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金矿

                    Ping  mei

 

七月流火,热浪滚。20067月的一个晚上,勇士“西伯利亚”的一些知青,冒着酷暑,从各地来到广州某酒楼的富贵房,欢聚一堂,共叙旧情。

在座之中,有远道而来的SU家兄弟和他们的后辈,有从香港回来的XIAN女士,在广州的这些知青,定下这雅致的房间,热情地为他(她)们接风。

SU家老大,原来也是西伯利亚的知青,和这些广州知青已有30多年没见面了,SU家老弟,虽然当年没和哥哥一个队,可也经常到大哥处玩,而且还在一次聚会上和与哥哥同队的这些广州知青取得联系,自然也成了当晚的座上宾。老大的千金,一位聪明伶俐的小可人儿,大学毕业后来广州工作,是父辈们满心的欢喜,在父亲的引荐下,甜甜地和各位长辈打招呼。

席间,大家互致问候,把酒言欢,谈起当年“吃的是一锅饭”的日子,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记得当年那艰苦的劳动情景,记得大家互相帮助的点点滴滴;记得谁拉得一手好二胡,记得谁最爱弹吉他,记得全体知青集体演出的交响音乐沙家浜(当时哪有什么交响乐,好像就靠SU家老大那悠扬的二胡琴声伴奏了),郭建光、沙奶奶、阿庆嫂、刁德一等扮演者都像那么回事儿,记得谁是养猪妹,谁是孩子王,谁去搞科研,谁去赶牛车……。谈起苦中作乐的往事,大家开怀大笑,谈起当年不公正的待遇,大家愤愤不平之后也觉得庆幸,因为自己并没有自怨自艾,而是把这些化作日后自强的力量。

老天有眼,没让徐闻地的黄泥埋没了他(她)们的才华,随着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他()们回城或离开农场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有的上了大学,有的自学成才,在各自的岗位上个个出类拔萃:昔日的高中生,当了学校的校长;昔日的初中生也毫不逊色,在教育界里身居要职的有,为人师表的有,在银行里当科长的有,有精通业务的财会人员,还有在宣传战线、办公室、工会、货运、物资仓库等岗位上,独挡一面或多面的工作好手,当年的知青如今在香港居住的XIAN女士,虽然年过半百,也还在香港某大学里做些物业管理的工作。

第二天,大雨倾盆,大家应SU家兄弟之邀,顶风冒雨去掘“金矿”。

“金矿”卡拉OK娱乐厅,座落在海印桥南,大门上的金字招牌,格外显眼。SU家老大,站在所定厢房外,迎接每一位昔日同甘共苦的朋友,老弟忙着输入歌曲,让大家等会儿能尽情歌唱。

早到的知青,忙着到外面自助餐厅,张罗茶水、水果回来招待晚到的知青。

原农场宣传队的队长Li女士来了,几十年不见,依然婀娜多姿,后来陆续到的YANGHONGDSDSLI女士的先生),这些当年舞台上的英俊小生,如今依旧风采依然。原西伯利亚的靓女们到了,昔日如花似玉的姑娘,如今虽已年过半百,依旧是那般的秀外慧中。SU家昔日天真的小妹妹,如今在交易会身居要职的文雅的SU女士,也和侄女(SU家老大的千金)结伴前来,和大家尽兴。

怀旧的歌声拨动着每个人的心弦,优美的旋律萦绕在每个人的耳边,平时很少唱歌的人也拿起麦克风放声歌唱,极少涉足舞场的人也随着悠扬的乐曲翩翩起舞,闪光灯不停地闪烁,这些珍贵的场面被一一抓拍下来。唱吧,跳吧,在这心相约的时刻,各位,您触摸到、触摸到心中的金矿了吗?

心中的金矿是金子般的知青情结,想想几十年前大家是那么的年轻,俊姑娘帅小伙在一个队里“吃的是一锅饭,点的是一灯油”,锄的是同一块地,做的是同一样的(农)工。不分地域、不分阶级(出身),谁也没有瞧不起谁,都是面向黄土背朝天,都给徐闻的太阳烤得全身冒油,都有兼容并蓄、求同存异(这也是我们的侨中精神)的胸怀,大家之间有何不当之处,看开点也就过去了。

心中的金矿是那纯洁的情谊,我帮你修枝剪叶,你帮我缝补衣衫,纯真的情,深沉的爱,让它永远留在心底,这是一枚青橄榄,青涩而又甘甜;这是一只美丽的凤梨,香味儿沁入心,“甜”!什么时候拿出来品尝,都是一份美好的享受。

心中的金矿是大家的互相珍重,几十年之后,我们都已各自成家立业,您家有女初长成,我家有儿能立户,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日子,珍惜好自己的家庭,珍惜好自己的日子,珍惜我们每一次的聚会,珍惜我们金子般的友谊。

心中的金矿呵,引起我们多少往事的回想;心中的金矿呵,有我们过去的青春岁月,有我们艰苦奋斗的篇章;来,把我们的友谊、把我们的骄傲、把我们的欢乐继续加入当中,让心中的金矿,永远闪闪发光!

             

                    2006-7-17草成 2006-7-21修改

 

卡拉OK结束后,SU家兄妹再一次热情地挽留大家吃晚饭,架不住这拳拳盛意,除了早有安排不能出席的外,其余的人又共同分享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是为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