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战友

                             余翩翩

   陳 老 師 ﹕ 你 好 ﹗ 我 們 是 七 師 十 團 的 戰 友 ﹐ 在 慶 祝 我 們 到 勇 士 農 場 30 周 年 的 大 會 上 ﹐ 我 們 曾 經 有 一 面 之 緣 ﹐ 但 是 那 時 美 女 如 雲 (雖  年 華 已 逝 )﹐ 你 當 然 不 會 注 意 到 我 。 那 次 因 為 同 一 天 也 是 僑 中 校 慶 ﹐ 所 以 特 由 HK去 出 席 這 兩 個 盛 會 ﹐ 在 那 天 我 見 到 離 開 學 校 和 農 場 後 二 ﹑ 三 十 年 未 見 過 的 同 學 ﹐ 既 開 心 又 興 奮 ﹐ 至 今 令 我 難 忘 ﹐ 当 时也 收 到 你 派 的 大 作 詩 詞 ﹐ 保 留 到 今 。 
    我 到 勇 士 兩 年 多 ﹐ 回 廣 州 探 親 兩 次 ﹐ 第 一 次 是 到 達 農 場 約 一 年 ﹐ 一 探 就 是 九 個 月 ﹐ 管 它 回 去 受 批 評 ﹔  後 來 又 一 次 一 個 月 ﹐ 這 次 知 道 就 快 離 開 ﹐ 所 以 不 需 太 久 ﹐ 以 免 走 的 時 候 被 人 留 難 。 結 果 離 開 農 場 時 ﹐ 還 是 被 留 在 龍 門 師 部 一 個 月 不 放 我 走 ﹐( 無 證 明 上 不 了 車) ﹐ 最 後 師 部 知 道 無 權 留 我 ﹐ 才 放 我 走 。 當 中 有 胖 胖 的 李 團 長 幫 忙 ﹐ 他 來 師 部 開 會  見 到 我 ﹐ 說 ﹕ “怎 麼 你 還 在 這 裡 ﹖ 走 吧 ﹐ 不 要 管他 ” ﹐ 這 才 給 我 走 。 我 走 時 連 隊 書 記 已 和 我 講 好 條 件 ﹐ 不 準 向 同 學 透 露 回 城 ﹐ 根 據 我 所 知 ﹐ 全 師 只 走 了 一 個 女 生 ﹐ 她 父 親 是 部 隊 軍 官 ﹐ 她 回 部 隊 了 ﹐ 第 二 個 是 我 。 後 來 才 知 道 ﹐ 原 來 我 們 後 面 還 有 32 中 的 知 青 要 來 ﹐ 當 然 不 可 以 動 搖 軍 心 。

    回 城 後 一 年 ﹐ 我 到 了 HK ﹐ 一 住 31 年 ﹐ 去 年 又 來 到 溫 哥 華 定 居 。 我 一 生 移 民 幾 次 ﹐ 這 是 我 最 後 的 養 老 之 地 了 。 這 是 北 美 號 稱 花 園 城 市 ﹐ 夏 天 不 會 太 熱 ﹐ 冬 天 不 會 太 冷 ﹐ 四 季 有 數 不 盡 的 花 ﹔ 像 HK 一 樣 ﹐ 也 有 繁 忙 美 麗 的 海 港 ﹐ 一 切 都 很 容 易 適 應 。 這 裡 也 有同 班 的 司 徒 勤 立 和 宋 少 毅 同 學   ﹐ 不 過 司 徒 來 了 二 三 十 年 ﹐ 他 說 來 到 五 年 後 才 有 心 情 欣 賞 花 草 ﹐ 這 便 是 各 人 不 同 的 心 情 吧 。

   9 號 黎 康 喬 和 我 們 溫 哥 華 的 校 友 見 了 面 ﹐ 這 又 是 一 個 開 心 和 興 奮 的 時 刻 ﹐ 原 來 除 了 我 ﹐ 大 家 都 是 離 開 學 校 36 年 無 見 面 了 ﹔ 數 個 小 時 的 會 面 ﹐ 講 不 到 36 年 的 辛 酸 快 樂 ﹐ 也 講 不 完 在 校 時 的 趣 事 ﹐ 但 會 保 持 聯 絡 。  詳 情 和 相 片 留 待 黎 大 人 旅 遊 完 上 網 吧 。

   我 們 也 談 到 全 靠 你 們 這 班 骨 幹 分 子 ﹐ 把 老 三 屆 網 站 搞 得 這 麼 出 色 ﹐ 廣 攬 校 友 ﹐ 使 我 們 有 了 一 個 網 上 校 友 之 家 ﹐ 當 中 當 然 有 你 付 出  無 償 的 時 間 和 努 力 ﹐謝 謝 各 位 曾 經 出 過 力 的 校 友 。 鐘 家 強 校 友 說 得 好  ﹐ 自 從 有 了 這 個 網 站 ﹐ 在 網 上 見 返 好 多 舊 朋 友 ﹐ 人 也 開 心 了 很 多 。 我 很 贊 同 ﹐ 人 是 需 要 精 神 糧 食 的 ﹐ 無 論 你 多 麼 富 有 ﹐ 無 了 精 神 糧 食 和 家 人 朋 友 支 持 ﹐ 心 靈 還 是 空 虛 的 。 希 望 你 們 繼 續 努 力 ﹐ 團 結 更 多 校 友 ﹐ 豐 富 我 們 的 生 活 ﹐ 繼 續 去 走 美 麗 的 人 生 ﹗

   容 後 再 談 ﹗

     pienpien 

贤庆续后:

  翩翩同学加战友,你好!很高兴收到你的邮件!你的名字很有诗意,三十多年前,当我还是个业余小诗人时,就已注意到,但可能我实在太渺小了,很难得到你的青睐,所以,在勇士时,不知我们有没有相处过。我觉得这只是其中之一个原因,最主要的,你是个幸运之人,居然仅在“广阔天地”呆了两年多——不,其中还有近一年是当“逃兵”的——而我在那雷州半岛竟然生活了近11年,我们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到了纪念上山下乡30周年时,在老美女如云之中,大家形同陌路,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上山下乡”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哪怕你仅去了一个月,半年、一年……所以,当你去国离乡三十多年后,恐怕仍念念不忘那茅屋,那井台,那牛车,那胶林,那水库……我的最瑰丽的青春是在那块红土地上度过的,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很难悔恨和诅咒那段日子,它的确给了我很多的锻炼,包括身体的和意志的。同时,那段复杂艰苦的生活,又成了我写作的重要源泉。如果说我今天小有成就的话,那段日子功不可没。

  如今,大家都渐渐进入暮年,这是既可怕既可悲而又好无奈好不得已的事。怀旧、追忆青少年时代的好友,已成了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项内容。恰好在这个时候,广东侨中老三届网站开办,一下子把万里之外的同学旧友拉到了身边,这实在是一件很神奇很值得兴奋的事!我能为老同学,尤其是远在异国他乡的老同学们做一点事,我也感到荣幸,也感到身心愉快。所以,感谢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反而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尽可提出,大家群策群力,把我们自己的网站办得更好。

  欢迎多写点文字,这也是预防老人痴呆症的良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