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画人——黄卓銮 ( 新作选登)

   黄卓銮,字秀山,原广东省华侨中学68届高二(3)班侨生。老三届校友,广东新会人,1947年出生于印度尼西亚,自幼酷爱绘画和音乐,1960年回国读书,1968年到三水县当知青达十年。生活的坎坷和挫折使他在思想上较早成熟。为了不使自己的青春荒废在茫茫的田野中,下乡十年里,劳累之余,他每个夜晚都在茅房的煤油灯下坚持习画,记下生活的题材;兴之所至,则手挥六弦,忘情于艺术的天地中。

   七十年代初起,他师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特聘教授、著名书画家吴静山先生,并得陆俨少、容庚等书画大师们的指点。一代大师们淡薄名利,对传统技法孜孜以求,师法古意又自出机杼,面向生活又高于生活,以饱满的激情为时代讴歌,为美好的山河传神,他们治学严谨认真的态度对卓銮的学习起了楷模作用,他努力打好坚实的基础,不断进步,画风焕然一新。

   在中国改革的大潮中,卓銮从农村回到广州,投身于商海的拼搏中。为了生活不得不分神于社会工作,但他有坚韧的精神,从未间断对美术和音乐的研究,一有时间即笔不离手,琴不离肩。除了白天工作外,晚上还组织大型轻音乐队长期到各地演出,在近廿年的时间里,他的足迹遍及南粤大地。为了印证艺术的源泉来自生活,卓銮还经常挟笔漫游祖国名山胜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画技上不断取得进步。

   近年,卓銮的画作日益纯熟,其山水画作品尤以构图雄伟、气势磅礴、笔锋凌厉见称,海内外亲友纷纷求画收藏,他的作品流传甚广,赢得很高的声誉,近期大作“一水难隔两岸情”已被“海外华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收藏。

   卓銮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广东文化学会书画艺术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中原书画院高级画师、广东省音乐家协会吉他研究会副会长兼考官、广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海外华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等。

   现将画家部分作品网载,以飨校友及同好,欲购其真作,可直接与画家本人联系。联系电话:13902277458(中国广州);工作室电话:(020)37228595  (广东侨中老三届网站)

                            执着 勤奋 收获

                          ——黄卓銮绘画新作赏析

                             中原书画院院长 张本平

   中国山水画的程式化,作为一种经过反复锤炼的表达方式,确实强化了中国山水画具有的特征,概括而有效地打通了语言通道。广州华侨画家黄卓銮30多年的写意山水画探索与创作,现成了“鲜活、灵动”具有音乐感的艺术语言。 他用生动的生活素材作为源头之水,注入到山水画的基本框架之中,使得作品鲜活而又具体,极易让观众产生共鸣,从而获得一种感染力。笔者用心品读着他的一幅幅新作,感觉着画作的一种潜在的感人力量,思绪好象在画家创作的幻景的诗意中行走,领略着画家创作的一种笔墨意境的快意。

    写意山水画,是众多画家最后择栖的一块精神领地。全部的绘画经历和心得及人生体验,都可以借助写意山水画这样一种形式,加以体现和表达。

    黄卓銮,字秀山,广东新会人。1947年出生于印度尼西亚,1960年回国读书。自幼酷爱丹青、音乐,现定居广州。从事绘画艺术30多年,上世纪七十年代师从著名画家吴静山,主攻写意山水兼花鸟。其山水画作品以构图宏伟、气势磅礴见称。笔下之雄鹰、荷花更是洒脱飘逸,充满生机。在他业余搞吉他音乐的同时,现把注意力移注到写意山水画创作中来,又给人们惊喜和关注,成为海内外同仁赞誉的优秀华侨画家。

    当今画坛在山水画创作的这条路上,熙熙攘攘挤满了许多艰辛跋涉者。传统和时风,自然和图式,笔墨和灵性,是每一个画家竭力思索和实践的命题。千百年来,山河还是山河,绘画却面貌迥异,大家辈出。在自然和图式之间,有一个神秘地带,是所有画家的表演空间和创作通道。大自然,是山水画创作的唯一源泉。出生于印度尼西亚的黄卓銮,少年时迁居广州市。两个地域的跨越,使他对中国南方植物茂盛、河流密布的山林存在着特殊的感受和体验。只要闭上眼,就能够感受到山风在耳边拂过,竹林摇曳,鹿鸣鸟啼,松涛起伏,涧泉叮咚……他的山水画大都取材于这岭南的地理形貌、人文风情及全国各地的名山大川。

    黄卓銮的山水画跟一般画家有着不同的是,继承传统,不是简单继承大家熟悉的传统图式,而是直接取材自然,取法自然,是他山水画创作的基本出发点。自然界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云雾、泉水、溪流、屋舍、人物,无不化为点,化为线及面。通过勾、皴、刷、染等笔线迅疾迟缓交替,其中生发于自然的笔墨情趣充实于画面,给人以清新幽远,欢愉通畅音乐之感。形式语言的创造是他的追求和理想。他对形式有着超乎寻常的理解,这跟他多年的吉他和音乐经历有关。敏于形式,在每一件作品的创作中,他都极力去挖掘画面的形式,以图达到每一幅画的表现方式和题材之间融汇到最佳契合点上。这其中也无不跟画家本人的灵性有着密切的联系。长期的劳作锤炼出的健壮体魄,使他画起画来,挥洒自如;创作无数作品所积淀的思维和经验,使他创作起来,毫无滞碍,灵动通透,形成了一种“画面和谐,意境高雅”的艺术语言。

    笔者认为:在写意山水画背后,体现的完全是画家个人的内心感受和审美理想;他把自然山川移植胸中,再把内心意境融入自然,这样的过程使他在山水中能恰当地抒发自己的感受和体悟,也能体现个人的审美取向和生命趣味。

    品读《黄卓銮书画作品选》,展现笔者面前的是一幅幅大作,其切入的角度是多样的,平视、俯瞰、仰观、远眺,因而产生了“目极八荒”的胸襟和气势。解读他的作品,分明感到不可遏制的精神张势,如《黄山云起》《雁荡山游记》《庐山真面目》《泰山黑龙潭》《三峡小景》《天山雄姿》《泰山古松》《漓江烟云》《云开巫峡》《万里长城》《泰山日出》《天台山揽胜》等等,画面都有一种追求自由,刚健自强,开阔、磅礴之势,让人感受到一种大气“物为我役”的豪迈情怀弥漫于纸。画家做这样选择,不仅是激情和生命意志的表达,还是一种智慧形态的述求。在这样的形态中,激情的奔涌,意志的张力,都沉潜下来,以画家独具慧眼的角度,加以理智的关照,知性的反省,去完成仰观、俯瞰的空间张势的营造。受出生印度尼西亚的文化影响,加上后天岭南文化的陶冶,使得黄卓銮绘画有着大气而精致,富于幻想而灵气流溢、浪漫而又细腻婉转的情怀。

    早在三百多年前,石涛和尚在他著名的《画语录-笔墨章》中就提出:山川万物之具体,有反有正,有扁有侧,有聚有散,有近有远,有内有外,有虚有实,有柔有刚,有层次有剥落,有风致有飘渺,此生活之大端也。在中国山水画创作中,笔墨与生活关系密切,对大自然生机活力的体验和解悟直接影响着画家的创作,黄先生由于少年的异国经历,后来在岭南及各地深入生活,他心中挚爱着养育过他精神的祖国的山山水水。他以他对自然,对生命个艺术强烈的酷爱,来再现和歌颂祖国大地独具魅力带有象征意义的自然风貌和人文景观。

    黄先生的山水画是属于写生意笔山水类型,其风格可大略概括为温馨醇厚,广阔博大。他的山水画,空间大,视野宽,兼南北地域特征,拖泥带水和刀劈斧削等多种技法兼顾。他的作品多强调意匠经营,苦心设计。他反对那种随意落笔,潦草纵放的创作方式。在他营造的山水空间里,总会有人文环境的存在,执着而朴实的他始终认为他创作的山水画是其”精气神“的体现。

    传统中国山水肯定是要往前行的,现在画坛因受市场影响,大多画家只是”纸抄纸“,只师法古人而不师法自然,这种“复古潮流”,只是汪洋漩流中的回潮,等到下一波更汹涌、更澎湃的大潮。这需要的是潜于思索,勤耕不辍的画家智慧辩证的看待。需要的是有融汇中西绘画修养的大家,对传统,对自然,对现代有着高屋建瓴的人去探索。在黄卓銮的山水画创作中立足传统,立足自然,立足现实,在此基础上不断吸收各种养分,以一个开放的心态,去吸纳各种观念。精力充沛、思想敏捷的他正行走在这条山下求索的路上,体现了他一位海外赤子对祖国传统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美好向往。在这个激荡变化的时代,需要一种绘画的形式来揭示时代的脉搏,这是艺术家的天职。山水画作为一种古老的画种,在今天发生着悄然的变化,艺术家在其中是命运的主宰。相信黄卓銮的写意山水画创作会象一往无前的春潮一样涌动不止,奔流不息。笔者祝愿他多出精品,再铸辉煌!

                                           (载于2008年12月8日《中原书画报》)

 

 

                                              黄卓銮 山水画近作选登

作者近照

不尽长江滚滚来

饮露

春江无尘

丹霞晨曲

天山脚下

好山无数在江南

荷杯承露

华山下祺亭晚望

黄河之水天上来

黄山步步云

黄山天下奇

回首白云低

江流有声

江南春色

漓江烟云

夏日阴阴正可人

仙居图

南昆山胜概

南粤胜景莲花山

千里江陵一日还

青山聚秀

溪山有逸趣

山居图

秋入溪山无尽处

秋山隐逸

张家界天子山印象

惟见长江天际流

万倾荷香透碧天

 

 

写明人诗意

写唐人诗意

写元人诗意

 

 

 

 

 

南昆山川龙瀑布

山色衿秋

泰山晨曲

 

轻舟已过万重山

 

春江雨后

林恋秋影

舞风

清幽

高瞻远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