家潛才知道原来是一位小一班的学妹。宋庆杰听到jx自报身份之后,说:哈,搞錯了,我一直以為JX是繼興呢。应为继興在网上曾经用过的字母也是这两个字jxjx听了宋庆杰的解析后,抱歉地说:因我第一次参加,所以让你误会了。

    
这时有一位 C W Michael Cheung" 同学加也入了进来 ,但他们都没有发言。

    
余翩翩问:老宋,你有參加去年香港校友的聚會嗎?可惜,廣州和香港的校友聚會,我都沒能參加。
    
茹家潛对一下子出现了那么多老同学,他对这些老同学都不熟悉,一时眼花缭乱,搞不清谁是谁,他只好说:人物太多搞不清!李鶴鳴听了,立刻说:还不算多,最多有二十多位。是的,这次临时召开的网聚,也刚好在过年之后,大家都忙着去拜年,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这次盛会,上网的人少了很多。
黎康乔点了点人头,发觉不见了叶青,就问温哥华和西雅图的校友,:你们不是说叶青上来?李鶴鳴报告说:叶青要晚一点才能上来,她下班下的晚。余翩翩和叶青同在温哥华,她也刚刚知道叶青的消息,她忙说:鶴,你好厲害,我剛才在回家的路上,碰見葉青的先生。李鹤鸣不好意思地对余翩翩说:和你相比,甘拜下风,哈哈。

   
余翩翩说:你说笑了。接着她又在问:鶴,你幾時和太太過來玩啊。
这时梁继兴向大家报告排骨的行踪,说:排骨正在赶来。

   
李鹤鸣对余翩翩说:会的,等天暖一点再说吧,她最近要回大陆。李鶴鳴还说:她回广州后,我会到温哥华,我已经一年没有去了。
黎康乔忙着在网上做人口普查,没有注意到场的老同学,好不容易才在人群中发现了我们的猴大哥,连忙上前打个招呼:“MONKEY老兄,你好。

    
冯秀英听到 余翩翩和李鹤鸣的对话,插话进来说:鹤和太太还在蜜月期,哪有时间过去见你们。 宋庆杰对余翩翩说:“Pian,鹤上次在臺的對話,我以為是開玩笑,原來是真的。余翩翩看到了慶傑的说话,不解地问:什麽在臺的對話,不明白,真笨。”Hing Kit忍不住对余翩翩说:,你真的很笨,哈!余翩翩糊涂了,她说:老宋,我今天怎麽老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李鶴鳴听到余翩翩的回答,忍不住说:你太年轻了。人人都不想认老,只有我们的翩翩小姐与众不同,她听到李鹤鸣说他太年轻了,立刻板起了脸孔,装着生气的样子大声说:鶴,你不是說我們牛年做壽嗎?還年輕?
    

余翩翩又说:老宋,沒辦法,你中英文了得,讓我給電話葉青。"上年12月,到农场去的一班老同学,一起回到农场,拜访了老同事,回忆了当年的逸事,谋杀了不少的照片,为此梁继兴问余翩翩: 你可以将返农场你影的相片SAND给我吗?”他要把这美好的回忆,让老同学们分享。梁继兴问余翩翩又没有看到新的照片,说:看到返农场的相片了吗?余翩翩回答:繼興,謝謝,看到了,很多呢。其實除了我們囘對立的,和你的都差不多。余翩翩又发现了字误,立刻就作了修正:队里,哈哈。她接着又说 楊正平最多。洪子群的也不錯,我們在白雲山的茶樓,大家聚會,看過照片。多什么,当然是照片了。梁继兴解释:我正在编辑返农场的录像,正缺少你们的资料 ”  余翩翩知道了照片的用途后,马上答复说:繼興,好的,我尽量发给你。她记起了杨正平,马上报了上去:还有,正平还有录像。梁继兴对大家汇报:这次我们返勇士农场有加拿大侨胞,香港同胞,和大陆三地农友57人共聚勇士。这种欢乐,只有下过乡和到过农场的人才能体会。余翩翩接口说:“.是啊,非常高兴!我回來,連我媽看了照片,都說我們這次囘去,很難得,也很值得。对于这样欢乐的事情,黎康乔说:“还没有人写文章讲你们这一次返勇士农场的事。余翩翩听到黎康乔的问话,立刻说:陳老總都還沒發表呢?其实这句话是有点问题,欢乐的事人人都应该写,每人的体会不同,感受也不一样,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感受写一写。梁继兴指出:陈贤庆是中山名人,上次返农场,15号晚就坐23点的火车返广州了.”余翩翩听到可以坐火车,就答话:我就是后悔,沒坐火車去海南,回來才想到。
    
黎康乔问:继兴,照片那里有容量的限制吗?梁继兴接着回答黎康乔的问话:没有,无限量 。梁继兴接着说:其实,每个邮箱都有一个免费邮箱赠送,把相片放上去,再将相册地址发给大家,就可以浏览到,同时可以下载到自己的电脑,也不用发邮件了.一次打开别人的相册地址,收藏后就不用再记住。黎康乔说:我们都要在这里要谢谢继兴帮忙把校友的照片放上网。这是很花时间的工作。
 

     
黎康乔问:“MONKEY老兄,上留言本还有麻烦吗?余翩翩在旁边加上一口:可能老宋用了不适当的字,我们上去怎么没有问题。 宋庆杰回答:“K.K.還不知呢,因我已没再試。黎康乔问:你那一次是写什么东西?讲反动话吗?宋庆杰一本正经地回答:“Pien,上去當然沒問題,我意思是寫吖。我從不講反動話,(內裏卻很反動?)我们这一班人都是鲁迅的忠实门徒。由于现在网管对网站的管理很严格,只要有一句他们不喜欢的话语在上面,就不准你的言论发表,有时这种做法莫名其妙,黎康乔针对这种情况,教大家如何克服,他说:有时英文反而容易上不去留言本,中文容易用其他字代替。比如共×党,就不会受阻,比如共××义也可以写上去,比如美国,可以用米国代替,美国共和党,可以用米国共X党代替,又如资本主义也可以写成之本主义。”余翩翩说:“對啊,我明白,大陸的網站有它的規矩。
         这时候宋庆杰看见冯秀英的人影时隐时现,就问“飛鹰,怎麼走來走去,多點上留言版,你是很受歡迎的人物”。只听到冯秀英嗒嗒嗒一響,一排文字就显了出来:“MONKEY,我来了,也同大家问好了,你地都唔苏我,我未走人囖。余翩翩看到冯秀英那副兴冲冲的样子,大笑地说:飛鷹,你提議網上聚會,大家都歡迎,怎敢吾蘇你呢。” 冯秀英看到老同学那么认真,也笑着说:我讲笑咋,我还在联络一些校友上来网聚。原来她在忙着赶鸭子上架,把她认识的平时有上MSN的同学一个一个找出来。
 
   黎康乔想到了一个问题就对宋庆杰说:“MONKEY ,香港多校友上网吗?余翩翩抢着回答:我覺得好像很少 大多數人還沒退休,挂著韞食,不像中國,同學們大多數退休了。宋庆杰摸摸他的大头想了想,说K.我糊塗到有甚麼校友在港也不知呢。”kachim接着说:香港網友不多,每天只有我孤獨行!” 余翩翩指出:茹家潛就在香港啊。” kachim答:是。”kachim 答:未必,有很多隱形的。余翩翩说:香港校友不少,只是上網的人不多."黎康乔问:不是每年香港都有校友聚会吗?余翩翩问:老宋,你有參加去年香港校友的聚會嗎?可惜,廣州和香港的校友聚會,我都沒能參加。
    
梁继兴发觉好像少了一个人,就问大家: 钟家强怎么不见来?”梁继兴向同学们说:罗菲刚好去与同事拜年.”这时冯秀英告诉同学们:钟家强就来了。接着余翩翩指出:鈡現在很少上網。是啊,已经是儿孙满堂,怎么能忙得过来啊。
     
宋庆杰看到叶青来了,忙上前打个招呼: 叶青,你好,與牛佬傾電話時也提過你,所以也算是認識你。叶青看到hing kit向她问好,左想想右想想,也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忙问:“ hing kit,你 来。余翩翩听了叶青的发问,立刻解释说:“hingkit 宋慶傑。”Hing Kit听到叶青的问题,连忙说:叶青。我是monkey余翩翩想了起来,高二一班也有一位monkey,就提醒宋庆杰:老宋,她們班的陳建聲,也好象叫馬騮。” 黎康乔说,陳建聲同学在夏威夷,是粤剧的发烧友,有剧照在网上,他看到叶青打字一下子子就上来了,就夸赞她说:叶青,你打字进步很快! 现在用什么方法?余翩翩看到黎康桥在夸叶青,立刻说:是啊,葉青現在打字很快 叶青看到那么多人在夸她,不好意思地说: 我。” 黎康乔 再次问叶青:叶青,我问你现在用什么方法打中文字。” 叶青说: 黎康乔问:叶青,怎么你的字中间总是隔一个空格。叶青答: 道。黎康乔问: 叶青,你用什么软件?”  叶青回答:  黎康乔对叶青说:你用南 星软件,电脑是英文WINDOW 对吗?
     
美国加州 锺家强 的英文代号ka出现了。余翩翩向同学们报告:家强來了。” 不知为什么,余翩翩突然说:晚上不要講人。”ka向同学们拜年里来了:各位同学新年好,余翩翩说:家強,新春快樂。冯秀英对久违了的老朋友说: 家强,你好!欢迎你。”Hing Kit对这位网上的老朋友说:家强,恭喜發財。” 梁继兴 见到老朋友来了,也上来打了个招呼:“  钟家强 新年好.” ka很抱歉地说:我忘记今天上网了,我以为是明天。” 黎康乔问:家强,罗省有没有下雪?家强答:我还在看篮球。没有下雪,今天这里80多度。然后又问余翩翩:翩翩,你处还有雪吧? 我知NY有暴风雪。余翩翩回答:家強,托賴,有陽光。黎康乔说:暴风雪在纽约是平常事,飞机跌落河都有,何止下雪,冬天都习惯下雪了。你们温哥华,西雅图才会对下雪大惊小怪!” ka说:“KK 我今日到圣地牙哥走了一趟,哪里也风和日丽。黎康乔问:要开多少时间?” ka答:两小时车,再开30分钟就到墨西哥。黎康乔又问:墨西哥好不好玩?” 冯秀英跟着也问:家强,上次我们去游船河时,你不能参加,说是已约好朋友要到墨西哥玩,那里好玩吗?我还大乡里没去过呢。” ka回答:墨西哥跟30年前的中国乡村一样。黎康乔问:家强,你那里到墨西哥要多久?开车?” ka回答:我这里开车到墨西哥边境是两个半小时就到。黎康乔问, 家强:墨西哥物价贵不贵? 家强答:旅游地区东西不便宜。
    
 这时候冯秀英又向同学们报告说:立嫣也快来了。大头仔不能来,叫我向大家问好!”黎康乔点了点人头,问:还有谁没连线。冯秀英回答:没有了,我打电话问了在波斯顿的立嫣,他们今天上不了网,便向同学们汇报:立嫣和杨兴德的电脑出现故障,无法上MSN,他们叫我向网上的校友们问好,下次一定参加。

    翩翩向黎康乔发出问题:“黎大哥,還會搞金秋大會嗎?黎答:我也不知道,要看大家的意思”翩翩平常就擅长看人的眉头眼额,知道KK打退休的主意,就打圆场说:“是的,筹备也要很久。”谁知冯秀英周身唔通气,又再追问黎康乔:“KK,我们老三届打算再搞金秋聚会吗?”黎康乔立刻把篮球丢回给冯秀英,你来发动,我参加!余翩翩乐了她说:快樂!” 冯秀英知道黎康乔的心眼,立刻把篮球推回去:"KK,你是我们的大佬,这个重任非你莫属."黎康乔无奈地说:我要退休,下岗了。他熬不过这个小学妹了。钟家强曾参加过05今秋聚会,提起校友们在今秋聚会的情形就回味无穷,忙问:秀英,你说再搞金秋会在那一年?冯秀英刚被黎康乔耍了个太极忽然见来了一个支持者,立刻反弹:家强,我还在问KK,他又推了个波给我,我都无符。宋庆杰听了也过来说话了:別太遲,希望不會見我楝住支拐杖出席下次的今秋會。家强听了哈哈大笑,说:庆杰,不会的,你在香港年年都可以回去参加。李鶴鳴一听也乐了:好啊,到时一个人三只脚,更热闹了。老三届几百人,每人三只脚,其脚也乐观了。冯秀英说:对呀,我们就山长水远一D黎康乔见大家都把矛头对准他,不得不把篮球推向没有出席的同学:大陆的校友筹委领导都没有来,决定不了。家强想了想说:“05年后的第52010年如何?(金秋会)冯秀英答话:“那就是明年了,讲得来就岩了”。黎康乔只好把问题推向继兴:继兴,下次开筹委会,你问问广州D头头,要他们才能决定。”ka说:继兴,你们在广州容易见面,就商量商量。"余翩翩听了黎康乔的解释,想想也是,于是说:是的,籌備也要很久,還是講網上聚會吧,這個比較容易一些,希望以後還舉行."

     
黎康乔报告:杨正平电脑有问题,暂时上不了网。黎康乔接着又说:太久没有网聚,大家都手忙脚乱。” 冯秀英说:是的。
  
  梁继兴向国外的同学谈起中国校友退休的问题:大陆早就实行双重退休.大陆早就实行双重退休.” 黎康乔说:美国的校友还没有听说谁退休,但大陆的校友已经是双重退休,退休两次了。我们美国真是落後,加拿大也一样。叶青,你在温哥华算是大家姐,计划几时退休?。叶青回答: 了,但 几时,也许 要再 年。” 冯秀英也有同感,她说:那可不是吗。” Hing Kit听了梁继兴的介绍不太明白,就问:什麼是双重退休.”冯秀英说:“MONKEY,估都估到啦,可能原本一份退了,拿了一份退休金,又干第二份工,第二份又退休了,又拿一份退休金,如此一来,十份八份退休金加起来也够可观的,早知我也不来美国了。”hiHing Kit一听,原来如此:嘩,攞兩份,羨慕死人。梁继兴立刻解释:一份自己退休是食谷种,一份是食长粮.双重退休:一是自己退休(下岗),二是等到国家规定年龄退休.可以提前至60岁,但少领30%冯秀英说:是吗,继兴,我又自作聪明了,我还以为真是退完一份又退二份添。这时温哥华的校友司徒勤芳也上来了。 (代号kanfongli)介绍了加拿大的对休金计划,希望能知道美国的退休金计划:你们的401K是否等同我们的RRSP?是职员每年的自购总收入的18%,免税。但动用时就当是当年的收入再扣税。冯秀英听了勤芳介绍的加拿大退休金计划后回答:我不知你们的RRSP是什么类型的退休计划,美国的401K是在职员工才能有的退休计划。冯秀英问香港校友:香港的金融冲击得厉害吗?酒楼生意影响大吗?”kachim回答:酒樓沒影響!冯秀英开心了,她说:我最回味香港的点心。

    
冯秀英问叶青:叶青,公仔好吗?我很久没联系她了,代我向她问好。公仔是高二1班的同学龚素婵,现也住温哥华。叶青回答:  黎康乔问:你们温哥华校友有没有聚会?叶青回答:   了。” 
    
这时有一位 d_hl_上来了黎康乔向同学们介绍大家认识:李鹤鸣的新婚太太也来了。d_hl_向大家打了个招呼:你们好,新年好。黎康乔说:李太太,向大家讲几句好吗?怎样称呼?姓名?” d_hl_答: 老三届朋友们, 长辈们。hi,你们好,我是鹤鸣太太,叫我兰姐好了,借此机会向你们拜过牛年!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一生平安!” 冯秀英说:"兰姐好,"d_hl兰姐)_"我是鹤鸣太太,秀英姐你好.祝你们身体健康."
    叶青说 :" " Hing Kit:"李太,蘭姐:新年好,很高興認識你。d_hl_(兰姐)说:你们真是好玩呀。她在李鹤鸣的网上看见大家谈得那么开心,也跑上来热闹一下,李鶴鳴见有人在这班大哥哥姐姐面前认作姐姐,马上说:有人不怕羞,年纪最小的,叫人叫她做阿姐。(李鶴鳴很想大家知道他新婚太太很年青)。d_hl知道错了,马上作了更正:你们应该叫我兰妹呀.哈哈...”黎康乔不同意:兰妹这名,要留给鹤鸣哥哥叫。叶青说: 嘛。”ka说:李太也好,蘭姐也好,都是一句,亦欢迎你俩来LA,家强校友又介绍了洛杉玑的旅游景点,到这里可以看看好来坞,到比华利山购物,到迪士尼乐园玩玩,也可以到LONGBEACH玩玩。玩。d_hl(兰姐)说:叶青姐姐我经常见你在网上。勤芳打了个热闹,她说:“鹤鸣给我看了他新太太的照片,夫妻相”。鹤鸣的太太听了这番话,心里甜过蜜糖,马上追问:勤芳姐姐你好,我跟鹤鸣真是夫妻像吗?勤芳哈哈大笑:  哈哈,你对着镜子仔细看就有答案,鹤夫人”。黎康乔说:蘭姐,我们的校友遍天下。是的,老三届的同学片天下,哪个角落都有他们的影子。
    kanfongli〔司徒勤芳〕说:原来鹤夫人也在网上,失礼了。” d_hl在李鹤鸣的网上见过他们的大名,现在与他们对上话了,他们的祝福,心中十分的高兴,连忙说;谢谢勤芳,真的老三届校友未见过,我真幸运能和你们在网上沟通.“kachim送上了一个祝贺:鶴太太你好!新婚快樂!d_hl想了想说:还新婚,已经快一年啦。冯秀英指出:你还沉浸在新婚的快乐中,那还不算新婚算什么?”kachim说:你真會說話。” 冯秀英接着说:泼泼葵扇,让他们永远都在蜜月中,那是好事呀。kachi看看他們的相多開心的。
     
大家还沉浸在过年的欢乐中,kanfongli说:香港过年很热闹。”kachim回答;是的,多得大陸的自由行!”kanfongli说:温哥华后天有新年大游行。”Hing Ki觉得自己有点老了,说的话也老气多了一点:勤芳,香港過年一年遜一年,沒感覺有過年氣氛。人老了,動力也失了。年青人的感覺會濃厚些。kanfongli给勾起了同感:是的,我也有同感,人老了怕拥挤,kanfongli〔司徒勤芳〕问:家强,今年你会回广州吗?
    
叶青对 hing kit说: 港肯 kanfongli问:由香港去澳门,一天来回方便吗?”Hing Kit回答: 勤芳,計劃幾時開始我推薦的下一站去澳門一天來回够用了。”anfongli问:跟团一日游去澳门或自由行,哪方式可选。 我记不起你推荐的下一站”-----什么地方,你指台湾吗。”Hing Kit又说: 第一次去就跟團,費事盲麼麼。正是。由于冯秀英在网站发挥了推动的作用,大家对这位小学妹,都爱之有加:司徒勤芳说:“看见秀英的字眼就会笑”。所以我封你为谐星,英。
     kachim
说:你已為自已是海鮮?” 冯秀英笑了,她说:是吗?我还以为见到我的名就烦,得罪人多称呼人少。
     kanfongli
问:香港的酒店是否都有一天游?monkey”Hing Kit回答:酒店不辦旅遊,要到旅行社辦。”kanfongli听后说:哦。 冯秀英对勤芳说:,你到香港就到旺角或荃湾,有很多旅行社。”kanfongli回答:我暂没计划。说起了海鲜,梁继兴十分有兴趣,他说:却是吃都吃不完,而且现在还有休鱼期。
    
冯秀英讲:我回去都喜欢在香港参团,我不太敢在大陆参团。”kanfongli说:我也在大陆参加过旅行团。冯秀英说:真的,我也特爱吃海鲜,回到香港我总会抽一两趟时间去街市买一大堆海鲜回家煮,看见就开心。” kanfongli回忆起说:十月在广州跟团去了云南六天,我们这把年纪不适宜吃太多海鲜。冯秀英回答:我又未看得破红尘,不吃海鲜去吃牛肉更骤伎。

    ……

    同学们的聊天还在继续,但美国,加拿大已经到了夜深人静,不少人都退场要找周公去商讨人生的价值。而中国,香港,已经日当中天,到处充满了生气和活力,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见了,各位老同学,下回空气中再见。

                         (2009 216 李鹤鸣同学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