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的红土地   不变的故乡情

 

——南华五队知青第二故乡之旅 ——

 

 

  

 

      南华知青联谊会37周年活动前后,思念五队、思念南华之情在五队知青中油然而生。由叶茜、李爱萍、丘庆芳、陈少军、李立和、魏广生等人提议、发起并组织的“南华五队知青第二故乡之旅”,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期间得到五队惠州知青张君辉——图1前者的积极支持、参加和鼎力资助),在强冷空气入侵广州之时,仍按原定日期、计划,于公元2005129745分冒着寒冷乘坐34座日野大巴,离开烈士陵园正门,离开广州,前往久别二、三十年的第二故乡——南华五队。日野大巴载着二十多颗年过半百兴奋激动的心奔驰在广湛高速公路上。二、三十年后重逢的知青朋友们一路上欢声笑语恍惚回到了三十年前。朋友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期待——期待与老工人久别重逢的欢欣;期待饱览五队二、三十年巨大变迁的激动;期待寻找当年难忘的足迹、留下永久怀念印记的喜悦。兴奋与期待 ——“南华五队知青第二故乡之旅二、三十年后重逢的知青朋友们充满遐想……

 

                旅 途

  

  岁月无情,时光流逝,当年十多二十岁的中学生(知识青年)均已年过半百,但相聚与期待的兴奋却使人年轻朋友们品尝着广州知青黄文强交给妻子(江门知青)蔡玉莲的美味早餐“糯米鸡”和蛋糕,分享着他们夫妻的甜蜜,话题自然从他们这一对开始。我们五队共有五对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的知青夫妇,因工作关系或身体健康原因,这次都只来了一个。而黄文强知青情深、夫妻情浓:他虽然有重要工作脱不开身,但一大早却冒着寒冷买好了美味的早餐,还相送蔡玉莲到烈士陵园正门集中并与知青朋友们见面。此情此境怎不让人感动、让人羡慕,朋友们都笑说他们还象五队年青时谈恋爱那样,真是羡煞旁人。蔡玉莲本来绯红的脸更加红了,象年轻人被人发现什么秘密那样不知所措。 

  吴颖怡离开五队回穗不久就到了香港,最近才和五队知青朋友联系上。她听说五队知青朋友组织了一个“南华五队知青第二故乡之旅”,非常高兴,积极要求参加。很不巧,出发前两天她感冒了,而且是重感冒。她不想失去此次和五队知青朋友一起南华五队的难得机会,不惜重金找全港最好的医生看病、治疗,终于她如愿以偿,没有耽误行程。吴颖怡的故事、吴颖怡的真情深深地感动了车厢内的知青朋友。是啊!知青的友情;第二故乡的老工人;连队的宿舍、水井、红棉树、胶林以至山水草木永在我们的心中,无论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会忘怀。难得的是喜重逢、共相聚、同欢乐,更难得的是一起重走五队知青路,共寻五队知青足迹,同叙五队知青故事。欢悦快乐将代替过去的苦涩辛酸,伴随我们的旅程,陪伴我们今后的人生路,一直到永远。可能的话,谁都不愿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谁都希望珍惜这次可贵的旅程。远在美国的黄建国、日本的杨克俭等也在此次旅程前后多次打来越洋电话,表达自己的思念与遗憾,送来真诚的期盼与祝福。市公安局刑侦处的陈少艾因有临时重要公务,不得不放弃加盟“第二故乡之旅”。而广东电视台的钟新宁则因当晚是“美在花城”总决赛,对缺席第二故乡之旅”表示万般无奈和深深的歉意,并表示当晚总决赛后,如有可能,将连夜驾车到南华场与我们会合。 

  惠州知青张君辉不但积极支持、参加和鼎力资助这次“南华五队知青第二故乡之旅,而且把夫人也带上,要让她亲身体会一下当年知青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接受一下知青朋友的“再教育”,感受一下他事业基础、意志、毅力与真诚待人的源泉——五队。五队是张君辉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这里他学会了不少知识懂得了很多事情。他后来到了香港凭着知青精神刻苦耐劳坚持不懈终于练就了一门烧腊绝技他不但能立足香港受到香港人的欢迎和电视台的采访而且应邀到无线电视台作过表演。知青踏实肯干不断进取的精神激励他一步一个脚印迈上了成功之路。为了拓展自己的事业也为了支持内地的经济建设张君辉回到惠州投资兴办了酒楼。由于他对待员工如亲兄弟般爱护关怀信任故此生意兴隆越来越好越做越大。目前张君辉与他的亲属已拥有七八间酒楼等物业。当知青朋友对他慷慨解囊资助此次“第二故乡之旅”表示感谢时张君辉动情地说大家都是知青我们都是朋友只要大家高兴朋友开心就行了。最紧要的是大家HIPI! 

  时间过得真快,不觉已过阳江到了开平。两个高大威猛的男士一步入车厢,问候声接踵而至,令他们应接不暇。此二人乃开平知青谢锡沧、冯长文,是五队基建班主力。五队的猪舍、牛栏、知青宿舍等及二十四队的公厕、职工宿舍等都曾洒下他们辛勤的汗水。他们又是五队篮球队的主力,曾为五队夺取全场冠军立下汗马功劳。 车到恩平,连长甄煜琼和夫人已在约定地点等候。李立和、陈幼海连忙下车扶甄连长二人上车,知青朋友们都站起来,热烈欢迎连长大人加盟“第二故乡之旅”。甄连长退休后全家迁回老家恩平,南华五队亦是他的第二故乡。此次能和知青们一起探访第二故乡,他高兴得一夜都未睡好,早早就在约定地点等候。甄连长为人直爽,作风泼辣,有点“蛮”劲,部分女知青敬畏他为“牛”连长,而大多数男知青则视他为朋友,对他颇为好感。     

  二、三十年后重逢的知青朋友难忘当年连队里知青、老工人的经典故事:如“啦咪遮灯”、“草原红卫兵接见毛主席”、“大刀长过柄,工夫长过命”等。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来仍然令人忍俊不禁。往事的回忆让朋友们的思绪飞到了五队,飞到了宿舍旁、水井边、胶林里。多少感人的故事,难以忘怀,多少昔日的磨难,期待留下永久怀念的印记——洗衣井旁,李爱萍血染印堂;寒冬腊月,光头山的水井边燃起火堆,陈耀雄拿着工具披着塑料布下井。刚打不久,冰水碎石纷纷落下,眼看情况不妙,连忙上井,脚未站稳,井已塌下半边;橡胶林里,陈少军、魏广生的一句玩笑,救了一个老工人的命;......

       时已过午,广湛高速公路已到尽头。得知“公仔”(定居湛江的广州知青华洁贞)与湛江政工员的小车等不及已上路,我们只好在公路附近一间还算不错的酒家,解决肚子问题后便匆匆朝会合地点——下桥奔驰。公路两旁的变化真大:遂溪、海康原来是村镇样,只有一、二条街,现已颇具城市模样,无法辨认。朋友们联想到五队,不知变化了的五队是否也难以辩认。下午四时左右,车到下桥,望着车外的景物,朋友们在努力寻找当年的记忆,车厢内七嘴八舌,一片热闹。在下桥(转农场)的路口,湛江政工员的小车与场领导派来带路、接待的场干部梁平(原五队梁仲雄连长的儿子)的小车已在此等候多时。四时零三分,五队知青与政工员分别二、三十年后“回师”下桥,问候声、欢笑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突然,朋友们意外地发现场部小车司机原来是“阿七”(原到五队工作的职工子弟刘共文),问候声、欢笑声再次响起。

       时间不早了。短暂的“会师”后,在“阿七”的小车引导下,我们“归心似箭”般朝着“第二故乡之旅”的主要目的地—五队进发。小车沿着公路走不多久,向左转入小路,朋友们即时议论开了:路两边不是小树林啊!这不象光头山啊!这是哪里呢?车转了几个弯,终于依稀可辨到了昔日的光头山,但光头山的小树林几乎荡然无存,路两边种的是各式各样的热带作物。光头山已经变了样,那红土路也没有了牛车的痕迹。这时,空中飘下纷纷细雨,议论又起:贵人出门招风雨?湿身粘脚,真扫兴!说来奇怪,当有人激动地高声大叫:到了!到了!前面就是五队了!那时,大家发现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朋友们兴高采烈地指点着,兴奋地望着前方:沿着变了样的光头山那永不变色的红土路,下面就是我们的五队。

       五队!我们的第二故乡,我们回来了!二、三十年了,我们带来了不变的故乡情!您,将给我们什么惊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