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曲 ——冯国慈 

随想 散曲——1、登场拜贴   随想 散曲——2.岁月留痕  
随想 散曲——3、蹉跎岁月   随想曲——4、应命之作
随想散曲——5、改题知照   随想散曲——6、智商情商  
随想散曲——7、“叹”亚洲杯  随想散曲——8、“条条大道通罗马”
随想散曲——9、三平主义  随想散曲——10、生财之道
随想散曲——11、叹世界杯 随想散曲——12、时代国人
随想散曲——13、 随想散曲——14、金秋狂想
随想散曲——15、金秋拾遗 随想散曲——16、金秋戏言

                随想曲—1.登场拜贴

     不知是江郎才尽,愧见故人,抑或是韶华逝去,心如止水,蜇伏封笔已是多年的事了。

     或许华师附中的同学还记得我挥毫如风,笔走龙蛇的洒脱;

     或许华侨中学的同学还记得我妙语连珠,十步成诗的飘逸;

     或许文化大革命的战友会记起我言如匕首,笔似投枪那鲁迅式的文风;

    或许下乡的农友会忆起我下笔千言,情满信笺的忧思。

   然而岁月会捶平心灵的创伤,时光也可能磨灭青春的豪情。“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人届知天命之年,经历得太多,反应就有点麻木了。这几十年,头发少了,阅历多了红尘看破了,思绪也就平了,慢慢地我离开了熟悉的圈子,也淡出了原来的生活。

这次重出江湖缘于擎友文兄,越洋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力邀不才出山,而且以身作则,先在网站占了一席之地,我若不拍马赶上,有点不够仗义,也因为战友张兄,寄来《岭南学友》,红卫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35周年专刊,其中的妙文好诗,使我爱不释手。同一年代的人,无论相识不相识,都是其志相同,其历相似,其情相近,职业不同心灵相通,个性各异目标一致。罢罢罢,也由不得我左思右想,也容不得我独善其身,出世入世,往往是机缘巧合,一念之间。不过小弟初来,叼光末席,不懂规矩,如有行差踏错,还请各位高抬贵手,关照则个。

             随想曲—2.岁月留痕

  自幼对文学少有慧根,从小学到中学,小人的文章作为范本贴堂是家堂便饭。华师附中的语文老师给学生的作文打分是极其的吝啬,少有过80分的。小子不才,侥幸得了一次90分,至今还是我骄傲的本钱。有个同学后来当了香港文汇报的编辑,文章传世,著作等身,在他面前我还是有点底气,“当年你还少有拿80分的呢”,虽然有点阿Q“老子当年也阔过”的味道,总算不定期能在名人面前撑得起自已的脊梁,不至于马上趴了下去。回想起来我的文章多产的时候总是在不开心的时候多一点:文革、下乡、至爱亲朋不幸辞世……难怪有人说文学是我们的患难之交,不知那个名人说的:“悲愤出诗人”,其实真有道理。不过初上网站,总不能马上用些不祥之句扫了大家的兴。翻翻笼底旧货,有首诗是因擎友文兄1996年而作的,先拿来献丑,也免得他老兄又来几个越洋电话追杀过来,索稿犹如追债,“友孚?敌孚?”有时我都有点糊涂了。

       随想曲—3、蹉跎岁月

  看了《岭南学友》红卫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35周年专刊,不由得心潮难平。知青年华成了蹉跎岁月,浪费了我们一段大好的青春。“李庆霖致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