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着那么一班同学

                              胡念祖

   他们只有小小的年纪,中学的知识,在祖国动荡的年代,被分派到乡村、农场,甚至不知名的地方。

   幼稚的脸上,无所谓忧愁和悲伤;昨天的他,仍在指挥“千军万马”,串联批斗,激昂演说,今天的他,却要和水牛、水牛的主人、黄土地,与他们结下不解之缘。他们只有十来岁,在酷热的太阳下,他们充满希望,是多么神气:接受再教育,驱向愚昧的深渊,他们绝不会被眼前的困境压倒,年轻就是本钱,性格就是命运、是机会、是冲刺!他们等着,等着……

   当月黑风高之夜,凭着一身好本领,爬山涉水,他们来到了香港。眼前的香港,花花世界,灯红酒绿。既无一技之长,亦无亲人照应,只有人称他们做——“阿粲”!

   为了被中断的学业,为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到“美利坚合众国”去。到处串联,交换消息,等待回音,希望有心人伸出友谊之手,先抵埠的朋友,能筑起飞渡的桥梁。

   他们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有限的学识、干瘪的口袋,一开始就注定他们要用双手创造未来。

  白天上课——晚上做执盘碗、炒锅、企台;

  晚上上学——白天则做装修、杂工、油站、衣厂,各行各业,还要节衣缩食,应付老家的来信!

  他们互通信息:

 为新来的同学提供做工、求学的帮助;

 为生病的同学送药、照顾;

 为升学的同学开大食会,庆祝能考取更好成绩,做个工程师、医生、律师、会计师,回头再见。

 男女同学已到标梅年华,他们敢爱、敢恨,在艰难的岁月中,默默欣赏对方:

 小小的誓言,令她觉得终生得到依傍;

 轻轻一笑,使他怀念,至今难忘。

 生活上互相照顾,结为伴侣;青梅竹马,自然水到渠成。

 喜爱对方,但敌不过强手的,唯有默默祝福,远走他乡。

   New Youk ,San Francisco已按奈不住他们了,他们好似Buffalo一样,向北部、南部、中部推进!好似先辈一样,洗衣馆、杂碎馆已成为共同的喜好。在生意上,合作无间,成了莫逆之交。不同意见,暂时分开,各自为战,君子不出恶言。

   今天,他们已届“人到中年万事休”,孩子已经长大——已到了自己昔日出走的年纪。眼前的一切——朦朦胧胧的得到;但昨天的山和水,小径,小溪,那远方的亲人和故居,挥之不去!梦中惊醒的,依然是划破长空的枪声,和投水的一刹那;醒来满身是冰冷的汗滴。

   但内心熊熊的烈火依然强烈,此时,此刻,过去,现在,一齐涌上心头。眼前的火,千万的火,成了一团团强烈的火焰,发出耀眼的光,和无限的热!

   我们默默地祝福:

  让这团火照亮我们华人社区!

  让这股热在同学中散发出去!

贤庆简评胡念祖同学,用散文诗的形式,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走香港、旅居美国的一班同学的生活轨迹作了简练而生动的描述。我们留在国内的同学,固然走过很艰难困苦的道路,但是,我们的那些远走他乡的同学们,其实他们所走过路,更加艰辛,更加曲折!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能够自强不息,团结互助,在异国他乡那陌生而复杂的环境中,不仅求得生存,而且能够融入了当地社会,不少同学还能完成大学课程,成为工程师、医生、会计师等。尤其可贵的是,他们虽身在异邦,但心怀祖国,眷恋家乡,希望为祖国,为家乡贡献自己的才智和力量。对于那些远方的老同学,我要致以深深的敬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