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网聚追记     
   会议将要开始,会议室内外灯火辉煌,六月份的同学网聚今天进行,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只有广州来的杨正平教授和温哥华来
的余翩翩同学在热烈地讨论学外语的问题。 九点九分,[美国东岸18日晚上时间,中国19日早上时间,美国西岸才是18日傍晚 六时
九分,英国是19日早上两点九分]。美国洛杉基的钟加强同学,广州的梁继兴同学, 河源的戴丽霞同学,纽约的黎康乔同学,温哥华
的勤芳同学先后到达。 

   黎康乔环视了一下会场问道:你们来了多久。我和楊教授開始在此,530{温哥 华时间]翩翩答。他和我說學法文趣事﹐我
說自己英文還未學好。怎樣學法文﹖ 她看了看进来的几位老同学说:大家好。继兴看到了翩翩:pienpien:你好,收到你的精美 
贺卡,谢谢。今日是父亲节,愿所有为父亲的身体健康。 翩翩说:祝你們幾位男士﹐ 父親節快樂﹗開心﹗ 

       黎康乔上星期把一张旧照片寄给了梁继兴,很抱歉地对他说:梁兄,这照片很残了,比较难处理,其实两张照片是一样的,
也不单有高三一班的同学,也有其它班的同学,亚基也在里面。 梁继兴高兴地说:这次可以清楚地辨认同学了,相册中有侨中的老
,谁可将老师的姓 名写给我,谢谢.翩翩很惊讶地问:黎﹐这張照片放在哪裡﹖我未曾看到﹐是指天安門那張嗎﹖ 

   九点16分,陈星广到达。立刻向大家说:hi every one。西雅图的李鹤鸣同学 17分到达。也向大家问了好。 

   二十一分波士顿的黄立嫣杨兴德同学到达。他俩刚离开一个朋友的舞会,舞兴未尽,推门看看,发现人未到齐,又跑到门外继续跳
起来。 翩笑了起来:哈哈﹐我把你們一個個捉入來。这时李鹤鸣的手机响了,传来了温妮的问好:温妮在上海来了电话,祝网聚愉
快。戴丽霞也愉快对大家说:祝各位男仕父亲节快乐。翩翩转头问:繼興﹐看了留言嗎﹖
  關於聯繫岳君。他的太太是高一(2)許謹華﹐ 她也是我的初中同班同學。继兴回答:还没有。翩翩彷然大悟:繼興﹐是的﹐你們是
 上﹐可能剛剛起床。 

   大家认识谢孟禄老师吗?黎康乔愉快地向老同学们说老师们还在关心着同学们, 她为我们这次网聚发来了贺电: 

   “黎康乔,同学以及参加网聚的同学们:你们好。很高兴能在电脑上和你们联络。没想到几十年后还有机会再相见。日子过得真
快,我已经过了古稀之年,现在才有“人生苦短” 的感觉。在闲暇的时候,我会回忆过去的许多亊,幼年、青年、中年有许多美好
的亊,也有许多辛酸的亊,有激情澎湃的岁月,也有胆战心惊的日子。 现在已是夕阳,有诗云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过
我们尽量把黄昏的美、黄昏的情留住,让日子过得更加有情趣。 

  我退休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没再在外面工作。我们学校的退休合唱团,每周都有活动,大家除了自娱自乐唱歌外,我们还参加许
多演出活动,逢年过节我们都有演出任务。每年还有几次外出活动。平时,每个月系里的退休老师都会聚在一起饮茶聊天,轻松愉
快。 

   每年我们老两口都会外出旅游,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在旅游团里我们两人都是年纪最老的。为此我们也感到骄傲。很多人都佩
服我们还能到西藏,西藏真是人间仙境。有一首歌,歌词中有一句“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留住一首
赞歌",我们留下的每一张照片就是一首赞歌。这是我们的宝贝。老侨中的老师每年都有一次聚会,现在几乎都退休了。不过近年参
加的人日渐减少,正是因此,大家更是珍惜每次的聚会。我们会想方设法使晚年生活丰富多彩。记得还在起义路时(你们高一吧)
一个早上我回到办公室,发现办公桌上有一束鲜花,原来是温妮送给我的。温妮,你记得那是什么节日吗?好像是元旦吧?具体日子
 我记不得了,可是那束鲜花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束清香淡雅的花,她有一种使人感到温馨的情。我把它插在花瓶里,记在了我
的心里。知道你们经过了几十年的艰苦奋斗,事业上的成功,家庭的美满现在都过上了幸福生活。为你们高兴。不过不知你们的身
体都好吗?一定要保重。有了网上的聚会,肯定会使大家的生活更加有意思。今天是我第一次和你们网上通信,如果大家有时间以后
再接着通信吧。遥祝大家身 体健康家庭幸福。” 

    李鹤鸣也把谢孟禄老师五月的电邮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鹤鸣:你好,看到你发来的14号网聚消息。侨中海外校友遍及美国许多地方,你们能通过网上建立了广泛联系,又能和国内同学
及时交流,丰富了你们的精神生活,又加深了同窗友谊。为你们高兴。我希望你能转达我对大家的祝贺。不管他们认不认识我, 
我不认识他们,都是侨中出来的朋友。欢迎你们回国相聚,聚会一次不容易,能见到更多的同学就更好了。老侨中的老师们,每年
都能有一次聚会,不过,来的人会逐年减少,这是自然规律,没办法的事,所以,凡是能来的都会尽量参加。大家的同事友情还是
很深的。 上次你发来的老三届网址,我们没能上去。恐怕地址不准确,因为,在 com之前,你打上去两个符号,即,。 两个符号。
通过你的朋友转来的你给我的信,也有一个字母错了,将hot写成hat,所以,我第一次给你的信就退回来了。后来,我将a o
就成功了。所以,可能是你不在意多碰了一点。 我老了,我希望你们……”。 

     糟糕,信只录了一半,下半部不见了,而且开始并没有写明是谢老师的信,搞到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急得康乔大声地问:鹤
鸣,无头无尾谁的信?写清楚,是不是谢老师?翩翩说:應該是吧。他們這兩天才是通過電話。李鹤鸣抱歉地说:这是谢老师的来
电,祝网聚愉快。翩翩像捡了宝的笑着说:鶴鳴﹐你真是大頭蝦﹐怎麼老是搞錯符號。鹤鸣摸摸头茫然地说:是吗?鹤鸣真是的,
人家都点明了,他还茫然不知。把个翩翩气得头上直冒烟:鶴鳴﹐不是我說的﹐老師說的。 

    三十一分广州的宏守基同学到达:hi:大家好!三十五分香港的宋慶傑同学到达: “大…”他还未睡醒,打了个哈哈,才接着
说:大家好。引起了满堂的欢笑声。他就坐在旁边继续他的周公梦去了。 

   四十分英国的crystal到达。一声不吭,听着人们谈话。过了半小时,才给抗生发现了:Hi, Crystal, if I remember 
correctly, you are HongYi's daughter., right? 

    丽霞问康乔:康乔,爱伦问上星期为什么无人上网,但今天她又不来。翩翩想了一下说:霞﹐我們幾個上週末玩在此到晚上12
時啊。 

  四十八分三藩市的文抗生同学出现了,他的太太以前是大喊大叫战斗队的,老婆把她的武功传授了给他,所以在众多的大哥大姐
面前一照面就用武林方式大喊大叫:各位好,老夫来也。鹤鸣微笑着对他说:应该说,小子来也。翩翩一听就说:鶴﹐別這麼說﹐怎
麼說他以前是老大哥﹐我們頭頭呢。 

   抗生看到家强的位子有个影子就说:家强兄,收到你的电邮了,that's last piece of the puzzle. Thank you
翩立刻说:家強有影无人,6點在此﹐從未出過聲呢 ﹐可能不是他。那是占住毛坑不拉屎了.哈哈. 家强, 仲吾出来? 抗生又大声
地呼叫了 一声,他扭头一看,黄立嫣杨兴德还是舞兴未尽,就又对他们大呼一声: 兴德, same to you翩翩不太高兴地批评
说∶文﹐你怎麼學人說些俗話。家强摆了个空城计,到中国城过父亲节去了。 

   五十四分黄立嫣杨兴德看看来的人差不多,抹了抹头上的大汗,走进会议室,对大家说:同学们, 你们好. Happy Father's
 Day!!!!。到达三十多分钟才发第一声,迟到好过晤到 还总算见到了人。 

     59分,网主来了。陈贤庆同学到达。慶傑刚好醒过来,他是第一个发现了网主, 慶傑对贤庆说:陳老師早。抗生:贤庆兄, 
迎大驾光临。贤庆不好意思地说:昨晚看 足球,睡得晚了.大家好康乔问守基和网主:亚基,网主,网站新电脑开始用未?我是说
老三届网站的新电脑。可以在这里向 大家介绍一下吗? 守基答:应该开始了。网站新电脑当天就安装好了。翩翩问道:新 的電腦﹖
有何新的東西﹖康乔就对守基说:亚基,向大家讲讲新电脑的配置和价钱等等 ,好吗?守基仔细地介绍新电脑的配置和价钱:网站
电脑目前的配置是较高的,共花了 4600. 网站电脑主要配置:CPU:p4 2.4G硬盘120G、内存512M、带DVD刻录机、17吋纯平
显示器。

    康乔问贤庆:陈网主,新电脑开始使用了吗??贤庆也向大家说了:这是校友们赞助的,乔兄宏兄等知道我家里人多用电脑,
而我的电脑是2000年装的,配置较低, 所以,康乔在征得所有赞作校友的同意,在我的工作间新装一部,这样,老三届的网站就能
有专机专用, 特趁此机会通报各位。康乔跟着又说:校友们。聚会和赞助费用的开支在网上公布了,大家看得明白吗?

     继兴对同学们说:相册有很多相片新放上去,请大家浏览。勤芳讲到相片时说; 我以前是燒cd,現在是燒dvd翩翩也学了两
手:是的﹐必須縮小相片﹐開啟10幾分鐘 ﹐有時還是只有一寸﹐真是無這個耐性等。继兴是这方面的专家:这次收集的相片我也 
刻录保存的,如果是数码相机影的缩小是没有问题,而扫描的相片,特别是珠片,是 会变形的。我一般扫描都是先放大扫描,然后
缩小。 acdsee.6.0photo shop 6.0 处理,调整。贤庆对继兴说:那样也大了些。我是设高度480的。继兴谈到:因近日
 在和一些专家合作,研制一张利用生物和化学的原理(光合作用)治疗癌症的床。可能会 成为医学史上的一大进步。翩翩听后说:
繼興﹐大家旨意你了﹐你是這方面專家。继兴 业提起了:这次很多相片都发黄,发霉的,如不调整是看不清的。不过人的面部较难
处理。 

   贤庆看来精神好多了,他问大家:各位,新的留言本好用吗?慶傑回答:繁簡兼容 ,好。翩翩说:留言板能夠起到大家留言的
作用就行﹐我們的要求不需很高。抗生说: 謝謝板主。还好, 就是窗口细了些, 其他都好。继兴问:留言板是old3的吗?俄佬,
可以在自己的网页设留言板的,请在百度搜索中搜索有关的留言板软件,安装后就可以了 ,请试试,这样,留言板就是自己的。 
翩翩想了一下也提了意见:有人提出﹐如果能夠像第一次那塊﹐一直把拉杆往下拉就好了﹐全部看到﹐不需一頁頁翻。不過﹐我知
道這世上沒有東西是完美的。 

   贤庆听了大家的意见后,给了一个答覆和要求:现在还是人家的,我觉得可以借用而又能用,就无须占自己的空间。各位,有空
还可写些文章来。三水知青的故事一直欠缺,我感到遗憾。最近廖林标写来一篇(开篇),填补了空白,很好!翩翩这个专门出鬼
主意的大姐大,又出了个鬼主意:只有委託鶴鳴兄﹐把一些有用的留言整理﹐放在 old3,那麼﹐即使有天它消失了﹐也是不怕。
鹤鸣没法只好说:让我试试。贤庆听后说;这个办法很好,我们的留言,其实也是很不错的文学作品,把它们整理,即成佳作。这
事就让李鹤鸣等费心了。翩翩:陳老師﹐還是你是作家﹐看法不同﹐“有不錯的文學作品”呢。同學們﹐繼續努力﹗寫作多些。贤庆
说:的确,我认为我们中的文笔都很好,非如今的青年可比!翩翩,你是否要交一篇功课呢,你的前一篇文章已是咸丰年写的了。 

   贤庆:鹤鸣兄,上次电话的事很抱歉!早些天,鹤鸣早上起来,拨了个电话给贤庆 ,他早已上了床,正和周公聊得欢,给鹤鸣一
打断,就把晚上十一点看成是十二点,鹤鸣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我也是个大头虾。打扰了你的清梦。贤庆忙问:你有什么重要
的事要跟我说吗? 没什么,只是闲聊。 

   黎康乔端起了桌上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说:HAPPY FATHER'S DAY FOR ALL MAN IN HEREHow is "We 
learning English together"“大家一起学英文”怎样?太 深,太浅,没有作用?

  翩翩回答:大家的程度不同﹐各有要求。我想學一些地道的美洲 日常用語﹐每次幾句夠了﹐容易記住,我發覺英式和美式有點差別。
是啊﹐我喜歡最近 的。康乔答:两天一句短语就是这种日常用語。继兴说:英语学习有深有浅,我是各取 

所需.抗生接着说:继兴讲得对, 各取所需, 无所谓深浅 

     十点二十三分sallychen同学赶到。 

     抗生问起了一个问题;宏兄, 工会大厦的房间向谁订? 有同学提出, 好象应该可 以还便宜些. 我受人所托问问。翩翩忍不住
::文﹐集體訂房﹐應該有個折扣。不過 ﹐那是內地黃金時期啊 。宏守基给了他一个答复:文兄:工会大厦的房间是通过洪子群
同学订的,是他管的范围内。抗生又问:宏兄,但他没有e-mail, 通过曹淑敏?康乔在旁边接口说:我已经在准备做了,到时我们把
订房的名单一起交上去。翩翩笑着说:文 ,利用昂貴電話費訂房間吧。 

      贤庆看着抗生,笑了笑说:抗生兄,打完老鼠打什么?抗生一听急了:不是打老鼠, 是打老毛”。翩翩很有兴趣地说:文﹐
你的人鼠大戰真是有趣﹐真是不愧為“大頭仔”﹐那麼多種計仔。為何我們這裡﹐沒有聽過這些呢﹖是我新來嗎﹖抗生笑了: Pien,
 那是你好运吧。翩翩不解地说:文﹐我每天走在街上﹐沒有見到草地有這樣事啊——土包子。 

     翩翩突然问起了鹤鸣:鹤呜兄, 我女儿这两天做到chi线, 昨晚12,今天7点多 到现在,刚来电说准备打的回来. 你女儿忙
吗?做妈咪真难,女儿用功怕女儿辛苦 ,女儿不读书又怕她没上进,俗语有讲,活到一百岁,常忧九十九。鹤鸣答:她到温哥华去
玩了。 鶴﹐你是說你的女兒嗎﹖來了溫市。 

   十一点零五分Mei同学到达。她躲在一边,一声不响。不少人在心里叽咕,Mei是谁 ,黄立嫣在旁边悄悄问黎康乔,这个Mei
谁,名字很熟。黎在旁边说,就是你的死党殷微,她很久没有来了,快快和她打招呼黄立嫣杨兴德立刻向她打招呼:HI, 殷微(MEI) 
 好。 殷微笑了:立嫣,我又见到曼芬,曼芬她妈妈与我同一住楼。她又对抗生说:文生你好,我是殷薇,肥肥呢?肥身体好吗?
精神吗?向她问好。请告诉我很好。多谢。 

  抗生这才发现殷薇,多年的老友,立刻上前招呼:殷薇, 你好, 我还在猜 ,mei是谁, 很久未倾过,连名字都居然忘了,真对不
起。殷薇, 肥肥话问候你, 她打过几次电话 给你, 你都不在家。 近来很忙吗? 殷薇,还有坚持运动吗? check住你架, 
薇, 你不能偷懒。一见到老朋友,心里的话儿,一骨碌全吐了出来。 

   康乔也高兴了起来,殷微是稀客:殷大姐,只有我还记得你。康乔老大哥你怎么搞的,是小妹 ,不是大姐。殷微气他把她说老
了,就没睬他。殷微又解释了: MEISHIWOYOUXIANGDECHENG WEI,什么意思?是我邮箱的称,黄立嫣杨兴德一听:好极 了。 我明天
 CALL 曼芬。翩翩也上来打了招呼:是的﹐殷薇﹐很久沒有出現了。你好﹗殷薇对 抗生说:无啊,我CHECK唔住自己。我好久无
运动了,文, 哦,好多谢你的提醒。她又看到了翩翩:啊,翩翩你好。 

   康乔又想起:立嫣,怎么你们初一2 都没有人报名。立嫣答:I DON'T KNOW WHY, I NEED TO CALL THEM TO FIND 
OUT 翩翩问起了殷微:薇﹐高佬()是你們班嗎﹖有通 知他嗎﹖我看到你們那次校慶合照有他的份。殷薇说:廖见真吗?廖见
新的弟?翩翩答 :是的﹐他改名廖廣南。薇﹐少少錯誤﹐他們家男孩是“見”﹐女孩是“建”﹐各有意思。 

   十一点二十四分,西雅图的冯秀英同学赶到。抗生最怕的,就是这班小丫头:乌英又杀到,,热闹了。秀英立刻反击:大头仔,
乜说话吖?讲得我杀气腾腾锦。跟着不好意思地对大家说:大家好,今晚有些事来迟了。抗生笑了:迟到好过无到。秀英问抗生 
大头仔,肥肥抱恙吗?又对一旁的立嫣打了个招呼:HI,立嫣,你好。 

   抗生抬头看了看老婆,只见她红光满面,健步奔走在厨房和客厅之间,他不解秀英为何有此一问,该不是在捉弄我吧:乌英,为何
有此一问?翩翩向秀英打了个招呼:秀英 ﹐這麼遲才飛到啊。你好。又对抗生说:文﹐你看﹐這麼多校友關心你的嬌妻﹐令人羨 慕。
秀英回答抗生:因为上面MEI关心到肥肥的身体。抗生一听这个丫头不是来捉弄他,便把心放下道:。乌英, 原来如此, 她很好,
 就是要继续吃降血压丸,还有,被" "激到有些气咳。 

   宋慶傑见到了秀英,由于很久没见她浮头,就关心地问:秀英好。留言夲不見你踪影,跑到哪?秀英一见到这位大哥大,立刻欢喜
地说:MONKEY,你好,MONKEY,我在家 拼命装墨水入肚,所以暂时没上留言本。翩翩笑道:英﹐你再沒新作﹐用去一些墨水﹐ 
水會滿瀉了﹐你還要裝。 

   秀英对抗生说:我看了你的老毛文章,笑到我半死,我也同老毛耍过两招了,但一样无它符,我差点还想写番篇人猫斗鼠来回应你
添。就是麻,我只猫以前无老鼠抓,就 爬树捉雀,比她激死,鸟是益虫,后来她发现了老毛,就天天蹲在草地等老毛的出现, 有一
次她真的抓到了,就把老猫咬死放到露台下的水泥地上领功。我门就给她丰富的晚餐,她尝到了甜头,跟着更落力了。秀英一高兴,
说话就语无伦次,小鸟变益虫,毛和猫也搞不清了。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也没去计较。 

   抗生一听有了知音非常高兴:人猫斗鼠, 一定仲精彩。翩翩奇怪地问;英﹐你家不是有貓咪嗎﹖還是搞它不成﹖這麼奇怪,我很
喜歡你的貓咪。慶傑一直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一头雾水,香港没有草地,所以就没那么多头痛事,听着听着终于明白了:原來真 
"老毛",我還以為大頭仔 "老作"呢。老毛"咬死貓?哈。 

     翩翩这个大乡里,还一直搞不明白;是否美國的老鼠利害一些﹐這裡好像無聽說 這樣趣事。或者我是新來的。可能美國老鼠聰
明過人啊。那要來一篇“美國老鼠是否聰 明過人”﹐討論一下。這麼難于應付,英﹐你還說你的老貓無用﹐真是大派用場呢。你以
你的貓咪為驕傲﹗(@)好野。 

     鹤鸣刚好离开了一下,回来听了这段无离头的对话,不禁奇怪地问秀英 :她是 你还是老毛还是老猫?谁把老猫咬死。翩为死猫
骄傲?秀英看了看自己的说话,抱歉地 说:太高兴讲我只猫,写错都无知. 傻瓜翩,我只猫是猫女,就用“她”来称呼箩.  生听
了秀英说的故事,想想不对,就说:乌英,你讲的老毛一定gopher, mole(老毛) 就难搞得多了.翩翩委屈地说:英﹐我知道啊﹗
上次去過你家。那是鶴問你的﹐不是我呢。又指责鹤鸣说:鶴﹐老友之間﹐我明白她說什么﹐不會捉字虱的。她认为鹤鸣在诚 心捣
乱。乌英才不管是GOPHER 还是 MOLE,她说:我哪里知道是GOPHER OR MOLE,反正就是鼠辈。鹤鸣不好意思地说:我刚下网,
再上来就看见那句话。翩翩责怪地说:对不起鶴﹐你今天玩什么把戲﹐又上又下﹐弄到頭暈。康乔忙着帮鹤鸣解围:他线路有问题,
刚才无法打字。哦,犯了路线错误,不可原谅。 

   康乔问慶傑:香港校友可能要在7月再聚一次。因为提前截止报名。守基对宋庆杰提到:你好!由于考虑到制作纪念品的时间及数
量问题,现定于05730日为报名截止日期,能否在30日前再组织香港的同学聚会一次,争取更多的同学参加,谢谢!慶 傑听后
 守基:香港校友如要報名,報名費如何上缴?守基说:先由你代收,有同学 回广州再托他带上来。如何?慶傑又对同班的興德说:
Tiger 九月將訪港,我提議她將日期推遲至十月初,以便參加金秋聚會。黄立嫣杨兴德觉个建议不错,就答:慶傑 . 好极 了。 

   勤芳受人所托,傳達了曹淑敏給大家的留言 :我等会要去二沙岛参加别人的 生日舞会。今天是父亲节代我向所有的男同学问好!
谢谢! 她看到大家在热烈地发言,不 好意思打断,就偷偷地溜了。 

    翩翩对守基说:不出席的同學﹐是否也是應該交纪念品的费用﹐讓未能出席的校友﹐可以收到聚會的紀念品﹐享受大家歡樂。小
棉有電郵給我﹐她想去廣州時﹐探望 少燕﹐但是發送電郵她﹐沒有回應﹐我已經給她少燕﹑蘇米等人號碼﹐以便聯絡。等了一下,
不见回音,她生气地又问了一次:宏﹐你還未回答我﹐不出席的校友﹐可否付錢訂紀念品﹖分享歡樂。康乔见守基在忙着,便回答:
当然可以,温哥华叶青已经赞助了。翩翩吃了一惊说:是嗎﹖沒有聽過她說啊。那我們必須給回她錢﹐我剛纔給她電話﹐沒有人接﹐
可能出外慶祝父親節了。謝謝你告訴我﹐黎康乔笑了:翩翩,那是你们温哥华校友的事,你们自己内部处理。康桥接着对立嫣说;
我们纽约校友8月到波士顿访问你们。710号开会讨论。 

   康乔看到家强一直不吭气就问:家强,今天怎么不出声?翩翩哈哈大笑起来:黎﹐說了兩次﹐家強可能不是在此。家強﹐如果你的
字發送不到﹐請過skype,宏,很快到了截止日期﹐你們的具體旅行路線﹐好像還未訂好﹐大家如何報名﹐或者價錢如何﹖不好意
思﹐宏好像離開了。哦,守基原来人在SKYPE 讲话。 

     “尽管中青队已笃定出线而且还很可能以小组第一出线;尽管次日还有四节课要上 ;尽管中青队对巴拿马的比赛安排在深夜2
半;尽管近来身体欠佳……我还是忍不住 观看了比赛的全部。没得说的,中青队以淋漓尽致的表演,以无可争议的41战胜对 手。
四个进球,都可圈可点,而尤其以卢琳最后那一记定位球让人拍案叫绝!这支中青队给人的印象是老练!……”大家还以为是看体
育新闻,原来是贤庆写的文章,给校友们看。

  翩翩:陳﹐你以前是僑中足球校隊嗎﹖現在還是那麼熱衷這個運動。鹤鸣说起:我已很久没看足球了。美国没足球运动。贤庆说起:
以前是越秀体校儿 童队和少年队,是在越秀山训练,所以我对越秀山很有感情。可惜半途而废,不然现在应是国家教练之类。我今
年仍未挂靴,仍在“垂死挣扎”。翩翩:陳﹐是的﹐這段經歷﹐我在你的文章看過。你們在越秀山球場訓練。鹤鸣讲:在东部没看
过,西部有少年足球队。美国队是从外国招回来的。贤庆看看不对:不是的,怎会没有?美国队也是世界强队之一,多是美国人。我
现在也喜欢看美国篮球。这届世青赛也值得一看。因为有中国队,已入16强。鹤鸣:好手都跑到外国的球队去了。比赛就叫他们回来。
美国人不爱看足球,没商业价值,电视不转播。抗生也谈到:近年美国足球进步了很多, 下届世界杯入围机会很大。美国篮球其实是
差了, 以前的大鸟对魔术最精彩。 

    翩翩又提起: 陳﹐也看到你的文章提及溫小華三姐妹。我去年和穗華傾過電話她說和黎的弟弟同班。但是黎卻是不認識她們﹐其
實她們一共4姐妹。陳﹐小華和大姐去了厄瓜多尔。不過﹐早幾年回國了。因為我是和穗華同隊。贤庆看看钟,吃饭时间到 了:诸
位,我要吃饭,拜拜。但一听提到老朋友,屁股又给沾住了:我妹和温新华同 班。是有四姐妹。温穗华是14中的?侨中的?厄瓜多
尔在南美洲? 

    抗生问:pien 是温穗华的姐妹吗? 贤庆兄, 她是我们班的,和我六年同学。翩翩的脑袋是一部小电脑,记忆力很好:是的。
文﹐你的同班同學。穗華是我的好朋友 ﹐現在香港。是的﹐沒有錯。文﹐竟是6年﹖我以為只是高中呢。那麼﹐秀英姐姐—— 
同你一班嗎﹖我記得秀蓮是工廠上面課室﹐秀英說姐姐問有熟悉的校友嗎﹖問過宏﹐ 也說不是他們班的。穗華應該還是在深圳上班
吧。那時我每年有去她的家裡拜年﹐不過 ﹐近幾年沒有去了。文﹐是嗎﹖穗華很斯文﹐內向﹐不知她做過中隊長。她的女兒去年 
學畢業了。 翩翩的说话引起了抗生的回忆;对,我们初中就同班,她是中队长,我是副的,她 的手下,应该是吧。我也见过她的女
, 不大似她, 可能似爸爸,突然平地一声春雷,吓得贤庆面色大变:好了,河东狮吼,要走了,拜。就匆匆离开。守基记起来:
工厂上 面是初三(5)和初三(6),我是(6)班。翩翩问:英﹐你的姐姐和我們同一屆嗎﹖ 翩翩又说:宏﹐一定記得﹐同一樓上
說花名﹐ 應該記起。上次秀英問我﹐我記起她的長辮子。秀英笑着说:翩,你总要寻根问到底才安乐。刚才听电话,没答翩的话,我
 是初三(5),也许大头仔他们是初三(6)班,所以不认识或无记忆也不足为奇。还有 她的老友名叫林兰英,有人记得吗?还有
另一个老友,我只记得她的花名叫“作状猫”,忘了她的真名。守基答:不同班,很难记得了。翩翩又说:英﹐不是啊﹐我是覺得奇
怪罷了,大頭走得快了﹐就是他的高中班。蘭 英在香港﹐嫁給高先生﹐我上過她的家﹐就是穗華帶我去的﹐屯門。蘭英好像移民了,
要問穗華才是知道。溫小華應該是你姐初中同班﹐問問你姐﹐如果她記得﹐我可以幫忙聯絡小華。也可能文的高中班﹐有你姐同學﹐
因為高一只有一個班是俄文,你的姐姐記 得誰﹖可以問問同學﹐能否幫她找到同學。秀英想想:好,等我告诉她。大头仔,你也曾
是初二(7)班?真有缘。那麽宏是初三(6班啦?翩翩現在明白了﹐初三5是俄文 班。啊﹐那秀蓮應該和溫小華同班,宏﹐一定記
得﹐同一樓上。 一点零六分三番市的小毛廖林标同学到达。翩翩问小毛﹐怎麼這麼遲。林标; 曲终人散,出唐人街食饭。翩翩
问:難道你們慶祝父親節﹖吃飯。今晚热闹吗?廖林标 :近来较忙,渴望有人庆祝,10多人吧。家強很聰明﹐把名字掛牌﹐可能也是去了慶祝


    已经是凌晨了,各位网友,七月中再见。

                     (李鹤鸣黎康乔整理  6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