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湖畔唱歌声

 

       陈贤庆

 

古语云,人生七十古来稀。过去的中国人普遍短命,活到六七十岁就很不错了,然而,到了今天,生活安定,人的寿命也长些,于是,老人越聚越多,竟然成了社会问题,而且还是很大的问题。

笔者于20085月退休,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成了社会负担之一,深感不安,但亦无奈。虽则如此,退休之后,毕竟自由了,除了在老干部大学兼一点课外,其余时间就充当“自由撰稿人”的角色,每天对着电脑,写作的时间甚长,且缺乏自我约制,以至生物钟也日夜颠倒。终于,在20099月的某一天早上,忽觉天旋地转,恶心冒汗,即被送至医院。医生未诊先知:颈椎病也,长时间伏案所致。那有何办法解救?回答是:减少伏案工作,多进行户外活动和运动。

有朋友提议:“你不是喜欢音乐,会拉乐器吗?何不早上到逸仙湖公园,可参与一些老人家的唱歌活动。”我感到朋友言之有理,某日早上,到实地考察,在盆景园区,果然有一群男女老者,在那唱歌。我想,既属老者,多OUT于时代,所唱之歌曲,无非是《我们走在大路上》《唱支山歌给党听》《兰花花》《锈金匾》之类。走近细听,又似乎不象,除了我熟悉的《金梭和银梭》《一支难忘的歌》《清晨,我们踏上小道》《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等,还有我也未尝闻知之《高原红》《美丽的康巴》《鹿铃森林》《香溪香》《两地曲》《情缘》《啊,哈纳斯湖》《美丽的孔雀河》《晚风吹过哨塔》等优美动听的歌曲。不仅如此,她们还可以唱出一些两部甚至三部的结构复杂的歌曲,如《花儿与少年》《康定遛遛的城》《送粮路上》《推小车》《摘一朵玫瑰送给你》《天路》等。再询问歌者的身份,原来,她们多是退休教师、干部、职工等,有中山籍也有外市县及外省籍的,自觉组织在一起,天天早上来唱,风雨不改。用她们的话说,来此唱歌,可以交友健身娱乐,每日保持精神爽利,心情愉快。

了解了她们的歌唱水平,也得知她们有时缺少乐器伴奏,于是,次日,我带上自己的小提琴和谱架,便于8点多钟来到逸仙湖公园的盆景园区,为她们伴奏。我从18岁时学拉小提琴,其后在文艺宣传队中混过,但始终拉拉停停,水平总是不高,但对付一般的歌曲还是胜任的。除伴奏外,我有时也边拉边唱,以弥补男声之不足。经过数朝的尝试和磨合,我与歌者们不仅混熟,而且伴奏能力和歌唱水平也得到大家的认可,于是,与之融为一体,成为这个歌唱团体中的一员。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参与活动,经过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的精神也爽利了,心情也愉快了,琴技也提高了。每天早上,我们的歌声琴声与笑声便会从盆景园中传出,回荡在逸仙湖上,为公园增添一抹亮色。为此,我还填得一阕《蝶恋花》词,以记其事:“园在城中多树草,水碧波平,薄雾游人绕。曲径寻声歌者笑,荷塘侧畔逢翁媪。        一把提琴休怨少,天路红旗,奏出高昂调。顿错抑扬凭技巧,曲终已觉离烦恼。

有些歌友还不满足于早上在公园唱,三三两两还要“开小灶”,于是,我还常被邀至天明花园小区的泳池边、富豪山庄小区的凉亭内,与她们乐一个下午,引来不少忠实的“粉丝”……

说回“老龄”的话题。据资料显示,21世纪前30年中,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将是空前的。专家预计,到2010年,我国老龄人口总量将突破1.74亿,2026年超过3亿,2041年将达到4亿。广东省的老年人口两年后将达1063万,并将于2020年达到1487万。

专家们对未来的养老形势表示担忧。大多数的年轻人认为最大的困难是工作忙没有时间照顾老人。至于空巢”老人所形成的悲剧,也越来越多合理照料老人的问题已不是一个单纯的道德问题,而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专家还预计2030年,我国80岁以上人群中的老年痴呆患病率将达到30%

        真的,老年人的身心健康,绝不是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家庭的和谐、国家的稳定。老年人除了希望得到亲属、单位和国家关怀照顾外,自己也应该有健康积极的心态,需要自己主动寻乐——寻找有益于身心的活动和运动,这样才不致未老先衰,初老即朽;才不致过早成为家庭与社会的负担。

愿逸仙湖畔的歌声越唱越悠扬,越唱越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