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份网聚     李鹤鸣  黎康乔 整理 

  

在广州,香港1218号的早晨已经有了点冷意,这时英国刚刚过完了圣诞,迎来了圣诞
过后的第一个清晨,在纽约波士顿还在17号的晚上,那里已是天寒地冻,而西雅图,落
杉基和三番市,温哥华正在17号华灯初放的傍晚。电波在天空飞舞,电脑上的健盘又再
嘀嘀嗒嗒地响起来。侨中老三届同学12月的网聚开始了。
纽约传来了黎康乔的问好;“大家好。”
西雅图的李鹤鸣和英国的黎红儿差不多同时在电脑的银幕上出现。原来不少老同学早已
在电波上久候,只听见温哥华的余翩翩传来欢愉的笑声:“啊大佬已經晚上了
哈。”香港来的宋慶傑忙着向迟来的老同学们打招呼。
李鹤鸣很抱歉地说:“大家好。我在门外等了很久,进不来。”
黎红儿也来了一个很清爽的开场白:“(门吱的一声开了,是红儿探进头来。半夜三更
为什么还不睡觉?啊,舍不得网聚... ...来吧!) 嗨!各位好!”
广州的何文英老师,沈亚萍,也第一次出现在网聚。

三番市的文抗生也前来报道了。
何老师是希客,今天第一次出现在网聚上,黎康乔忙向河老师问好:“何老师,你好。

宋慶傑向文抗生打了个招呼:“大頭兄早。”翩翩听了很奇怪地问:“宋你怎麼老是
叫人早啊”是啊,香港的早上,三番市还是昨天的傍晚。但宋大佬却不是这样想,这
个早不是早晚的早,而是网上早到的早。
黎康乔在电脑上招呼沈亚萍: 亚萍,到这里来. 沈亚萍立刻向大家问好:“各位好。”
香港的鍾建新到达了。
文抗生向大家打了个招呼;“宋兄好, 大家好。    宋慶傑看了看时间, 笑着说:“大家比約定時間足足遲了一小時。”
李鶴鳴 听了翩翩向宋慶傑的发问,立刻卖了个乖:”大家早,晚安。
文抗生不好意思地对大家说:“对不起, 我马上要下去了. Bye, Bye。”他是一个标准
的老三届网聚迷,只要有一点点时间,也要在网上亮亮相。
黎康乔对沈亚萍说;“沈亚萍,你第一次来,向大家介绍自己。”大家正对她这时在网上用“YP”这个陌生的名
字,大家都很纳闷,他是谁呢?yp 马上向大家说:“我是侨中初一(一)班的沈亚平,较少上MSN
,今天很积极,9点就上来了。”电脑板上出现了几个问好,宋慶傑 写道:“建新早。
”黄立嫣写上:
Hi ,
各位, GOOD MORNING/GOOD AFTERNOON/GOOD NIGHT.
何老师 也向同学们说了声:“大家好!”
黎红儿不甘落后,也大声地说:“立焉、建新:你们好阿!”
广州的 宏守基到了。黎康乔提了个问题:“  大家记得何文英老师吗?”
李鶴鳴 立刻向老师问了声好:“何老师你好。”
何老师看到今天那么齐人,好奇地问:“今天你们约会吗?”
李鶴鳴 答:“今晚是老三届的黄金时间。”
沈亚平对老师说:“何老师好,我是亚平,记得我吗。”
何老师 回答:“我记得!”别看老师的年纪大了一点,老师的心水还清得很。
黎康乔还想考考老师,问:“何老师,有几个校友你教过的,还记得吗?”
黎红儿对沈亚平说:“YP,我记得你!”
何老师 看了看网上的名字说:“你们的名字很熟啊!”
黎康乔对红儿说:“黎红儿,写英文也OK。”他想偷师学英文。
李鶴鳴对何老师说:“我没上过何老师的课。”
黄立嫣 数了数上了网的同学名字说:“红儿. 建新沈亚平. 我们有 4 . 少有啊. 立嫣 (yan)。”
何老师 听了李鶴鳴的回答,立刻说:“但我认识你的名字。”给政治老师记住名字的人,好人有限。
黎红儿问何老师:“何老师是教什么的啊?”
何老师 回答:“教政治,管团队。”
宏守基 问:“大家好!
黎康乔 说:“她是教政治的。”
广州的殷薇到达。
黎红儿对黎康乔说;.“中文好些。”
黎康乔看到了殷薇到来,上来打了个招呼:“殷薇,你好。”
沈亚平见到一班儿时的伙伴,十分高兴地说:“是黎红儿吗,我也记得你, 建新,立
嫣,大家好啊,我的MSN******@hotmail.com,把你们的MSN给我。”
黎康乔 看到这一班哇鬼,非常羡慕地说:“哇,初一的人最多。”
何老师看到那么多的学生都来到这里,也感动地说:“今天真热闹。”
黎红儿应了沈亚平的要求,把自己的伊妹儿地址给了她:“:******@hotmail.com
殷薇听了大佬的招呼也高兴地回答:“黎大佬,你好,大家好。”
沈亚平骄傲地对殷薇说:“薇,你好,今日我们初一最多人。”是啊,今天吹东南西北
风,把初一的同学都吹来了。 西雅图的 冯秀英 也到了。黎红儿和殷薇打了个招呼:
Hi Mei
黎康乔说:“今天真热闹,连老师也来了。”
黄立嫣刚数完今天初一出席的同学。立刻又多了一个殷薇,高兴得大叫起来:Hi 殷薇
,你好, 第五个 .
黎康乔关心地问沈亚萍妈妈:“亚萍,周老师好吗?” yp 回答:“她很好,多谢康乔学长关心。

翩翩也教YP怎样寻找同学的网址:“:亞平你把鼠標指向名字就可以看見各人的網
址了。 yp 十分感谢,说:“翩翩,多谢指教。”
黎康乔看到冯秀英到了,就开玩笑地与她打了个招呼:“冯团长,你来迟了。”
冯秀英 高兴地和大家问好:“大家好。”
黎康乔 问沈亚萍:”周老师她会上网吗?”
李鶴鳴听了黎康乔对冯秀英的说话,就插了一句话来安慰她:“今天大部分人迟到一小
时。”
翩翩继续问:“亞平你還是住在黃埔嗎
沈亚萍 回答黎康乔:“我妈还不会。”
殷薇看见黎红儿最近打中文字打得很好,不由得不攒了她两句;“红儿你好,我是殷薇,
你好呖,甘快识打中文,要向你的精神学习。”
黎康乔 问李鹤鸣:“鹤兄,你几点来?”
广州的 杨正平 也赶到了。
李鶴鳴 回答:525分,但6时才能进来。”
MEI,我打得很慢呢!”黎红儿不好意思地回答殷薇。
黎康乔 对黎红儿说:“红儿,你卖弄点英文给我们看呀?”因为红儿用英文,可以让
一些老同学有个学习的机会。黎康乔接着说:“别担心写英文,我们的杨教授会翻译的.
翩翩说;“是我拉鶴鳴入來的。” 殷薇向老同学打了个招呼:“立嫣你好。”
黄立嫣 答:殷薇,你好。“
 
沈亚萍回答翩翩的问话:“:翩,我现在不住黄埔了。”翩翩回忆了一下,说:“亞平
前經常回黃埔後來從農場知青名單上才知道你也是住黃埔還其他同學。
杨正平 向大家问好:“大家好。”
“今年过年,我们老三届网友,准备一起在网上迎接2006新年。“黎康乔 提了一个建
议。李鶴鳴 立刻响应:“好啊。”
黎康乔 问:“分3个时间?”他考虑到同学所处的时区不同。
李鶴鳴 指出:‘过个特别年,但大家的时间都不一样。“
黎康乔 想了想说:“第一是大陆然后到美国东岸,再到美国西岸。”按地球的运转,时
间的县后,是中国先过年,然后到英国,美国的东岸,再到每家的西岸。
广州的陈惠群到了。看到陈惠群到来。殷薇高兴地说:“平,系罗,不约而同到了。”

黎红儿接受了黎康乔的意见,就用英文说起故事来了;“I have a good news. A gentleman named Ding Jun Hui won the semi-final of the UK snooker campinship and he is going to attend the final one tomorrow. He is only 18 years old and plays very smart snooker.
翩翩说:“:我們是最遲過年的。”
黎红儿说完,黎康乔马上催杨正平立刻翻译:“杨教授,快点翻译亚。”
Honger,你也鐘意'篤波'?” 宋慶傑 听完黎红儿说的故事后问。
Like to watch.”黎红儿回答。
香港的鍾建新回来了,她说:“ 大家好我行山回來,開了機就走了去吃早餐。”  沈亚萍知道后说:“:建新,好健康的活动。”
惠群 向大家问好:“大家好!”
宏守基 对黄立嫣说:“黄立嫣:你好!杜小玉托我告诉你,相片收到了,谢谢!
黎康乔 有些不明白,就问:“SNOOKER 是什么运动?”
黎红儿立刻不大肯定的中文回答:“篤波'?”
杨正平 帮忙解析:“彩色台球, 桌球SNOOKER。”
黎康乔 还是不大明白,问:“撞球?”
黎红儿用中文简单地再说了一遍:“丁俊晖将进入英国SNOOKER FINAL。他只有十八
鍾建新 刚回来,没看到上面的对话,看到一个陌生的名字,忙问:“yp是誰
yp
马上回答:“亚平阿。”
惠群 跟着对钟建新说:“建新,你好!你转来的竹筒的相片收到了,谢谢。”
杨正平 再解译了一次:SNOOKER meaning is a 彩色台球, 桌球,SNOOKER=snooker pool
。”
鍾建新 对陈惠群说:“你自己可要多謝竹筒呀
黎康乔 再提醒同学们:“大家记得了,我们新年分3地,在网上一起迎接新年。”
黄立嫣 听了宏守基的回话,忙答谢:“宏守基 , THANK YOU.
鍾建新 问黎红儿:“香港人叫士碌架,是嗎紅兒。”
黎红儿答:“I see. 翩翩说:“:就是桌球嘛。”
黎红儿接着说:“UK snooker chaminship used to be one among British. Now Mr Ding wins the second place and try to win the first place tomorrow. How wonderful this young man is!
惠群看着照片说:“:是的,看到初中时的相片,很多感触,但是些同学已忘了名字了
,不知竹筒还记得否?他对你提起吗?”突然她发觉翩翩很久没出声了,忙打了个招呼
:“翩翩,你好,你还在吗?我刚回来,怎么这么快就离开了?”
听了陈惠群的问话,鍾建新 笑了,答:“惠群,我又唔系你們的同學,里面有竹筒的
電郵地址,你自己問下佢啦。”
余翩翩接到陈惠群传来:的信息,就说:“惠群竹筒那天飲茶問過他了當然記得
你們同班還鄭柱欽。惠群不是竹筒只是告訴你們初中同班因為們班已4
同學解4中和你同班了,對不起14中。”
黎红儿问起杨正平:“Professor Yang, I am sorry for leaving suddenly earlier today because of there was something wrong with my computer. When I came back to the MSN, and you weren't there any more.
杨正平 正在翻译黎红儿的说话:“hongyee :UK snooker chaminship used to be one among British. Now Mr Ding wins the second place and try to win the first place tomorrow. How wonderful this young man is! 英式桌球通常在英國進
行,現在丁先生將在明天迎戰冠亞軍,這是多好的年輕人”
陈惠群问:“翩,鄭柱欽也去了你处吗?”
黎康乔 :THANK YOU,杨老师,翻译。”
红儿,你那里几点了?
惠群 听了鍾建新的答复,忙说:“建新,我会的,总之要谢你就是。
黄立嫣对宋慶傑说:“宋. 兴德正在与司徒 ON THE PHONE. (有些中文又打不上了)

鍾建新说:“惠群,我上次三水之行回來後病了兩天,還要往醫院住了大半天,你們個
個無事,只有我唔惦,醫生話我唔适應,你們就适應了那些菌。”
杨正平 继续翻译:“丁先生將在明天決戰冠亞軍。
陈惠群在电脑上述说了自己的心声:“翩,近来较忙,故少了联系,你一切还好?你们
常联系,令人羡慕。请代我向其他人问好!”
黎康乔 问起了黎红儿:“红儿,我还以为你GO TO SLEEP 。红儿,你那里几点了?”
宋慶傑 想起来了,就对立嫣说:“立嫣;請代問候琪。叫她也上來聊聊。”
由于电脑有了点毛病,黎红儿对着它,头也大了,听了黎康乔的问话,她只好说:“
No. My computer always has problem. If I go without saying anything, that means my computer is down again.[
现在是]2:43am in the morning.
惠群 听了钟建新的抱怨,不由得笑了,说:“建新,可能不是“菌”,是你太频扑
了。我已叫你不要赶回香港了,太晚!”她是太累了。
时间过得真快,真是快乐不知是日过,沈亚萍看了一下时间,不得不说:“:各位,有事先
下了,再聊。”
翩翩对陈惠群说:”惠群已代你問好了。近來不見你上網以為你的電腦壞了.
回答:
“翩,不是的,是年终要冲刺,加上一下子好几个客户或是病或是意外事故都住了院,
忙不过来而已。”
黎红儿一听到老友身体不舒服,立刻关心的问候起来:“Are you sick, Jian Xing? Sorry to hear that.”黎红儿继续说:“YP, nice to talk to you. Please keep in touch.
翩翩见沈亚萍要离开了,忙说::“亞平下次見
黎红儿也依依不舍地道别:“再聊, 亞平下次見
鍾建新 听到老友的关切问候,周身舒服起来,她愉快地回答:“好返晒啦,那是上月
的事了。”知道她已好了,黎红儿也开心了:“ 好返晒 is good。”
有人离开有人来,三番市的 小毛-廖林标 到了。
李鶴鳴 李可与他打了个招呼:“小毛你好。”
余翩翩问红儿:“紅兒你是copy那幾個中文字嗎
黎红儿回答:“是, Pien. Because I type very slowly.
小毛-廖林标 今天特别快乐,一露面就愉快地向大家问好:“大家好,圣诞快乐。”
杨正平 回答黎红儿的问题:“to hongyee what's meaning is down again?please.

听到小毛的问好黎红儿才记起英国的圣诞才刚过,马上给大家一个祝贺:“圣诞快乐, everybody!
沈亚萍在听了老同学的道别声不得不离开了:“红儿,下次见,以后再向你讨教英语。”
惠群 对小毛说:“小毛你好!”
对着那么聪明的小学妹,翩翩不由得不咱赏起来:“紅兒真聰明這樣快些。”
黎红儿听到翩翩的说话,马上答谢:“Thanks Pien.
黎康乔 解释说:“down again电脑又死火了,断线了。”
杨正平 谢谢黎康乔的解说:“Thank you Kiu。”
黎红儿再次向沈亚萍说再见:“YP, 下次见!
小毛-廖林标 向陈惠群打招呼:“惠群你好。”
黎红儿采发觉小毛到了:“:小毛你好。”
主席宏守基 为网站的发展对大家提了一个问题:“大家好!OLD3网站准备升级改版,
大家有什么好建议,请多多提出,谢谢!
杨正平这时懊恼地说:“:Now My iuput Chinese have a problems.
小毛-廖林标说:how r u。红儿,你中文突飞猛进,可喜可贺。”
黎红儿也跟着说:“:How r YOU。”
余翩翩对Monkey说:“Monkey,看了你們高二3活動的光盤很有趣。”
黄立嫣 接着对说Monkey说:“YES, 宋慶傑 , I have told 司徒其 ALREADY.
惠群 说:“我刚到,看到你已离开,些失望,想不到你又回来了,真好,BB问候你呢

I am 杨正平.I am schoolmate with Kiu. 杨正平用英文介绍了自己。
听了杨正平的话。余翩翩好奇的问:“正平你倆是classmates?”
黎红儿刚学打中文,所以她说:“No, I type very slowly. I can hardly follow you so I type English instead.
广州的 梁继兴出现了。
小毛-廖林标 关心地对黎红儿说:“红,无问题,能沟通就行,我们在加州工作,除英文外
,
也要识少少西班牙文。加州许多墨西哥移民也不会英文。”.
“紅兒別焦急每人都經過這個階段。”余翩翩也来安慰她。
杨正平 翻译了黎红儿的说话:“I type very slowly. I can hardly follow you so I type English instead.我打字很慢我能跟随你用英语代替
黎红儿虚心地听大姐姐的指导:“Ths Pien.
Professor Yang, are you talking to me?黎红儿问杨正平,她解释了原因:“Sorry for this, because I only see many ??? with many of your names.
杨正平 回答了黎红儿的问题:“I type very slowly. I can hardly follow you so I type English instead.我打字很慢我几乎不能跟随你用英语代替。”
黎康乔补充了一点:“他在做即时翻译,”
余翩翩说得跟明白一点:“:紅兒楊在翻譯你的英文。
黎红儿听后很感动,她说:“I hope I can type Chinese. Sorry for that.
杨正平 谦虚地说:“我在向她学习英语。”真的,如果黎红儿不说英文,还是大家的一
大损失。
黎红儿说:“My daughter studies Spanish too. She found listening very difficult. So I have to guess who speaks to me every time.
杨正平 鼓励她说:你就打英语吧.
余翩翩也说了她刚上网时的体会:“紅兒以前初初上網也是每個人名都是﹖﹖﹖﹖
除了用拼音的名字是嗎
鍾建新 鼓励她学打中文:“你會的,相信好快就可以。我們用英文就艰難些。”
杨正平也赞同黎红儿的女儿意见:“是的,听力是困难的。西班牙语不错。”
黎红儿对偏偏说:“Yes Pien. Only ??? there, except your name and KK's
宋慶傑 一听到翩翩拿到他们班的光碟,酒、大惑不解地问:“Pien.你這鬼靈精,何處
弄到我班的活動光碟?”
黎红儿也十分佩服她:“鬼靈精 Pien。”
黎红儿接着又讲到:“I quite agree with you. Spanish is more useful than French. I think.
李鶴鳴 听了宋慶傑对余翩翩的说话,忍不住笑了余翩翩一下:“宋大哥,翩是搞专案
出身的嘛。”
听黎红儿提到西班牙语,小毛-廖林标 的兴趣就来了,因为加州讲西班牙语的人很多:
“井个北美州除英文外,西班牙文几乎成为半官方语言。”他看到陈惠群操作的电脑又
进又出,就好奇地问:“群,你又上又落,搞什么?
惠群 答:“抱歉,我的电脑出了问题,现在好了。” ,你女儿懂几种语言,大有可为. 小毛-廖林标赞赏地说。
黎红儿听了小毛的说话,就问:“Really?
惠群 问:“翩,你还在吗?”她看不到翩在说话。
余翩翩刚好在回答宋慶傑:“Monkey因為小牛是你們班的女婿嘛而在們這裡葉青和
龔素嬋和他一個班那小牛就寄來給她們啊是滔光罷了哈哈。“她又看见了陈惠群
的问话,答:“惠群你別擔心跑了會陪伴你在此。”
小毛-廖林标 还在说有关西班牙语:“特别美国西岸,许多文件,电话录音都英,西文.

宏守基 问翩翩:“PIEN,收到华叔寄的相册了吗?
鹤鸣的回答,让翩翩气恼了。她说:“鶴鳴什麼專案出身好像你才是啊。”
惠群对翩翩说:“翩,谢谢!小毛,你联系钟家强吗?美珊要我代她说话。”
黎红儿和小毛讨论语言的问题:“My daughter has to take one foreign language and she chose Spanish.
小毛-廖林标 听陈惠群找钟家强,立刻开了个玩笑:“他欠她钱债?我帮你追杀他.
翩翩回答宏守基:“宏他給過電話了他說等天氣沒那麼冷才去寄呢。
英国已是下半夜了,黎红儿不得不和大家告别:“太晚了,我早退了,很高兴与大家网
聚。下回见!”
李鶴鳴 问翩翩:“又关我事。”
宋慶傑听了翩翩的解说后,高兴地说:“小牛是我班的姑爺,己入贅我班,哈哈。”
偏偏回答:“鶴鳴你說以前黑材料看嘛。”
黎红儿见没人注意她要离去,只好再说一声告别“太晚了,我早退了,很高兴与大家网
聚。下回见!” 鍾建新,杨正平,宋慶傑,黄立嫣,等老同学听到了黎红儿的呼叫,
纷纷来与她道别。黎红儿高兴地离开睡觉去了:“Thank you all. Merry Christmas and a very happy New Year!
只有小毛-廖林标还没有注意到,还在和她说话:“红,我侄女也选西文,毕业后因会三
种语言,马上在南加州找到6万年薪工作。”
翩翩是指李鹤鸣在下乡公社时,偷看自己的档案一事,李鹤鸣说:“看自己的罢了。

翩翩听了宋慶傑的回话说:“.Monkey就是姑爺剛才忘記這個名詞。”
鍾建新对黄立嫣说:“:立嫣,我約了老巢下周見。”
黄立嫣打“:建新.PLEASE SAID HI FOR ME.
小毛-廖林标听了他们的对话,就说:“新,同巢照个相,寄比我看,代问她.。离开HK未见
过巢了.。”
翩翩又说起了:“建新幾年前在油麻地遇過鳳鳴請代向她問好。
:
鍾建新 对小毛说:“好的,我稍後俾你,小毛。”
小毛-廖林标 立刻多谢::“thank
鍾建新 继续说:“好的,我代所有關心老巢的網友問候她。
陈惠群 高兴了,笑了起来:“:哈哈!不是的小毛,美珊说,家强要寄的相片,要是电
脑上的,就别寄了,她会晒的,但又怕他已经寄出,她今天没空来,故要带话。”
小毛-廖林标 对陈惠群说:“群 ;无问题,今晚同你传旨给他.。”
太太在饭厅叫起来了,小毛-廖林标 不得不离开电脑,他说:“:我要食饭,一陈回来.
各位.请。”
鍾建新立刻在电脑上传出一条这样的信息:“:我叫阿嫂煮些魚俾你食,小毛。”
陈惠群对:李鹤鸣说:“你好,你总结的网聚很精彩,只是一些误会,真正的初哥是我。
美珊早就是电脑高手了。”
给老同学一赞,李鶴鳴 有点飘然了,他忙说:“没关系,大家都是玩玩的,不用认
真。”
惠群接着说:“看见美珊字打得飞快,还羡慕得不得了呢!”
黎康乔问:“新年大陆放几天假?我们这里星期一也放假。
鍾建新很不高兴了,她说:“無關記錄在案喎,在這里可不要乱說話呀
李鶴鳴一听语气不对,马上紧张地回答:“我也是看记录想出来而写的。”
余翩翩马上贊成:“建新你說得對贊成。”
李鶴鳴想了想,文章是按记录写成的,忙解释:“基本上没漏一句话,也没多加一句。

余翩翩马上发炮:“:弊在你無漏卻加入很多你的意思呢鶴鳴。
惠群 看势头不对,想出来当个和事佬:“知道,只是在这里说清楚好些罢了,很佩服你
,居然能写出这样一篇趣的总结来。”
李鶴鳴 看飘来一根救命稻草,连忙说声:“谢谢。”
宋慶傑见双方火头正盛,忙把话题岔开:“馮團長又擺空城計?怎麼不作聲?”
鍾建新指出:“我想沒有必要搞這些記錄,想知道的就上來,不想知的就沒必要知,這
是我的意見。
翩翩马上举手:“我:也贊成。”
看到李鹤鸣招架无力,陈惠群忙出声安慰:“别紧张,翩翩和建新同你说笑呢!”
黎康乔也来打个园场:“鶴鳴花很多时间写的网聚总结的。”
翩翩心中的不满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当時說過的話就算了未必需要留芳百世。
鍾建新又说:“因為你事實上是寫了你的感覺,但這又未必是佢本人的意思。花時間是
一回事,結果又是一回事。”
翩翩立刻响应:“:﹗﹗﹗﹗
李鹤鸣在学妹们严厉的批评下,吓得大气也不敢呼一声。只得静耳恭停。
鍾建新接着说:“我們是感謝為網站付出過的人。”
翩翩批评说:“:原篇登載沒意見偏偏你喜歡加上你的意思。
惠群有不同的意见:“不是的,建新,不同意你的说法。有些人没时间网聚,可以看看
大家都说了些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就算是,也可以在此更正啊!”
宋慶傑也提出自己的看法:“總結可讓更多人知,能吸引更多人加入網聚。
黎康乔也说:“网聚总结基本都是照原来意思呀。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呀。”
翩翩马上说:“黎你去看看是否原篇登載。”这点翩翩就说得不对了,说话的内容
,一个字都没改,连错字基本上都没改。每段对话都写下来了。
因此黎康乔肯定地说:“我当然看了。”
鍾建新认为这是原则问题,必须坚持:“不是對不對的問題。”
黎康乔写道:“又不是毛语录,不一定100%。”
翩翩也不退让:“:不覺得他是原篇登載而是加入很多他的意思。”她认为除了对话
后,一个字也不能加。
宋慶傑说:“加入些少趣味性,更具吸引力。
黎康乔 觉得:“宋兄讲得对,娱乐娱乐。”
翩翩更生气了:“:不是每個人喜歡那些“趣味”就像不是每個上網的同學都來參加
網聚一樣。
杨正平也出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取长补短,互相学习,各有所得。”
惠群 认为是小题大作了,她指出:“就是看了以前的网聚总结才产生了兴趣,从而努力
争取参加的。”
殷薇也加入了讨论:”:我认TONG而是加入很多他的意思。“她是同意翩翩和建新的
意见。
翩翩发表了她的看法:“不反對總結只要按每人的發言登出就是了。
惠群说:“他的意思也不是恶意,应该不会什么问题吧!”
殷薇坚持她的看法:“:我认同翩的看法,是多是少加入了总结者的自身心里反影。”
李鶴鳴为自己辩解了:“因为大家东一句,西一句,我为了要把句子连起来,不得不加
一些调皮话连起来,看起来连贯一点。”而且加上的句子,并不会影响讲话的内容。
黎康乔也说:“如果句句抄,没有意思的。我觉得写得很妙”
余翩翩听了他们的辩解后,接着说:“:這就是所謂英文裡的連接詞好像沒這個必
要。
:
那我們現在大家說的話都沒意思了。”
宋慶傑接口说:“我也覺得很傳神”
鍾建新很中肯地指出:“有人因為有總結而加入,也有人因為有記錄講話不愿參加,這
等你們自己取舍,我自己始終感覺這些隨意發揮的講話沒有記下來的必要。
听了同学们的对话,李鶴鳴汗颜了,如果事如愿违,把同学吓跑,还是不写的好,好心
人办坏事,心蒙退意,他忙说:“没关系,大家认为不能写得话,我退出
宏守基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李鹤鸣的总结只要没原则上的问题,没揭别人的私隐,
些配料,还是不错的.
惠群认为:“感觉这里是个轻松的联系和互动的空间,没必要看得太严重啊。”
翩翩那个文革恐惧症又犯了,说不定有天世界革命成功,人们拿着记录,来找她算账,
那怎麽办,她想到这里连忙说:“不爭論了只是表達意見。就是嘛如果和大家談天
句句記錄點像文革。”
黎康乔可不那么认为,他说:“鹤鸣,你如何写我都无所谓,谁会看这记录,还不是我
们这班同学,校友。怎么会联想到文革。”
惠群安慰翩翩,叫她不要太过害怕:“翩翩,文革已经给予们太多的经验教训,这黑暗
的时代不会重蹈复撤的了。”
小毛-廖林标 吃饭回来,看到这里烽火连天,连忙把话题引开:“新,比你估中,今晚我
又食鱼。
文革的问题解决了,翩翩的心开始安定下来,突然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她写道:“不認
為是這樣因為“old3”幾個字很吸引人來看你看留言就知道的未必是校友而經常
收到一些大陸的宣傳廣告就是拜這個網站所賜。:所以不從滔復轍啊。”
鍾建新 答小毛:“哈哈你真的食魚”给猜中了,她十分高兴。
黎康乔笑了:“:别看得那么严重。都是娱乐成分多一点。”
鍾建新想到李鹤鸣这样一写,会影响整个网站的品味:“我想我們的old3有品味少少。

小毛-廖林标不太同意翩翩的看法:pien,广告佬无孔不入的,不关old3问题,广告佬衰
者。”
杨正平 来了个建议,中和一下大家的分歧:“:我觉得是否这样好些,愿意的话,请转载
到留言板上,供大家欣赏.但是也没有必要有心理负担。”
鍾建新又问小毛:“小毛,沒有雞吃嗎
惠群说:“改革开放又给予们很多吸收外面世界先进的经验之谈。”
翩翩问:“:那為何不是收到英文的廣告呢
小毛-廖林标 答鍾建新:“新;隔晚鸡算不算。”
黎康乔说:“:STAY THE COURSE我卖弄一点英文,照旧就OK 了,没必要改什么,李大侠。”
翩翩反问:“小毛你也收到很多大陸廣告嗎
鍾建新又问小毛:“你不是不吃魚的嗎嫂夫人用了什么來煮呢
杨正平说:“别太在意广告。”
小毛-廖林标指出:“那是中国网路监管问题,以后会慢墁好的.。”
李鶴鳴 觉得没必要再争论下去,不写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就说:“:好不要争论了,
我还是退出好了。
小毛-廖林标回答建新:“新, 蒸。”
偏偏又问:“:你願意你的網址每天塞入廣告嗎
杨正平答:“:我不理会他,问题是不大的。
翩翩说:“我:的意思是說看我們網站的不單是自己校友任何人有權看的。
小毛-廖林标对翩翩说:pien,你电邮信箱应有垃圾邮件控制的.你不认识的,不打开就
.。”
惠群对:翩说:“你知道吗,不过是个生手,但竟然也收到不少垃圾广告,别管它就
是。
小毛和建新在旁边不断讨论吃的事情,引得宋慶傑 食指打动:“小毛,建新,你倆老是
講飲講食,搞我到ロ水!”
杨正平也有同感:“是啊,
鍾建新不谈吃的了,把话题一转,提到香港的世贸暴乱:“小毛,香港的差人這幾天忙
得很,我每天看他們與示威者交手,好有文革時的感覺。宋大哥,這個話題你也可以講
啦,你有睇格。”
黎康乔反问:“垃圾广告,跟老三届网站有何关系?”
小毛-廖林标奇怪了,问:“杰佬:你身处HK大把野食啦.。”
翩翩有对惠群说;‘:惠群別忘記你很多客戶。“:
小毛-廖林标 很有感触地说:“:,,我有关心这段新闻,我也曾是农夫一名.
鍾建新想起了小毛在香港时,就说:“我同小毛只有食這個話題,因為嫂夫人帶過我去
買餸。
李鶴鳴 不好意思了,一篇文章,引来那么多话题,及引来不少广告,给同学做成诸多
不便,便说:“:翩翩,对不起,我的文章给你带来那么多广告,我道歉。
宋慶傑说:“我正在看 '有線' 直播呢。”
翩翩忙说:“:鶴鳴不是指你的文章會帶來廣告。你不需道歉”
惠群 :“是的,但给垃圾邮件的都不是认识的人啊。更不是的客户了。
宋慶傑不得不批评李鹤鸣了:“鶴鸣,別那麼小气呀!”
鍾建新也说:“鳴哥,我是對事不對人,不論是你做還是別人做,對你的付出,我再次
表示感謝。”翩翩也表示了她的意见:“:同意。”
李鶴鳴左右为难。顺得哥情失嫂意:“写还是不写,你们确定。”
宋慶傑说:“寫。”
宏守基 :“写。”
黎康乔说:“当然写啦。WHY NOTSTAY THE COURSE。我又卖弄英文。
翩翩坚持自己的意见:“:沒說不寫你就原篇下載就是。”
杨正平说:“我支持,当然写啦。”
鍾建新问:“宋大哥,不知詩蒂忙搬家忙完未要否搞個茶會賀下新年
惠群说:“虽然不认识杨正平,但感觉他说得不错。”
一到中午了,杨正平 感到肚子饿了,忙说:“我先吃饭,回头再继续。”
鍾建新说:“小數服從多數。”
小毛-廖林标写道:“写,其实许多少上网或条件限制不能参加网聚的校友都很想看的.

惠群 认为:“:可以放在留言版啊。”
宋慶傑又把皮球退回给建新了:“建新;你聯絡她呀,我一定參加的。
黎康乔说:“是呀,这是网上一个经常的题目。”
小毛-廖林标小气起来了,他问建新:“新,我刚般完家,怎不搞茶会。”
鍾建新笑他:“:唔係你搞咩
黎康乔问李鹤鸣:“:为什么不写?”
李鶴鳴对着那么多老同学的支持,不好意思再推托:“好,那我就写下去了,留言本放
不下。”
黄立嫣提出她的意见: , 如果原篇下載会太死板,没意思。”
黎康乔也说:“不能因为有点意见就停下来,立嫣讲得对呀。”
宋慶傑给他打气:“鶴鸣 '好野'。”
李鶴鳴高兴地说:“多谢,宋大哥。”
宏守基 指出:“只要不损害他人,开些玩笑也无防.
黎康乔说:“写总结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都试过,现在鶴鸣一个人承担,我真感激
他。”
小毛-廖林标说;‘:家强:你好。“
黎康乔说:“家强,你好。”
宋慶傑问:‘家強,你遲到又早退。“
广州的梁继兴 出现了。
李鶴鳴说:“家强你好。”原来只是个影子,大家白打招呼了。
宋慶傑 :“繼興早。”
李鶴鳴 :“继兴你好。”
黎康乔失望地说:“家强下线了。”
宋慶傑 突然说:“秀英你終於回來了?”
黄立嫣见谈了那么久,还不见网主出现,问:LAI, I HAVE NOT SEE MR CHEN (网主)
。”
黎康乔答:HE ALLWAYS BUSY。”
冯秀英忙向宋大哥搭话:MONKEY,你好。”
李鶴鳴说:“秀英你好。”
惠群问:“正待和家强打招呼呢,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冯秀英答:“鶴鳴好。”
小毛-廖林标笑着回复陈惠群:“群,怕你追杀他.另想法教BB网聚呀.。”
黎康乔问:“冯团长,冯秀英,你肯出声了吗?搞旅行团忙到不可开交。”
小毛-廖林标面有难色地说:“立妈:两张不同背景的相中人合在一起,要花不少时间,
后再算.。”
黄立嫣看到冯秀英的头越来越大,禁不住笑起她来:“:秀英: LAI GIVE YOU TWO TITLES:冯主席 冯团长。”
黎康乔一口否认:LISAWAIT MIMUTE IS NOT I GIVE HER NAME。”
小毛-廖林标笑着说:“主席团长一齐,官都大的。”
黎康乔讲:“IT IS HER OWN TITLES。”
冯秀英才不管他们怎么说:“立嫣,你不要聽他的亂帶帽,我無官癮,怎么叫我也無動
于衷。”
黄立嫣还是笑个不停地说:LAI, I SUGGEST 冯主席. I just afraid some one will confuse.
惠群对小毛说:“小毛,BB电脑知识面比强多了还用教吗,她只是家里没电脑罢了。”
黎康乔讲:IS SAME MEANs ANYWAY
冯秀英解释了他的空城计:“我剛才開了機又出去了,現在才回來。”
翩翩又想起来了:“:惠群不是啊BB時出門上班前和傾幾句啊。
还是领袖的话顶用,一句顶一万句,黄立嫣对秀英说:“秀英.你办事, 我放心。”
冯秀英 在翻看前面的纪录,说:“我還在看你們談些什么呢。”
黄立嫣问:秀英, 能否在票价出了以后提提呢??“
小毛-廖林标又来个千分付,万分付:“冯团长:要带几副麻将,纸啤.棋子。”
冯秀英 说:“:又來了,小毛。”
惠群记了起来,对翩翩说:“:翩,不是的,她是在办公室和你谈,她通常在工作前看
看是否有人和她联机,就谈几句。我也和她谈过几次。”
翩翩又说:“:惠群你瘦了。BB卻是胖了她怪沒認她出來真不好意思。
冯秀英说:“我聽講船上是有麻將臺和麻將的。”
小毛-廖林标 听了他们的对话就说:pien 她们花名要换转.
翩翩想象有点不对:“:惠群不會吧時是早上7點幾這樣早上班
鍾建新指出:“:b、瘦陳
翩翩又来拿小毛开刀了:“:小毛除了你大家都大了不會再叫人花名。
:.
小毛-廖林标只好自嘲地说:“:pien 我本想叫自已老毛,-,,,但都名花有主.
就下算啦.。”接着他又说:“船长有脑,没忘记麻将是世界第一复杂又乐趣的游戏。英
:
要打听请楚,免到时无得过瘾,后悔。”
翩翩笑着说:“:小毛老毛也不錯啊讓人人記得你。”
:
'長毛',如何?哈.。“宋慶傑笑了。
小毛-廖林标对余翩翩和宋慶傑哭着脸说:“:pien怕比你吐口水,杰:可惜我又真是小
---光顶。”
::我要工作了,各位再見。“杨正平的工作时间到了,不得不离开。
黄立嫣对冯秀英说:“秀英, 去温哥华的事 PLEASE NEED TO 早确定. 我们 HAVE TO PLAN HOW MANY DATE WILL BE TAKING WHEN WE APPLY FOR VACATION.
宋慶傑不由得大笑起来:“是 '少毛',确切些。哈。”
听到小毛意见多多,冯秀英忍不住揶谕了他两句:“小毛,你又不去,你還那麼關心別
人的娛樂,你很菩薩心腸喔。”谕
“翩,她真的很早到公司,她是很努力的人,加上她又很想争取多一点机会和你们交
流。可惜一早就要上班,和她谈得不多。” 陈惠群知道她是一个很负责和认真的人,
就把她的情况告诉了翩翩。
小毛-廖林标对黄立嫣说:“黄立嫣:如你需要手写板,我这一个给你,我有三个。”
小毛-廖林标 接着又说:“杰,都一样,能令人知我是谁就行了。
余翩翩问:“小毛不是叫你做長毛啊怎樣吐
冯秀英 回答黄立嫣提出的问题:“:立嫣,要去的話多數是在游船回來再繼續,我一人
不能話事,看大家的愿意。”
黄立嫣 对小毛说:“:THANK YOU. LITTLE HAIR. WHEN I GO TO SF, I WILL CALL YOU.
冯秀英 对小毛说:“小毛寄一個給立嫣不就行了嗎?”
小毛;我以為我跳皮,原來你也一樣不俱小節。“看见小毛那样活泼可爱,宋慶傑感慨
地说。
小毛-廖林标反守为攻,教训起余翩翩:“ pien:有人对老毛恨之入骨的,你是他的学
生。你不能这样做的。”
黄立嫣 讲了她明年的计划:“I MIGHT GO TO SF AT FEB.
小毛-廖林标听了后问:“我寄去才几天.要寄吗?
冯秀英 说:“:那也好,二月也很快就到了。”
黄立嫣问小毛:“:LITTLE HAIR. NO. I HAVE TO SEE HOW'S THE APPLICATION.
小毛-廖林标 :“我等。”
余翩翩很坦白地说:“:老毛功過歷史自有評論。對他沒恨家沒被斗。也不會贊同
他做的全部對。
黄立嫣 又问:“:秀英, 能否在票价出了以后提提呢?
冯秀英笑翩翩:“翩,你在兜底?你害怕記錄在案嗎?”
小毛-廖林标又来出了个主意:“立嫣,你自己决定去就行了,pien可做向导。”
冯秀英同意黄立嫣的建议说:“:立嫣,尊旨。”
:小毛,翩翩,建新,还有各位,有事要先走,”陈惠群有事要离开了。
翩翩笑了笑,就说:“:秀英當然害怕哈哈。”
小毛-廖林标,翩翩和冯秀英和陈惠群道别。
黄立嫣讲到:“:如果一班同学,好玩些.
余翩翩把小毛的建议听成是冯秀英的提议,忙问:“:秀英什麼嚮導丫到時自然導
不需們講解。”
冯秀英说:“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翩,你很園滑,不用害怕的。
小毛-廖林标 也向溜了,他说:“我电视开场啦,要走啦.各位,保重.
翩翩对黄立嫣说:“:立嫣是的很多美國遊客參加團也有香港和中國來的是指
華人旅行社。”接着又对冯秀英说:“:秀英謝謝你了。”
广州的郑少燕来到了。 翩翩立刻与她打了个招呼:“:少燕你好看見你很高興。
郑少燕 回答:“:你好!翩。”
冯秀英也和她打了个招呼: 少燕你好。
鍾建新 对冯秀英说:“秀英,上次的相我整了只碟想給你,但再沒見到你,要不要寄給
因我唔會整細些相,很難電郵給你。
黎康乔见少燕到来,也上来打了个招呼:“少燕,你好。”
冯秀英 听了建新的说话,连忙说:建新,謝謝你很有心
殷薇见到少燕十分高兴:“少燕你好看見你很开心。
看了鍾建新写的话语,冯秀英立刻回答:“是的,汕頭旅行回來后,第二天就走了,沒
有時間請你飲茶呢,建新。”
鍾建新 忙说:“不用客氣,來日方長。”
余翩翩问:“:建新你來參加游船河嗎
鍾建新回答:“我去年才去過,唔好意思成日丟底大炮去豪華享受。哈哈
冯秀英 想到金秋聚会其间,宋慶傑在香港的热情招待,心里还感到非常温暖:MONKEY
,謝謝你和葉信球,你們要陪小牛他們,還要抽時間來請我們飲茶,謝謝你們。”
翩翩道:“:建新有什么不好意思你是豪夫人嘛有名我們叫。我只是不知道你已
去過才問你的。” 宋慶傑 也学会了谦虚:“秀英;不言謝,只是盡地主之誼而己。
翩翩笑着说:“:秀英就是了看了他們和小牛遊香港的光盤。這些才真的是記錄在
案呢哈哈。”
鍾建新在电脑上看着看着,忽然说:pien你的中文真抵打,我好多都睇唔到。
翩翩忙说:“:建新是嗎我的是繁體但是其實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字你們看到的
是簡體或繁體。”
宋慶傑开玩笑地说:Pien, '記錄在案'很俱紀念性呢。”
鍾建新 答翩翩:“是繁體,但很多是沒有字的空格。”
余翩翩说:“:是的少容簡直當它是珍寶,啊對不起那是一些別人給的美術字
讓刪去吧對不起。”
冯秀英提出一个建议:“建新,如果你看不到,你就把她的字COPY到話框,那麼就會看
得很清楚了。”
翩翩又说:“:剛才你看不到的是“我”字,:現在我刪除了看到嗎
鍾建新 :“現在看到。”
冯秀英把她的经验之谈写了出来:“剛才有些字句變了字體,我也看不清,我也是無意
發現這樣可以看得清楚的。”
鍾建新 明白了,她说:“哦,可能我沒有去新裝些什么東東。”她又问:“那個是字框

翩翩问鍾建新:“:建新你沒看見惠群很多這些字嗎
鍾建新改正她写的字眼:“話框。”
鍾建新 又讲到:“是的,是否小毛 給你們的但小毛的我就可以看到那個我字跳下跳
下。”
翩翩可是不明白了:“:可是我的電腦可以看到啊可能你們的看不到。這是大陸和香
港人的玩意。”接着她又说:“ 不是是孩子們的同學給的。小毛的是BB給他下載
的。”
冯秀英说:“对,話框字框都同一意思,文人就會咬文爵字的。
:
殷薇也向起来:“:建新,自那天起,点解我同你总连不起,不能对话?
鍾建新还是想不通:“我都未搞清話框是什么。”
鍾建新 又答复殷薇:“不是不能,是我近來多不在家,而又開了電腦。”
冯秀英又再解析:“就是打字的框了。”
翩翩可懂了:“:可能她的意思指是我們打字這個框框。
殷薇再问:“:现在都不能连。”
鍾建新很有信心地对因为说:“能,我們到那裡吧。”
殷薇高兴地说:“:到了。:总出现要我安装咩版本。(MACROMEDIA FLASH PLAYER)”
翩翩又有问题了:“:秀英你指如何放大呢
鍾建新想了一下,就对殷薇说:“我要慢慢研究。”一会儿,她终于想明白了,说:
“我明了,但那個我字還是沒有出來。
翩翩安慰:建新,说:“:建新不要緊那些是孩子的玩意我們貪玩罷了。”
冯秀英 研究了一下,也知道问题出在那里,她说:“建新,我把你搞糊涂了,對不起,
我是說,在最早前,我看翩寫給我的話,字體很細,又變了字體(我不知是宋體還是柳
體),于是我COPY她的話去字框里,想問她講了些什么,誰知到,字到了字框里,她的
字就還原了,所以我就能看得清了,于是我就沒有投訴了。”
听了冯秀英的解释,余翩翩不得不夸起秀英来了:“:秀英你真聰明這樣你都可以
到。
纽约已是深夜了,黎康桥看了看时间后说:“各位,时间不早,我要睡觉了。你们继续
吧。少燕,你好好保重!新年再一起迎新。
翩翩接着讲:“建新那是先有人買了這個光盤下載了他打的字是美術字體和別
人對話時另外的人可以下載他的字就是這樣。黎bye!晚安。”
宋慶傑见好就收,他也顺势而手,也想溜了:“我也886
翩翩很有耐心的教她:“好像拜拜如果我打數目字八八六就會顯示一個手掌我試
試你看到嗎886 建新”
鍾建新又学会了一招:“看得清。”
翩翩指出:“如果你喜歡就用鼠標向這個圖案按一下出入add你再按下就下載
到你的字庫。出現add
冯秀英想了想说:“她的空隔,我以前也不明白,后來才知道是標點符號”
女儿有电话回来,鍾建新就顾不得上网了,她说:我和我的女講緊電話,唔得閑。“
翩翩对冯秀银解释:“是嗎原來我打的東西有的不能顯示出來真對不起麻煩你
們看了。電腦這東西就是這樣打出的字未必對方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