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的成功与失败

 黄天源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1911年是中国农历辛亥年,故称之为辛亥革命。既然叫革命,就不仅仅是改朝换代(朱元璋推翻元朝,不能叫革命,只能够说是改朝,换了个皇帝),而且在政治制度上要有一个根本的改变。辛亥革命之所以能称之为革命,它不仅推翻了清王朝,还要实行没有皇帝、源于西方的共和政治体制。这是自秦以来中国两千多年历史从未有过的事情。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以汉族为主的中国,在历史上有两次于外族。一次是宋亡于元(蒙古族);另一次是明亡于清(满族)。元和清都是由少数民族统治,汉族便有亡国之恨(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朱元璋打起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的旗号,推翻元朝。孙中山的口号也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打的都是民族主义的旗号。推翻元朝的农民起义成功了,可是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前后发动的广州起义、惠州起义、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钦廉防城起义、镇南关起义、钦康上思起义、河口起义、广州新军起义、广州黄花岗起义,却无一成功。为什么?首先,是时代不同了,朱元璋推翻元朝是十四世纪,是冷兵器时代;到孙中山要推翻清朝的时候,将要进入二十世纪,已经是枪炮时代了。农民起义,可以揭竿而起,拿起锄头、菜刀就可以造反;到了枪炮时代,起义军何来枪炮?一百几十支不顶事,要多,即使有钱也难买到。随着时代的发展,武器的进步,所有暴力革命都变得越来越不可能的事。核时代,更是暴力革命的终结。农民起义人民起义将成为历史的名词,不再有任何的现实的意义。其次,清朝的政治强人慈禧未死,任何人造反都不会成功。有慈禧在,清政府基本还能按惯性正常运作。一个不能让儿子(光绪)死在自己后面的女人,其手段是何等的凶狠毒辣。这样的女人是能管住自己的政府的,她的权威是不容挑衅的。政治强人对历史进程的影响力是不容置疑的。

    任何王朝都有完蛋的时候,只因为家族遗传,未必一代胜于一代,相反,很可能一代不如一代。只要有一、两代是流鼻涕的,江山就会断送在他们手上。或者,政权传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腐败不堪,即使像崇贞这样勤力的皇帝,也回天无力。民主普选有一个好处,不管怎么选,至少也不会把一个鼻涕虫送上总统的位置。一个时代的变迁,总是在一个政治强人的离去才开始。慈禧死后,三岁的溥仪做皇帝,他的生父、光绪的弟弟载沣做摄政王。载沣无多大的本领,竟然不顾清王朝的根本利益,排斥拥有新军兵权的袁世凯。其时,汉人从中央到地方,所占的位置已经比满人多。慈禧的位置若没有一个新的满族政治强人顶上,汉族官员一旦联合造反,清廷一定玩完。辛亥革命,恰恰给了一个汉族官员联合造反的机会。慈禧死了,袁世凯被迫回家带孩子了,孙中山十次起义虽不成功,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已经深入人心。武昌起义正是在这瓜熟蒂落的时侯、打响了造反的第一枪,必然引爆上上下下要埋葬清王朝的火药桶。果然,武昌首义后,十四省先后宣告脱离清廷独立。历史上有过一个地方起义而十四省响应的吗?元末农民起义,没有一个官方响应。洪秀全起义,连汉人也合力围剿。到了20世纪,清廷已经烂到不可救药了,甚至连肃亲王也说:如果我不是出身在王族,我早就加入革命党反叛朝廷了。

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

  清王朝被推翻了,民国也建立了,但缔造民国的武昌起义,并不是由充满共和理想的军人举事的。武昌起义,本质是一场汉族军人反对清廷的兵变,是大汉民族主义造反,而非共和革命。

  实地指挥武昌起义的军人,不过是连、排、班长,谁也不服谁,最后拉出个相当于旅长的黎元洪来。黎元洪压根儿就不拥护共和,武昌起义前,他还枪杀了一个来串连他起义的士兵。他是为了保命、投机才肯做革命军都督的。这样一个清朝旧军官,怎么可能带领大家走向共和呢?响应武昌起义,纷纷起来造反的革命人士,例如山西阎锡山等,也不比黎元洪有更多的共和思想,不过是军阀而已。武昌起义是这样,后来响应武昌起义,14个省宣告独立,也是各省汉族军人的反清政变,而不是什么共和革命。率先脱离清廷、宣告独立的湖南省,以谭延闿为首的立宪派旧官僚,竟然把领导湖南省起义的革命党人焦达峰、陈作新杀害了,谭延闿自己做了都督。江苏是由原清政府的江苏巡抚程德全改换门庭而宣告独立的。至于后来当上民国第一屇总统的袁世凯,满脑子帝王梦,说共和不符合中国国情,干脆自己做起皇帝来了。一直高举共和大旗的孙中山,自己领导的起义又无一成功,自己手上无一兵一卒,大家推举他做临时大总统,不过虛衔罢了。到袁世凯称帝,他要发动二次革命,即使是作为国民党党员的军阀,也不听他的,最后,他只好在日本组织中华革命党。在组党的时候,也使出帮会的招数:要全体党员效忠他一人。孙中山本人,也离开了共和那一套,搞起个人独裁来了。孙中山从来就是一个无兵的大元帅,没有自己的武装队伍,谁肯听你的,到广西军阀陈炯明背叛他时,走投无路,只好联俄联共了。他非常坦率地说:中华民国就像我的孩子,他现在有淹死的危险,我要设法使他不沉下去,而我们在河中被急流冲走。我们向英国和美国求救,他们站在河岸上嘲笑我。这时候漂来苏俄这根稻草。因为要淹死了,我只好抓住它。英国和美国在岸上大声喊,千万不要抓那根稻草,但是他们不帮助我,他们自己只顾着嘲笑,却又叫我不要抓苏俄这根稻草,我知道那是一根稻草,但总比什么也没有强。(《天下为公:孙中山传》李菁 著)

  其实,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苏俄的列宁主义完全是水火不相容的两回事:一个要欧美的共和,五权宪法;一个要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苏俄给了孙中山8000支枪,并帮助组建黄埔军校,到那时,孙中山才从一个光棍司令变成一个有自己军队的统帅。此时,在孙中山看来,军队比主义更重要。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对中国政治最经典的概括。

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

  明目张胆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袁世凯死后,指定三个接班人,依次为黎元洪、徐世昌、段祺瑞。虽然形式上是共和,但谁当选总统,谁做总理,归根到底还是枪杆子说了算。自持有辫子军的张勋,甚至够胆效仿袁世凯复辟帝制呢。严格说来,北伐也并非共和专制之争,北洋军阀们名义上也是搞选举、议会制的,而且舆论上空前的自由。段祺瑞政府解除报禁和邮检——停止警察厅对邮局信件的检查;对袁世凯时代查禁的《上海时事新报》、《中华新报》、《民国日报》、《云南国是报》等28种报纸,准予自由行销。其实北伐,只不过国民党的新军阀想要取代北洋的旧军阀而已。

  孙中山的接班人蒋介石,奉行的是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政治主张,他终于靠打,用武力使各地新旧军阀臣服。他先是联合新军阀举行北伐,打垮北洋诸军阀。跟着蒋桂战争、中原大战,就是国民党打国民党,新军阀混战,与共和”“不共和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打着各自的旗号,进行权力与地盘之争罢了。

  不管什么主义,也不管打着什么旗号,任何革命只要它发生在一块没有任何自由、民主的传统的土地上,必然演变成一出出军阀争霸战。死的是人民大众,他们的骨灰将筑起战胜者新的专制长城。

  说到底,中国真正能打江山坐江山的人,没有一个是真正有共和思想的,也就是中国没有一个像华盛顿这样的人。华盛顿确实了不起,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他不想当总统,想回家种地。后来大家一致要他当总统,他做了两届就不做了。他说:美国的宪法尽管没有禁止总统三次或四次的连选连任,可是,同一个人长时期的占着总统的位置,就有建立专制政治的危险。袁世凯成为终身大总统仍不满足,还要做皇帝,让子子孙孙都做皇帝,相比之下,中国从古到今,没有产生过一个有华盛顿这样政治品格的大人物。

  光有一个华盛顿是成不了大气候的,参与美国建国的还有华盛顿的亲密战友富兰克林、麦迪逊、伦道夫、迪金森、威尔逊、汉密尔顿等一大批自由民主精英。独立战争胜利后,十三个地区没有发生争地盘、争权夺利的内战,足以说明华盛顿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代人。想想元末的农民起义,就觉得中国的姣姣者个个都是想称王称霸的,同是打着推翻元朝暴政的人,刘福通、朱元璋、陈友谅等,元朝还末推翻,他们各路义军就自己彼此打起来了。太平天国更离谱,江山打了一半,就内讧,自己杀起自己人来了。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华盛顿没有指定接班人,尽管麦迪逊是他的好朋友,他也没有利用自己的威望为其助选。1796年,华盛顿交班的时候,正是乾隆把皇位传给他的儿子嘉庆的时候。中国人的民主意识起码比美国落后300年。

  梁启超在与孙中山关于立宪与共和论战的时候就指出:中国立即从专制转向共和是不可能的,因为收拾动乱的人,一定是有极大的本领和权术的独裁者。社会险象层见叠出,民无宁岁,终不得不举其政治上之自由更委诸一人之手,到底还是专制。中国一百年来的历史,证明了梁启超的预见。事实上亦是如此,辛亥的暴力革命,没有让中国走进共和。事实上亦是如此,能打败蒋介石的人,肯定比蒋介石更加有本领、更有权术,因而势必也更加独裁。

  辛亥革命后的38年,是三国时代的重演。只不过历史的进程加快了,从袁绍集结18路诸侯讨伐董卓(公元190年),到三国归晋(280),用了90年;而从孙中山发动讨袁的二次革命”(公元1913)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仅36年。如果袁世凯进京后,不让溥仪退位,而像曹操那样劫天子而令诸侯,那么,中国的“1911——1949”与一千七百年的“189——280”就有着惊人的相似了。

  中国的历史总是反反复复而缺少根本性的长进。自由民主这东西,怎么一到中国就变了味?中国这块土地,什么时候才会经历自由民主的洗礼呢?

  “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 惟有进行土壤改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