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的话

                                       ——悼念麻海晨、冼致力等同学

  林林同学带来了小学妹麻海晨的信息,引起了老同学们很大的反响,在留言本上留下了严肃而又充满同情和激情的留言,从留言上可以看出,写下留言的老同学,都是曾经走过上山下乡的艰辛道路,小学妹和学弟的不幸,把老同学内心隐隐留藏着过往的伤痛,又撩拨了起来。每人的处景不同,际遇不同,但都同坐过一条船,都是文革的受害者。林林为了收集麻海晨同学的资料,四出奔走,并把经过记录了下来:

  “得知我在收集麻海晨的资料,麻海晨的姐姐麻海平的同班同学虞红给我发来了她写的《养猪连与知青墓》。我与虞红和《10.17绝唱》的作者何启珍两位素未谋面,麻海晨和知青这个话题,一下子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我们在电话里有太多共 同语言,有讲不完的感悟。麻海晨的家人访问过我们的网站后,很感激大家还记得麻海晨和为她所做的一切。一再表示感谢大家。”

  一位叫李明的老同学在网站写下了对小妹妹的一点回忆:“ 请看《广州日报 》2000年1015日(老照片的故事),题目是:在灾难降临时,她们高歌面对——怀念三 十年前在海南建设兵团罹难的知青姐妹们。摘要:关于麻海晨。姐姐麻海平“妹妹14岁就初中毕业。她们学校本来去湛江农场,可是父母担心她年龄太小,让她跟我去了海 南。出事的前一天她来到连队看我,台风来了,我叫她请个假,不要回去。可是她说要 回去防台风。我妹妹长得高大粗壮,很能干,人称‘铁姑娘’,她的歌声很浑厚,最爱唱《红梅赞》。大家干活累了,就叫她唱歌开心。”

  李明接着又把老三届网站的华师附中1966届高中毕业生廖国钊学长的一篇纪念文章,特转贴以纪念麻海晨姐姐:  

“后知学友你好,我们是附中校友加海南兵团农友,你在六师二团(晨星),我在四团(中坤)。在这里不期而遇本应十分高兴,然而你的话题太沉重了,那里有我曾经非 常熟悉的昔日同学,每当提起此事都会令我泪流满面,伤心不已。不想多说了,你写得 太好了,太感人了,谢谢你!在此为大家补充一些相关的资料吧。

  这是我校某学长(现美国加洲大学教授)今年三月回国时专程拜祭知青墓的图片 及写下的文字。1970年10月17日发生在晨星场的悲剧,无疑是知青史上最惨痛的一页。 “一下子这么多人 …认识的或不认识的 … 都是优秀的青年,美好的人 … 同时代的 同学,农友 … 在和平时期,因人为的失误,…”这一切零碎的片断交织成一个愿望, 只要我未忘记文革和上山下乡,就要来看看她们的墓,表达哀思和敬意。我总觉得她们 象是十字架上代民受难的耶稣,又象横刀向天笑的谭嗣同。诚然,她们没有“复活”, 也没有那样的历史地位,既不显赫,也不惊天动地,甚至多少年来默默无闻。但她们却 留在我们同龄人的记忆中。她们是殉道者,我们是幸存者,她们代我们赴难。在别的地 方热热闹闹的口号之争,来到这里面对她们,都会哑口无言。李力是其中我较熟悉的一 位,因同是华师教工子弟且初中同班。 新7(4)班(即初二)时她演新疆小姑娘,不用化装就象。 学习成绩从来名列前茅,令人敬佩。只要提起李力,学习上“女不如男 ”的偏见立即被打碎。因家庭问题的牵连,她受的政治 压力很大,但从不见她悲观失 望。一个活生生形象就这样存在记忆中33年。事件的幸存者何启珍同学写过一篇很好的 文章纪念她们。钟英等人已先到过这里了(后来知道他们是冒雨步行上山来的),鲜花是她们放的。这说明,除了我们,还有很多人在纪念她们,这使我感到欣慰。对了,电 影“丹娘”有一句话,说“被人记着的人永远不死”。她们是被人记着的人,我想她们 也应该是丹娘。 我万里迢迢来到这里,为了什么?面对知青墓群,就是想还一个心愿 ,告诉长眠在这的老同学.。“我,代表所有不能来的同学,终于来看你们 ……”我无法把话说完,但也无必要说了,因为今天的人们,都能理解这里发生了和未发生的一 切。迎着霏霏细雨,我默念着心中一副不完美的挽联,献给“丹娘”:“求知求学真诚美丽光华不灭,如歌如诉风雨同舟永远留芳” 翻过这沉重的一页,愿英灵安息。”

  林林给老同学们介绍了李明:“ 今天看到李明在留言板上给我的留言,也许 大家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他不是我们侨中的校友,他是麻海晨的妹夫。他的姐姐李力也 在那场灾难中牺牲了,《10.17绝唱》中第一个介绍的就是他的姐姐。当年他与姐姐一 起下乡到海南晨星农场,两个不幸的家庭后来结成一段美好的姻缘。”

  曾经与麻海晨在学校生活中同是一班的鍾建新同学,写下了一段难忘的回忆: “當年得知麻海晨遇難的消息,我難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一起進入僑中,並同住 一室。周未,我們一伙人,還會到她位於華師的家玩耍,我品嚐過她家的美食,並聆聽 過她母親的教導。那時候的她,拥有了天下人都想有的聰明、美麗、声甜和一個幸福甜 蜜的家。這些年來,我一直沒有忘記她,我常常會想起她那清脆得像銀鈴的声音,仿佛 又見到她的慈母爬上上格床,為她整理床單,還記得我和曾新兒、何麗萍在宿舍調皮搗 蛋、惡作劇捉弄人時,她一臉正經教訓我們時的样子……前幾年,我在家中 打開電視、轉到陽光衛視台,無意中發現了正在放一部記錄片,講的正是那個農場和那 場灾難,旁述的是以第一人稱,大概是當年那班牺牲者戰友的作品,那旁述很感人,催 人淚下,他講出了當年發生的事,也提出了很多令人深思的問題。我還看到那些排列整齊的墓碑,同時看到屏幕打出死難者名字時,里面有我們的同學麻海晨。”

  夏树仁同学看了文章后,不禁流下两行热泪:“《10.17的绝唱》一文令人泪下 ,无奈的年代,飘忽的命运,沉痛的哀悼。”

  小元同学很有感触地回忆起:“为了忘却的纪念所述事迹,当年在“兵团战士 报”宣扬过,记得当时报道是为了保护国家财产,抢救牲口而英勇献身。当时我们还为 此事争论过“到底人的生命宝贵还是国家财产宝贵”?“只要有了人,一切人间奇迹都 可以创造”(毛泽东语)。据说该事件在海南岛的知青闹得沸沸扬扬。确实一下子失去 二十多位风华正茂的知青,实在叫人惋惜。无知的领导只能给下属带来灾难。”

  当事故发生了,领导都很会利用场面作宣传,而把自己的责任模糊过去,好像事故 与他们完全无关。

  冯秀英同学在三水农场,也在生死关口挣扎过,老同学的遭遇,使她热泪满眶,悲愤地回忆起当年的知青生捱:

 看完10.17绝唱-一个幸存者的回忆后,深深地被一种由内心萌发出来的悲愤震 憾着,思绪随着笔者的直述,恍惚被带到了现场,痛心地看到年青的姑娘们与洪水博斗 的悲烈场面。何等令人震惊!22条人命!风华正茂的年青生命,就这样,轻易地断送在 那些-做决策前不问理由,不理会自然规律的决策人的手里。历史的教训要用这麽沉重 的代价换来,真替22个年青生命不值。更想不到这段悲剧里还有我们的校友麻海晨小妹 妹,从相片里,我也认出她在校时的可爱样子。当时的大陆,人的生命不被重视,知青 的生命就更不值钱。回想起当年,我是下乡到三水迳口农场的。那里有一条大堤坝,长 达7公里,堤面宽好几米,堤高十多米。是迳口农场的主要防护堤,负责保护着大片的 甘蔗,花生等农作物地。据当地农民说,西江水是流经农场的漫江河再汇入北江的。我 们农场正是樽颈地带。所以每年4、5、6月西江水位涨,河堤就告急。因为资源的关系 ,河床没人力物力去清理,河床逐年增高。有一年,连场大雨后,西江发大水,洪锋抵 达时,河水高达十多米,河水超出警界线,大堤不胜负荷,多处出现“牛皮涨”(局部 范围的泥土渗水,水饱和后就出现泥土松软的现象称为“牛皮涨”)险情不断传出,场 部发出指令,连队要派出人员日夜巡查堤坝,我们连是其中一个要派人去的连队,当然 要服从指挥了。经过一堂简单的“防洪知识”课后,个个就好象专家一样上阵了。白天 还好,起码反应也会快一点,可是夜幕降临,朦胧月色下,伴随着风雨去执勤,不要以 为很有诗情画意,简直是一份形容不出来的苦差!又冷又饿又惊。但那时候不知道是什 么精神力量的支持,(也许是毛主席的语录吧)在这样危急的关头,没有人想到找借口 请假逃避的,尽管每个人对人生观,价值观都有不同的取向,但在这种环境下,大家都 留下来参加抗洪的工作,也许是集体生活养成了大伙儿的团结精神吧。我们一整晚都没 合上一下眼,一来是责任,二来是惊,起码是我。两天后,洪锋乖乖过去了,大伙儿才 舒了一口气,我当然更露出了笑容。“人定胜天”这句话,可真的要分开来讲,要是崩 堤的话,再精泳术的人也逃不过厄运!”这就是知青的生活写照,知青永远给摆上最前 线。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在必须面对和处理各种不同的危险情景时,充满的恍恐和迷惑。

  同是兵团人的 :pien同学,曾经在农场生活过一段不短的时日,农场生活这条路, 走得很辛苦,她回忆起:“看了海南知青的文章﹐真是令人蕩氣迴腸。可能曾經是兵團 同人吧﹐令我感觸特別深。那茅屋房﹑豬牛欄都是熟悉的地方。海晨她們雖然長留在海 南﹐但是她們的勇敢事跡﹐卻永遠留在我們心中﹗ 我的小叔也是華師附中﹐他當年初 中二﹐去的也是屯昌﹐可能同一農場。我曾經聽他說過﹐那是深山野嶺﹐非常落後。種東西的時候﹐燒掉一片山坡﹐用棍棒弄一個洞﹐把種子放下去。比起我們農場﹐種莊稼時﹐用拖拉機一大片播種﹐很不相同。雖然大家同是農場﹐艱苦情況卻是不一樣。但是 兵團戰士那種戰天鬥地的精神是一樣的﹐永遠烙在我的腦海中﹐不能忘懷。謝謝林林同學介紹這篇感人肺腑的文章﹐讓同學們有機會知道校友海晨和戰友的英勇事跡。當然也 謝謝作者懷著悲痛心情﹐寫下這令人觸動的文章。

  一位叫敢言的老同学,看了文章后,十分的忿怒,立刻挥笔写下这么一段留言:” 被洪水吞噬的曰牺牲,上吊,投井的是否戆居?投奔怒海,葬身鱼腹的是否死有余辜? 我对所有在那场混帐的运动中失去生命的校友都深感悲痛,惋惜,没分彼此,没分男 女。美化了会肉麻,丑化了会叫人反感。我们都经历了那场糊涂的运动,现在已很清 醒。是谁毁了我们这一代?你我都很清楚!在農場時﹐曾經聽過海南島廣州女知青﹐在 抵抗颱風中犧牲的事﹐好像是兵團報紙上有登載(還是農墾﹐忘記了)。但是不知道有我 們的同學麻海晨﹐真是很可惜﹐她那麼年輕就犧牲了。她的名字很有詩意﹐我記得她。 ”接着他又说:

  “ 麻海晨,无辜牺牲品。我虽然不认识她,但我为她的死感到惋惜,感到悲痛, 要为她讨个公道。她的死给我们带来什麽教训呢?有人说:“无知的领导只能给下属带 来灾难。”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因为那些领导同样是上山下乡运动的受害者,是一群被 摆在错误位置上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知识,他们只须负部分责任。麻海晨她们 为了救那些100块钱一头的猪,念着“不怕牺牲”的毛语录,唱着国际歌而赔上了宝贵 的性命,精神不可嘉。这无知而且近乎愚蠢的行为也决不是什麽“英勇事跡”,这样的 死也不会比毫毛重。她们只是文革和上山下乡运动无辜的牺牲品。我们只有认识到这一 点,才可以为她们讨回公道。千错万错是文革的错,是上山下乡运动的错,是发动者的 错。只有这样认知,才可以杜绝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后代的身上。读了“10.17 的绝唱”,我们还会为上山下乡唱赞歌吗?还会去庆祝上山下乡运动40周年吗?醒醒吧 ,同志。”

  由于他太愤怒了,没有把文字组织好,文句上出现了一些令人们误解的词语。黎康 乔同学立刻写下了一篇留言:“ 把麻海晨的事迹放上网站,是我有感当年二十多位花 样年华的女知青之死。不管她们的死是重是轻。我们作为老三届网站是有责任让大家知 道这件令人痛心的往事,特别是里面包括了我们侨中老三届的小妹妹。校友们热烈地讨 论这件事。大多数人被她们的事迹感动,不会遗忘,值得纪念。她的战友何启珍认为, 她们对理想信念的忠贞,在危难时刻的勇敢和无畏,充分体现了她们高尚的品质。但也 不同看法,一位叫“感言”的网友说:麻海晨她们为了救那些100块钱一头的猪,念着 “不怕牺牲”的毛语录,唱着国际歌而赔上了宝贵的性命,精神不可嘉。这无知而且近 乎愚蠢的行为也决不是什麽“英勇事跡”…实在不值一提。这种讲法对22位死去的知青 是绝对不公平的。她们的工作是养猪,保护猪是她们的职责,不管是100元还是一万元 ,承担责任驱使她们这样做,求生是人的本能,她们也没有认为人的生命会比不上猪。 谁也预料不到会发生那么大的灾难。就象9.11那天,如果知道大楼会倒塌,消防员也不 会要冲上去白白送死,但没有人指责他们和指挥人员,因为救人和灭火是他们的职责。 对工作的承担责任是中外共同的道德标准。我们在评价一件发生在35年前的往事,是非 黑白不能用今天的尺度来衡量, 当年人们的行为和言论也不能用今天的价值观来判 断。就象我们现在搞网站,留言簿,组织校友聚会。不少校友为这些事无偿地工作,更 多校友热烈支持参与,也有校友无兴趣,认为无聊,浪费时间。我们不计较别人的批评 ,尊重每人的不同选择。35年后(我们也 许看不到)必然会有人评论我们现在所干的 事很幼稚,无聊,愚蠢,就象现在有些 人评价当年海南的悲剧。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 的,在这一刻,绝大多数的校友感谢我们这种做法,就如当时多数人对二十多位女知青 的评价。 所以,尽管我和麻海晨的走的是不同的人生路,当年我和她的人生目标,价 值观也不完全相同,我尊重她的选择,景仰她为理想而献身。如果我是22人中的一个, 我也会象她们一样“愚蠢”。她永远是我怀念的小妹妹,有一天,我会到她的墓前献上 一束花。让她的音容永远留在我的脑海。”

  大头仔同学也讲述了他的一点体会:“ 读了“10.17的绝唱” 一文, 心里久久 不能平静。 我在华夏知青和华夏文库等网站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old3网站), 曾看过许多有关文革和知青的文章。有北大荒知青,云南知青和许多其他地区的知青的故事, 无数令人沈痛洒泪的故事。 但没有能比陈贤庆在《当年, 我们在雷州》 一文中写到张美玲的死和《10.17的绝唱》 一文给我更大的悲痛和震撼。因为这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我 们同学身上的悲剧。

  我们这一代人被愚弄,被摧残, 究竟是谁的责任, 历史自有评价定论,也许 不需我们去追究。 但有些人以事后的眼光来批评麻海晨和她的场友的英勇行为, “什么精神不可嘉, 无知而且近乎愚蠢, 不是什么英勇事跡”等言论,令我不得不在这里 讲几句话,为她们讨回公道。

  麻海晨和其他27位场友,在台风到来的时候,坚守岗位,一心保住她们辛苦 建立起来畜牧场。她们的行为,表现出她们坚贞的信念, 严格的纪律性和高度的责 任心, 这是何等大公无私的精神, 何等高尚的情藻。试问我们何德何能,敢指责她们 无知, 愚蠢。 实际上她们也不是愚蠢地蛮干,当明白到畜牧场无可挽救的时候,她们决定退往团部,只可惜由于没有经验, 缺乏知识, 低估了洪水的威力,终不幸遇 难。在与洪水搏斗中,她们手拉手,念毛主席语录,唱国际歌,以增强斗志,表现出 无比的勇气。我对她们只有敬重与哀悼。我认为,任何的微言都是对死者的不敬,更不是她们在天之灵所希望听到的。

  麻海晨及其他21位海南知青, 你们是时代的英雄, 我们将永远怀念你们。” 鍾建新说:我懷念麻海晨同學,敬佩她為了理想在灾難前表現出的大無畏精神。同樣 ,我也很懷念當年在偷渡途中遇難的同學和朋友。他們為追求自由、理想義無反顧,他 們敢於改變自己命運的勇氣,同樣令我敬佩。

  夏树仁明白了感言的所指,也为中国人的中庸之道感到痛心,他指出:为文革 死难者讨回公道的日子或许在我们有生之年可以等到,不过,在国家级的文革受难者纪 念馆出现之前,形势并不令人乐观。犹太人在清算納粹党罪行时展现出来的坚韧不拨, 穷追猛打的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一个对人类文明负责任的民族该当如此。

  张美珊同学看完了文章后,很忿慨地说:“今天,在繁花似锦、高楼大厦耸立 的都市繁华背后,那些依然在贫困线下挣扎农民、下岗失业工人、学生之生存的权利; 那些身患重症、因无钱医治而放弃治疗的病人的痛苦,是否已受到足够的关注?我一直 在观看凤凰台“冷暖人生”、“文涛拍案”等节目,其中一幕幕的人间悲剧、一桩桩滥 用职权草菅人命的案例,令我的心一直在滴血。什么时候平民百姓的生命之价值与合法 权益真正地受到重视与保护。”

  她又说:“哀致力”一文,今天才能打开一阅。读后令人悲愤。真是岂有此理! 舍身为公、带病助人,其精神、其行为难能可贵。为何死后连给他建个石碑的权利都没 有?!无独有偶,“北大荒知青记事”中也有相似的一幕:为扑灭大火而牺牲的知青, 出身贫下中农的碑上刻着“烈士”二字,而出身不够好的则不能称之为烈士。其实,或 许当事人未必稀罕那烈士之称号, 但如此处理,却实在叫人为当年肮脏的政治感到恶 心。回想起当年在升学、下乡或恢复高考时,围绕着出身问题出现的怪现象,发人深 省。  

  沉痛悼念逝去的年轻的生命---我的亲人、我的同学、我的知青朋友!沉痛哀悼因十 年浩劫而枉死的中国人!

  李鹤鸣同学在读了文章后,痛心地指出:“《10.17的绝唱》,哀致力 ,那是 用泪和血写出来的感性文章,作者心情是沉重的。连日来,在留言本上不少老同学写下 了自己的体会和感想,悼念逝去的老同学,在荒唐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们,决不会忘记历 史留给我们深刻的烙印,想当年大部分同学背着家庭成分沉重的十字架,唱着国际歌,走向农村,走向农场或投奔怒海,由于对国际歌的诠释不同,就出现不同的结果,不能 说谁是谁非。事实上也证明,我们绝大部分的老同学,已用他们的行动,表现了对祖国的热爱,对人民的忠诚。但可悲的是,家庭的背景,却像一条无形的锁链,被一些所谓 革命的人们,利用来紧紧地铐在我们的脖子上,不管我们多么努力地工作,多么积极的表现,都没法挣脱,因为我们只是一班为父母赎罪的人奴,生命掌握在一班可恶的政工手里,知青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二十多位姐妹,致力兄弟,他们的家庭,在“文革中 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但她们没有埋怨、没有消沉,一如既往地为着理想而奋斗,然而 她们却成了那个时代的牺牲品。她们对理想信念的忠贞,在危难时刻的勇敢和无畏,充分体现了她们高尚的品质.” 在艰难的时刻,在和生命作最后挣扎的时候,他们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活着的人们从他们平常的生活言行中理解出来的片言短语,为的是 纪念失去生命的姐妹。这二十二个姐妹,是怎样来到这个鬼地方的,是谁迫他们来到这里的,很多人都不想去追究,她们为的是什么,他们只是一班为上一辈赎罪的罪人,父 债子还,他们离开家时,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这是当时的大方向,我们不能忘记过去,逝去的老同学,我们永远怀念你。”

  感言看了大家的留言,又谈到了他的观感:“读了过去几天的留言,又有感 言。上次发出为22名无辜牺牲的讨个公道的呼吁,幸好有好街坊仁哥等人的认同,我想 22个英魂会感谢你们的。但我的言论同时也招来几顿奚落,但都是断章取义,避开主题 去挑剔字眼。我没想过会开罪这麽多的人,无心之失罢了。我更无意丑化22位花样年华 的女知青,如果她们的英魂认为不敬的话,我向她们道歉。

  我从来没有指责22位无辜丧命的姐妹们的意思。我用了“无知”“近乎愚蠢” (不敢说“愚蠢”)来形容她们的行为,这与你们用的词语:“没有经验, 缺乏知识, 低估了洪水的威力”没有什麽两样。她们的死,是因为对某个人和某个主义的愚忠。不 错,当时如果我们在场,我们也会做出同样的行为,但这不代表她们应该这样做,只能 说我们是同样的无知。 那个年代的“无知”并不是过错,而是时代的悲剧,所以我讲 的“无知”丝毫没有指责,丑化的含义。那个发动这场运动的人喜欢用“泰山”“鸿毛 ”去评价死了的人,他一定会说这22位无辜姐妹们的死重于泰山,死的其所。我不敢苟 同,所以用了“鸿毛”去回应。同样这不是对死者的不敬,而是替死者抱不平,她们不 该死。大概你们不会认为她们值得这样葬送宝贵的生命吧?我们更不能把畜牲和宝贵的 美国人生命相比,911的消防员不是为了执行任务而进大楼的,而是为了救人。一些不 是消防员的人,没有任务在身也在现场救人。执行任务也要分轻重对错,她们不是奴隶。

  《1017的绝唱》里,大家读到了什麽?她的战友何启珍认为,她们对理想信念的忠贞, 在危难时刻的勇敢和无畏,充分体现了她们高尚的品质。对她们的勇敢和无畏,她们高 尚的品质没有人会否认。“团政委在会上高度赞扬了遇难者团结战斗的精神”,请注意 ,连团政委也只是赞扬了遇难者团结战斗的精神,而不是为保护国家财产,为理想而献 身的英勇行为。撇开这句高调,文章从头到尾,我看到的是幸存者的悲伤,欲哭无泪的 无奈,还有22个冤魂的哀嚎。如果我是麻海晨,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唱高调当年的愚勇不 值得赞颂,只需要还我一个公道,向我的家人道歉。 也不敢苟同以下的言论:“我们 这一代人被愚弄, 被摧残, 究竟是谁的责任, 历史自有评价定论, 也许不需我们去追究 .” 历史的见证者都不追究,还可以指望谁?”

多中肯的语言,难道我们不能冷静下来好好思量思量一下吗?我们不但要分辨对错 ,我们还要讨回公道。在舆论中讨个公道。

  大头仔心情冷静下来后,挥笔检查了自己:“很高兴看到兄台中肯的留言, 我并不是 有意曲解你的意思, 更没有奚落之心, 我之所以匆匆发出留言, 是不忍看到麻海晨 等在天的英魂受到任何伤害。 如果我留言中有断章取义之嫌疑, 我向你道歉。 我其 实并不认识麻海晨, 但她既是我们侨中的同学, 更是初一(1)班的小妹妹, 我自然就 多了一份特别亲切的感觉。 如此而已。”

  馮秀英听了大家的小争论,也写下了自己的一点看法:“看了大家熱烈地討論誰之過, 誰之錯。如果追究整個文革運動和上山下鄉運動,發動者和追隨者難辭其疚。但這兩場 運動不是一般小官民發動的,誰發動的,大家心知肚明,大錯已鑄成,大家也心知肚 明。中國歷史幾千年來都是家長制,老爸明知自己錯,也不會向兒子認錯,現代老爸不出聲已算是一種默認了。文革牽涉面之廣,上山下鄉牽涉之廣,六四牽涉之廣,中國體 制下的法官誰個敢定誰是誰非罪?不了了之就是最折衷的辦法。我想,這些運動十數年內只能記載入歷史中,歷史也可以讓后人去評說。麻海晨等22位知青之死,我是為他們 感到婉惜、痛心。如果要追究誰之過,誰之錯,我覺得不負責任的選址錯誤是這次災難 的根源,所以我有悲憤的感覺。但知青們臨危的反應又是否理智呢?也值得后人探討。 生命與財產的決擇,我會選擇生命,有了生命,財產才有意義。就象當年我們農場的抗 洪護堤,我就對同伴們說:“萬一不行,我們就往安全高點跑,我們斗不過洪水”。不知是我自私,還是他們境界高,他們臨危關頭還去考慮豬牛的生命而不是人的生命,錯過了分秒必爭的時間,到頭來,人畜生命兩皆空。當然,每個人對生命的價值觀都不同 ,我也專重他們選擇國家財產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決定。假如他們的選擇能令人畜皆存,那麼,他們比我的境界高了。如果沒有把握下,反令人畜皆亡,我覺得我選擇生命 重于財產是理智的。無論如何,死者已矣,他們和我們都是同代人,哀悼他們,紀念他 們,讓他們在泉下得到安息,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

  夏树仁提到了冼致力同学时说:“树仁在七十年代悲哀过冼致力同学,但并 不清楚悲剧的详情。“哀致力”一文令我们更加悲愤,我们决不能让文革的罪行被淡化 ,最终被后人遗忘。 冼致力同学,麻海晨同学,我们永远怀念你们。”

  大头仔悲愤的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当他一打开"哀致力"这篇文章,不禁大骂 起来:“一直未能打开陈星广的"哀致力"这页, 刚刚才打开看了, 深为冼致力的遇难 悲痛,更为混帐团政委的态度感到愤恕。 " 除了这些, 我不知 道还有什好说的了。”

  小毛廖林标同学轻轻地叹了一声:“ 天灾+人祸,海晨牺牲令人惋惜,也很 不值,很冤。 小人物总要为大时代付出代价,她生命突然停止,说明她己完成她的使命。残留世上者 ,继续完成你的使命吧!”  

  林林出差几天,回来打开网页:“想不到短短几天同学们对麻海晨和冼致力不幸 的英年早逝反响如此强烈。冼致力和我们同在南华场,他的死更可悲,连墓碑都不给 树。1986年我们南华知青组织回农场,浩浩荡荡四辆大巴,故地重游,许多知青都到冼 致力的墓前拜祭这位永远留在雷州半岛红土地上的知青战友,我们侨中的校友。谢谢陈幼海接电话后那么快就把文章找出来并挂上网。”   

  小元介绍了凤凰中文台中的知青节目:“凤凰中文台用了五天的时间在“大视野” 节目播放了“冷暖人间”特别报道,成千上万来自北京,上海,东三省的“老三届”们 大部分已回城,而且他们的现状和归宿由于种种原因大都不尽人意。可还有很少的一部 分知青现在仍在那块“广阔天地”生活。有那么一位哈尔滨的知青,由于他才华横溢, 表现突出,被选送“上大学”,但他却把这珍贵的“指标”给了他的初恋女知青回城, 当这位女恋人回城念书后却与他分手了。这件事深深地刺激还在北大荒的他,致使男知 青未能接受现实地精神错乱。当凤凰卫视的记者采访他时,他已不能正常自理和表达, 只能看到从他的眼里流出对那个年代无限怨恨和无可奈何的泪水。他成了那个时代的牺 牲品,也是知青们现状的一个缩影,正如《南加州中国知青协会网站》歌中唱到:我们 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当年插过队,下乡垫过背。我们这一辈学会了忍耐,理解了后 悔,甜酸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饱经了辛苦,交足了学费,真正地尝到了做 人的滋味......。”    

  一位以实话实说作笔名的老同学,也回忆起了一些往事:“多谢“不堪回首”兄 (姐?)的建议,我看了本周末凤凰卫视每晚19:50时播出的“北大荒知青纪事”,虽 然一南一北,地域不同,但回忆30多年前的往事,在那场悲剧中,我们同样是被摧残的 一代,即使历尽艰辛回城后也成了时代的弃儿,尤其是今晚我看到一名北京知青返城后 工作无着落,家境贫困,知青聚会时所需的5块钱也拿不出来,最后还是老妈给了他钱 才能赴会时,我看到他在向陈晓楠陈述时满脸泪水时样子,50多岁的人了,男儿有泪不 轻弹,此情此景,真是催人泪下。只有曾经亲历其境的人,才能理解其中的苦楚,是制 造知青上山下乡的策划者毁了我们这一代人!我为麻海晨等22位女知青早逝深感痛惜, 她使我们失去一位好学妹。在我的记忆中,69年9号强台风在汕头登陆时,也使在“牛 田洋”军垦农场内几十名劳动锻炼的应届大学生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样的悲剧在那不 堪回首的年代里太多了。”

  陈锦霞同学在看了同学的发言后,忍不住也说了两句:“今日再阅留言版, 看到美珊发自内心的说话,大有同感,讲出我们老三届心里话,我为她的几段留言叫好 !,死者已逝,生者应理智,不要再受人愚弄。”

  张美珊看完了那几篇文章和同学的发言后实在太感动了,她实在有不吐不快的 感觉:“我本不善言辞。对于逝去的历史,对于世事的不公,我本选择无言冷对。是老 同学的热心,使我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曾经有人告诫我不要为这个世界留下只字片 言。那场比洪水还凶猛的运动的确让人心有余悸,谁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正直而牵连到家 人。万一那“株连九族”的政策卷土重来,我们的子孙后代何以安生?可是我敢说:中 国人已经觉醒,想来第二次?没那么容易!其实平民百姓只不过祈求世界和平,生活安稳,仅此而已。”

  她又对廖林标说;“,你在网上发表的文章我都一一拜读过,很好!真佩服你对几 十年前的事,今天说来依然思路清晰、有条有理。而我对于往事的回忆,虽有不少仍历 历在目、刻骨铭心,但却早已支离破碎,串不成文。三水或雷州,下乡或去农场,每个 人的经历都不尽相同,可是我们都经历了风雨与磨难,我们都从幼稚变得成熟,从软弱 变得坚强。那份无畏、那份坚强,就够我们受用一辈子。每个人都有一段难忘的的经 历、每个人都有诉说不完的故事。如果这些故事可以警醒后人,如果我们的后代有耐心 把它读完并从中获益,或许这也是这个知青群体对社会的一份贡献。”

  大头仔接着谈到:“不能让过去的悲剧重演,这是大家的共识。 殊不知道, 悲剧却以另一种形式陆续登台, 频频发生的矿难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政治的疯狂制造了无数悲剧,金钱的疯魔同样令悲剧不断发生。 贪婪的矿主为了金钱, 无视安全 措施, 以致矿难频频发生,演出一幕幕的悲剧,令人悲愤。在经济繁荣,国家昌盛 的华盖下,又有多少问题需要得到正视和解决呢? 落后地区农村的发展被忽视, 低层 民众的权益遭剥夺,更有人利用权势,欺压乡民,成为新一代的恶霸,不法商人造 假, 造毒食物,遗害大众。男盗女娼就更不在话下。 还有人心的冷漠, 君不见那老 外落水救人,外国女子救助被车撞伤的路人,而老中自己人却在围观看热闹等等新闻。令人心寒,人格的丧失,人性的毁灭,或许要归究于文革十年的动乱。但是长此下去,我们中国将往何处去, 如何才能无愧地屹立于世界之中,这是值得令我们深思 和担忧的问题。这正是我高尚品格言论的弦外之音。还有很多话要说, 但毕竟这里是 同学叙旧的地方,我不想将之变为政治论坛,就此打住好了。”

  张美珊又讲起:“沉痛悼念逝去的年轻的生命---我的亲人、我的同学、我的 知青朋友!沉痛哀悼因十年浩劫而枉死的中国人! 海南22位知青年轻的生命被洪水无 情的吞没之的惨剧令我泪如泉涌。生命无价!沉痛哀悼因十年浩劫而枉死的中国人! 海南22位知青年轻的生命被洪水无情的吞没之的惨剧令我泪如泉涌。生命无价 !有钱 人的生命值钱、为官者的生命矜贵、然而平民百姓的生命同样无价。年轻的生命 之消 逝更是令人痛惜!当年正因为他们年轻、正因为他门幼稚、正因为他们怀着一颗为 国 为民的心,才会如此的不畏艰险、舍生忘死。为国为民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的精神可嘉 ,尤其是舍己救人者更伟大。可是,重视人的生命的价值、保护百姓的生命安全与合 法权益,为官者、决策者责无旁贷。多少对英雄事迹的颂扬,掩盖着重大事故发生的原 因与责任;多少伤亡事故的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真正的原因。重要的是查清原因, 避免事故的再发生。不要让历史的悲剧重演、不要让年轻的生命再白白地牺牲!虽然当 年 幼稚的你我如今已很清醒,然而历史已再糊涂中走过了几十年,牺牲的早已牺牲、 屈死的早已屈死、查不到的原因依然查不到、要负责任者也许早已不知去向…… 重要的 是从今往后人的生命之价值是否真正受到应有的重视?人们在作出一项决策之 时是否真 正以人为本?重要的是在事故与灾难到来之前是否尽可能地消除其发生的隐 患,而不是等灾难到来之时或之后再号召人们去当英雄。”

  感言听了老同学的发言,深有感触,真的感言了:“读了近日网上各同学对那 场 历史悲剧的热烈讨论,感到欣慰。文革的中国一个人说了算,容不得不同意见,结果 祸国殃民。今天这个小天地里,多了一点不同的声音,檫出火花,引出一篇篇言之有物 ,发人深省的好文章,令网站生色不少,是件好事。谁还会说网站无聊?其实我讲的 还 不算是不同的声音,因为我们对那段历史的评价是一致的,只不过你的目光落在麻 海晨 她们身上,我则希望吸取教训,以绝后患。吕达君同学留言中也提到“现在的问 题是青 年人不大愿意听这些悲伤的故事,一些权贵们也不愿意人们讲,这恰恰又是新 的悲伤故 事的开始,是重蹈复澈的开始!”,这正是我担心的事情。我们之间本来就 没有分歧, 不用道歉,这是非常健康的讨论。”有钱人的生命值钱、为官者的生命矜 贵、然而平民百姓的生命同样无价。年轻的生命之消逝更是令人痛惜!当年正因为他们 年轻、正因为他门幼稚、正因为他们怀着一颗为国为民的心,才会如此的不畏艰险、舍 生忘死。为国为民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的精神可嘉,尤其是舍己救人者更伟大。可是, 重视人的生命的价值、保护百姓的生命安全与合法权益,为官者、决策者责无旁贷。多 少对英雄事迹的颂扬,掩盖着重大事故发生的原因与责任;多少伤亡事故的背后隐藏着 不为人知的真正的原因。重要的是查清原因,避免事故的再发生。不要让历史的悲剧重演、不要让年轻人再承受那不该他们承受的苦难。

  最后,绿珠儿上一篇很深沉的文章:                                 

                        悼念麻海晨           绿珠儿

 

     重提麻海晨的事迹,心长久地哭泣,如刀剜般痛,并在滴血;她不单是我们所熟识的学友,并且代表着一代知青的忍辱、负重、无辜、无奈和悲哀。短短的花样年华象樱花般灿烂绽放,却稍纵即逝。连同华附的一班有可能成为国家栋墚的最优秀的年青生命在内,上天亏欠了她们,历史亏欠了她们。逝者如斯的她们无言地默默地承受着一切,而活着 的人们却谁也没有能力为她们讨回那怕是一点小小的公道,事因发生在那个时代的悲惨故事实在是多得如麻草,生命又何价?

      我们并不相识,但我们却是熟识的,当年校园里天天见面,看着她们可爱的小妹妹海晨、林林、小漫等进校的时侯,惊叫:那来的一班幼儿园小朋友?天真烂漫的她们实在太稚嫩了,变得象高中的同学象妈妈,她们象孩子。我不知她们的身世来历,但一举手一投足都显示着她们的教养,我感知她们是最先进的群体,但她们之中许多在文革已消声匿迹,想必是知识分子家庭压力实在太大了,不象我们象只丧家之犬到处乱蹿。

      接着就是上山下乡,各自演绎着那苦难人生。然而,苦难总有个尽头,我们都能趁着意志和体力未完全消灭之前获得重生,而我们当中为数不少的同辈已经没有这个解脱的机会了,种种的原因,他们被送上不归路。前几年在《广州日报》曾看到过那次海南农场的灾难,上面有我熟识的脸孔——麻海晨,当时的心灵立即受到无比的撞击,悲痛之感难以言表。尤其看着海晨一脸天真无邪的微笑,我不相信,连同一起受难的会是她。当时尚未有侨中网站,便无从讨论这个话题。如今,旧事重提,我相信悲痛之感同样会触动侨中每个熟识与不熟识她的同学的神经。虽然,她的逝去仅仅是一次意外的自然灾害,没有枪林弹雨的经历,没有惊天动地的就义,甚至连怎么开始怎么结束 也是瞬间,只是在狂风暴雨中用尽全力后无助地随巨浪而去,但她们的离去实在太令人惋惜了,她们实在太年青了,再没有机会在飓风平息后,在柔和的平坦中温习伟大,体味人生的丰饶和宝贵,骤然,就结束了生命。

      海晨,我想问问你,在洪水吞噬你的那一刻,瞬间你可曾留恋过那令你身心俱焚的支离破碎的世界吗?你可曾埋怨过它吗?你可曾咀咒过它吗?但太迟了,你心中发出的呐喊 任何意义了,这实在太对不住你的天,对不住你的地,对不住你的尘寰,它们将你无情地抛弃,连同你的美好憧憬、远大理想,一并冲入漭漭洪荒之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人们眼前消失,只留下无边的惋惜和痛苦,让养育你的亲人,让与你朝夕相处的姐妹,让曾经的学友同窗,一切一切熟识你的人,要用一生去追忆。

      我们与你都有者相同的经历,也曾忍辱负重,也曾上山下乡,在农村漫长的劳动中也曾生来死往,所幸的是我们逃出了生天,而你却惨遭厄运。经历过暴风骤雨的人懂得如何描绘过往的人生的图画,许多人知道如何写你,许多人能够清楚的写你,因为大家都是你的战友,朋友,你的心声很容易在我们这一辈人之中引起共鸣。

      如今,海晨已经长眠于海南的凄凄芳草之下,冰凉的墓碑和墓志铭伴随着你的灵魂长存。假如有轮回的话,你已经转世了,望你的这一世能有上天的眷顾和怜悯,你能重投这般疼爱你的知识份子家庭,你能幸福,长寿,补偿你上一世没有经历过的一切一切幸福。最重要的是,你能圆你的上学梦,你是在一所最尖端的大学里完成学士、硕士、博士的学业。我遥祝你。每当旭日东升,我于旧金山每一个角落都能看见太阳徐徐升起在无边的海上,我会怀念你。海晨,海上无限的晨光,幻化着你的身影,天真无邪的回眸向我们微笑,你是我们的同学,我们的小妹妹……

   

                                                                    李鹤鸣整理 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