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届黎明公主号航海日志

校友上传照片集

http://www3.telus.net/szeto/820.htm (温哥华照片第一集)

欢笑掠过阿拉斯加 (绿珠儿)
 

                              老三届网站临时记者

   8月11日    晚 
    老三届网站临时记者在西雅图的报道。
    今天侨中老三届校友2006年ALASKA 游船正式开始。香港校友刘小曼,张超云,王诗蒂首先到达。紧接着,纽约校友黎康乔,高保乐。梁宝芬,黄西莉,三帆市的吴翠珠也赶到。西雅图校友冯秀英。陈瑞娥,李鹤鸣校友接机,忙着安顿大家。尽管由今天开始,美国的机场实行了最新的安全检查。机场很混乱。但由于大家预早到机场,都基本能准时到达。
下午,冯秀英在家以美式的BARBECUE招待到达西雅图的校友,晚上还开了一次小型的卡拉OK 晚会。
   本记者将会陆续报道我们的旅游消息,请校友留意。

Day one      8月12日 2006,
   在(Dawn Princess)黎明公主号船上的现场报道。
  今天 侨中老三届校友和亲友从美国、加拿大、香港分别坐飞机、汽车达到了西雅图,在西雅图校友冯秀英领导,加上李鹤鸣,陈瑞娥,黄敏询等校友协助,安全从机场、车站接到66号西雅图国际码头。56位校友和亲友顺利登邮轮。下午3时,在汽笛的长鸣声中,邮轮慢慢离开港口,航向北太平洋。直向阿拉斯加进发。
    黎明公主号号邮轮排水量7万7千吨,长857英尺,有15层高,可载乘客1950。(我们校友们集中住11楼)。船上有剧院两个、大小各色餐厅10多 处、健身室、游泳池,舞场,赌场;应有尽有。大家到了自己房间,安顿好行李,都要到处走走,以了解一下船上的各种设施和位置。有些团友急不及待的上最上层甲板,面对太平洋,就照起相来。还有同学,拿着游船公司发的说明和地图,到各个餐厅看所供应的食品,和营业时间。更有人已经开始试餐。(餐厅大部份是免费)。这时候,冯团长和几个领队,忙着叫大家把应办的手续先办好,因为在船上是(Cashless),不收现钱,每人都有一张卡。要把表填好。并宣布,明天早上我们校友会有一小时私人会议,要大家准时参加。

DAY TWO   
    经过24小时航行,黎明公主号已进入加拿大太平洋西北岸,位置在温哥华以西北150英里。甲板的温度是华氏60度(摄氏16)。吹西北风,风不是很大。再向北行大约10小时就会进入阿拉斯加港口Juneau 我们游船第一停泊站。
   由于我们是以团体形式报名参团,56人大团体,游船公司给了我们很多优惠,除了以便宜价钱的房间。还安排免费开会和卡拉OK厅。早上8时半,我们团友开了第一次见面会,会议由冯秀英和文抗生主持。首先冯秀英向大家讲了这8天的船上和岸上活动。吃饭餐桌的安排,还特别提醒,今晚的船长欢迎晚宴,大家穿正式晚装赴会。,我们团友Party卡拉OK活动的等等详情。,接着文抗生先作自我介绍,其他校友也纷纷作自我介绍。这次游船我们老三届校友由高三到初一的都有。来自美国的纽约、波士顿、三帆市、西雅图,加拿大的温哥华和香港的校友。这些校友中有大家都熟悉经常参加活动的同学,也有几个从未参加团体活动的现在才浮头的校友,碰上这几个少小离家,老大才回到我们老三届大家庭的同学,他们乡音无改,模样依稀认得,名字自然讲不出。
   有同学在会上还讲,看旅游阿拉斯加文章时提到,当游轮明天进入阿拉斯加,会特别在沿岸冰川之中穿行,十足是苏东坡所描述三峡那样“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一派(冰川)江山如画”美景。是这次游览的重头戏,要大家预早在甲板占好的位置。孔明的羽扇,纶巾不必,但要羽绒毛衣、数码相机和墨镜备好。
   听到这样讲,本临时记者也准备明早早上甲板。
   由第三天开始,游船的节目繁多,本记者也无暇现场做报告,等游船结束,团友们必定有大量精彩的游记和照片,最好网主能开一个专栏报道。
   在此暂向各位说声Bye Bye.
   老三届网站临时记者在Dawn Princess  甲板上的报道。

游船随想曲   Day 4  学跳舞    
   在邮轮,由于很多时在大海上航行,船公司为了让游客生活不致因时间太多而Get bore(太闷)。安排很丰富的食物和很多活动,晚上有Show(表演);电影各种跳舞Party.和很多学习的项目和比赛。比如学跳舞(Dancing class)也是我们校友最热衷参加的活动。学跳舞分两部分,一种是西方集体舞,(Cowboy twist;Electric slide)等牛仔舞。不用固定舞伴,大家面对老师,先学动作,然后随着音乐一起跳,比较随意。由一位新加坡女青年教跳。晚上的跳舞party,大家就练习。我们校友里的女杀手学舞精湛,在牛仔舞杀手大赛里竟然战胜所有中外高手,夺得第一名。亦从始获得侨中女杀手的称号。
    另一项学跳舞是学国际标准舞(Ballroom dance,Waltz)如,慢三、慢四,恰恰之类.是由一对年青的白人女子教,一个教女步,一个教男步,先由老师示范动作,然后一男一女练习跳。在我们的校友中,会跳舞男的有:六高人,刘老板;刘大象。女高手有王师姐;张超女;梁小点;象夫人、齐人妻多人。有点基础但不算高手的有乌英姐、女杀手。完全是新人有乔大哥,绿叶青;公仔女,莫宝姐、黄大妈多人。当示范动作完了,老师一声令下“Look for the partner for  practice”“找舞伴练习”。问题就来了。校友里跳舞找Partner ,当然是会跳舞的带不会跳的新手。但男高手少,新手里女学生多。这样3位男高手极受欢迎,迎送生捱忙个不停,乐此不彼。乌英姐和女杀手因有跳舞基础,自然受到男高手的青睐,比较多机会有男partner学跳。而女新手中,黄大妈和绿叶青也只好暂时女学男步。而此同时,男新手只得乔大哥一人,他变成女高手们指点批评的目标。张超女拉起他的手,正要教他几招,见他满手是汗,笑着奚落他一番,你呀,你呀:样样都醒,怎么跳舞这么差劲。你站立不直,让我示范给你看,说着就展示了一个跳舞的姿势,但又马上打退堂鼓说,我不会男步。那位齐人妻又说他两脚没踏齐,脚的动作和上身不配合,跳得很难看,几位女高手你一言,她一语。令乔大哥顾此失彼,满头大汗。校友们哄堂大笑,令平常能言善道的乔大哥,满脸通红。尴尬不已。还好王师姐及时赶来解围,说别紧张,我来带你练习,拉起他湿透的手,两人一转舞步,就进入舞池里面,混进舞群不见人了,大家也随着音乐停止哄笑,又重新起舞。

(文抗生)——快乐的猪
    游船之前就听人说过, 游船河就等于糟猪, 此说在侨中同学阿拉斯加之游中得到印证。
    中午时分, 甫一上船, 丰富的自助午攴就等着我们, 冷的有生菜沙拉及各种配料, 各式火腿,、烟鱼、起司和面包, 热的有汤、煎鱼、炸鱼、肉丸、意大利面食、蔬莱和精彩的烤牛排, 还有各种新鲜水果, 那夏威夷木瓜清甜多汁, 单此一味就足以令你多走几趟。冷热饮品包括冻茶、牛奶、咖啡和热茶, 更有精美的旦糕和甜点作饭后甜食。
    每天的早攴也是自助形式, 在同一个布斐攴厅, 座落在顶楼14楼, 也是同样的丰富多彩, 果汁、 咖啡、 麦片、 肠仔、烟肉、 玉米酥等不在话下, 多士也有好几种, 法式多士更是我的至爱, 还有煎薄饼, 连普通的鸡旦都有多种做法, 炒旦、水煮旦、 煎旦和奄列, 各取所好; 如果未够, 还有各式甜馅饼、曲奇;冷盘的各式火腿、 烟鱼、起司和面包更是长期敬备. 

    14楼的布斐攴厅是全天24小时开放, 早午晚会换上不同菜色, 每天另有特别菜色推出, 甚至中菜都有一两款, 当然没法和正式中菜比, 但是吃多了老番菜, 有攴炒白菜食下都不错. 听说午夜布斐也很精彩, 每晚有不同国家的特色, 日本寿司、 墨西哥攴等等, 可惜我都错过了亲临品尝的机会。
    晚饭则定在5楼正式攴厅, 豪华的装璜与侍应欣勤的服务, 令你有身至五星酒店的感觉. 通常西攴有三道莱就算是全攴了, 而船上的西攴则夸张到有头台、 汤、 沙拉、正攴和尾台等五道莱. 每晚菜式不同, 有各种肉类、 海鲜, 加上各种烹调方法, 让你大快朵颐。 最特别的有法国蜗牛、 鸭肝(可惜不是鹅肝)酱、 鱼子、法式焗鸭, 最精彩的有星期三的阿拉斯加皇帝蟹, 星期四的龙虾尾和每天的美味牛排等. 更妙的是你可以叫两份, 甚至三份相同或不同的攴, 保证你食到捧腹而归。  
    5楼的正攴厅也定时开放提供早攴, 午攴和下午茶服务, 不喜布斐的朋友可以在这里点吃喜欢的菜式和享受周到的服侍。特别要提的是下午茶, 约同三五知己, 或与老婆撑台脚, 享用着那新鲜出炉热辣辣香喷喷的烘饼(scone), 叹番杯茶或咖啡, 无牵无挂, 十分潇洒写意。
    虽然船上节目很多, 但毕竟活动范围不大, 所以每天早上睡到够才起床, 吃完早攴后, 或做下运动, 或在甲板上散下步, 在船上溜达闲荡, 一下子就到了中饭时间。吃过中饭, 大多同学都参加舞蹈班, 学跳舞, 下来就是下午茶, 接着5时半吃晚饭, 酒足饭饱之后便是舞王舞后大显身手的时间, 舞盲如我辈则到剧场看秀, 或参加其他活动, 如问答比赛等, 一面饮番杯。 曲终人散后大家又相约上14楼吃宵夜, 倾夜计。一天下来, 吃足五六攴. 难怪食神刘象潜回到三藩市后还回味无穷, 一到晚上就心思思想上14楼。
    一天, 在5楼攴厅吃完午攴, 心满意足地躺在沙滩椅上, 一面搓着肚皮, 轻轻打着呃, 一面懒慵地望着轻飘在蔚蓝天空中的薄雾, 这时忽发奇想: 原来猪是十分快乐的。

(临记)游船随想曲   Day 5  吃在船上
    坐游船,当然就不能不提吃。本记者游船随想曲DAY 5 就要写吃。但在船上都是吃西餐,我对西餐是大乡里,一年都吃不了一两餐,(不算麦当奴,PIZZA这些快餐)正为那些英文餐名发愁,什么(appetizer; entrée; dessert ; buffet ;salad; soup etc…)
    正好文兄写了这篇:快乐的猪。刚好为我解围。文兄可是吃西餐老手,记得有一天是吃法国餐,有法国蜗牛我们也不知道,点了其他头盆appetizer,后来文兄过来我们这一台倾计,看到我们居然没有点法国蜗牛,就提醒我们。我们正后悔,文兄还教我们,没关系,点了,吃过也可以再叫。有人就吃了三客阿拉斯加皇帝蟹,听他这样说,我们马上叫侍应来,重新每人要了一客法国蜗牛,吃了一次名副其实的法国餐。
    吃实在是太丰富了,24小时都有得吃。以本记者的看法,也要多参加各种活动,会不会,有没有兴趣都去看看。吃东西也不能太过份,我们的团友里面,有几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海鲜鱼虾蟹吃得太多,嘴唇都烂了。
    因为文兄的:快乐的猪。没有说要保留版权。游船随想曲DAY 5 就借用“ 快乐的猪”用做“吃在船上”。NEXT DAY 我会写在船上照相。

(临记)黎明公主号航海日志   day 6   在船上摄影
    相信网友都看过网上团体的照片,上有熟悉的校友和不熟悉的校友。阿拉斯加的风景,北美大城市的风貌,照片让网友分享旅游的乐趣。也给人生留下美好的回忆。白居易用诗写如下的江南春色:“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兰,能不忆江南?”团友们用数码相机拍下了北太平洋夏日东升太阳红胜火,北美盛夏江河绿如兰的美景,能不忆邮船?现代旅游,摄影已成重要的活动。我现在写的航海日志,除了第一;第二两天是现场报道外,其他几篇也是看着团友上传的照片,来回想那7天里每天的活动细节。第三天起没有现场报道,是因为船上活动多,本记者没有时间。还有原因是在船上上网价钱极为昂贵,一分钟美 元0.39加上其他费用几乎一分钟0.50美元。第一天把报道放上留言本,就用了10分钟,第二天快手快脚也用了7分钟。
    今天是游船的第六天,晚上有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船长欢送乘客的晚宴( formal Dinner)。和第二天的欢迎晚宴相辉相映。今晚有了第二天的经验,人人都盛装赴会,特别是女士们,个个争艳斗丽,陈网主所讲,有人密密实实,有人袒胸露背,那正是西方晚装的特色。服色艳丽,饰物耀眼,衣香缤影,盛装打扮得赛明星,男士西装骨骨风度翩翩。有人评说某女士象蔡少芬,叫声大美人,刘老板象谢贤,人称四哥来了。于是“发哥”“宝珠姐“,笑声此起彼落。

      船公司有摄影部门,有专业摄影师,在重要的时刻,随时捕捉游客精彩的镜头,游客也可以排队等在摄影师的布景板上摆各种舖士照翻张靓相。照相免费。冲晒好的靓相次日放上架在一个大厅里展示。20大元一张,纵使是贵些但大多数人都会要一两张留作纪念的。除了照相,船公司还把平常的活动作电视录像。那天晚上的牛仔舞大赛就做了DVD录像盘。34元一张,取得最后胜利的女杀手免不了要留一张做见证。照相、录影,这可是船上的大生意哦。

    我们作为船上最大的团体,当然不能执输,在第二天的晚宴完时,就约时间拍了集体照。我们人多,六搂到五搂的梯级站得满满的,摄影师从六搂往下取镜,大家仰头望才照到每一个人的脸。相片出来后,虽有5、6款之多但都不尽人意,每张都有人闭上眼睛。更让爱美女士劳气的是,镜头从上拍下,人人都成“啊扁”了。无奈,不得已每人还是要了一张作历史性留念。还好,集体买,能有折头,每张(12”X8”)只收12元而已。
    今天晚上大家一致决定不找船公司摄影师。自己找个好地方,所有相机一齐开动,实行渔翁撒网,照他一百几十张。总会有一张令大家都满意的吧?反正大多是数码相机,也不用谋杀菲林。无专业摄影师摆布,可以无拘无束,同学们自由组合。全体照罢各级照,同班照、男生照、女生照、携眷照。。。你呼我唤真不知谋杀了多少菲林(MEMORY)?记得网友们曾争论,“谋杀菲林”这样来形容摄影不合适了,都用数码机了,已经不用菲林,何来谋杀?但在没有更好的形容词句出来前,我还是觉得用它好。就象“太阳从东方升起”“日落西山”这些语句。那是在古远年代,人类都以为地球是中心。太阳绕着地球转。后来科学证明其实  是 地球绕着太阳转,加上地球的自转,”太阳从东方升起”是人类产生观察的错觉。但直到今天,人们也没有用新的理论去更改这些不科学的习惯词语。还是照说旭日东升,夕阳西下。

      渔翁撒网这招效果真不错,经各位精心挑选过,现在出现在网上的靓相大家有目共睹,在网上看到那些“密密实实和袒胸露背”的晚装,就多 数是那天的杰作。其中一 张最惹笑的被命名为“众鲜花插在牛粪上”请老三届同学们猜猜是哪张?
    我们56团友的相机大概有25部之多。每次大合照20部不同的相机要照,可不是一件轻易易举的事,难得我们的辉哥,从容不迫左右开弓,一部一部的照。大家也很有耐心的站立不动任影唔嬲。
    讲起数码相机,也真是摄影的一大革命。和传统相机比较,既不用上菲林,也不用冲洗菲林。而且一按快门马上就看到效果。用数码相机看到喜欢的场景,大家毫不考虑就按快门。因不用谋杀菲林,所以分毫不花,只是暂时占用记忆体。如发现效果不满意可以马上删除,一次旅游闲闲地拍一千,几百张。如果单纯就摄影来说,数码相机很容易使用。但毕竟是涉及高科技,按下快门以后的工夫就不简单。单是  调试 照相机就有10几项,涉及很多电脑或摄影的术语,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是很清楚。包括我自己。经常看到有时按错一个制,画面不同,就无法再拍照了。至于拍照以后如何处理,那就是更复杂的技术,怎样放进电脑储存,如何刻录成光盘,如何传给别人,打印成  照片   等等,都不是简单,不容易掌握的技术,真是易学难精呀。当然,没有什麽能难倒我们老三届人,大家在网上看到的精彩照片,就是几个掌握了数码技术校友的杰作。

(临记)黎明公主号航海日志 DAY 7  8月18日  在船上唱卡拉OK,听音乐
    今天是邮轮第七天的航行方向,从昨天开始已向南回航,气温也逐渐回升。今天的温度恢复到20℃。缓缓的海风,一直没露面的阳光终于洒满甲板。甲板上很多卧椅供游客躺着晒太阳。今天总算可以享受一下阳光浴。几个小小的泳池也挤满了人。本记者也曾在最冷那一天下泳池试过,哗!原来是热水池,泳池空无一人,舒服极了!
    船上的食物太好太丰富,很多人担心坐邮轮旅行会变肥。其实不用担心,船上早就安排了很多活动,只要积极参加活动。不要吃得太过量,做几天快乐的猪儿是不会长膘的。我们的团友也没听说谁肥了很多。绰号"6高人"校友回来后说,身体各方面感觉良好,各项指标均从高位回落。完全(Under
control) 在控制之下。
    昨天下午我们校友还有一次卡拉OK party.那是船公司给我们团体的优待,免费给我们一个能容纳100多人的音乐厅,时间是下午1-5点。吃过午饭大家陆续到达,在场早有工作人员把饮品和点心准备好。DJ也在调试音响。大厅上七八个显示屏令各个方向都能看到。三五好友一桌,谈笑风生。音乐响起,马上有人跃跃欲试。不记得是哪个勇士拿起咪,在没有音乐没有字幕下高唱“上战场,枪一响。老子就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试机第一曲刚好是《南泥湾》,一阵掌声後热潮眼看掀起,可惜船上音响设备只有英文卡拉OK。两个老外DJ总是搞不定我们自备的中文VCD和DVD,后劲不继,只好暂时停下来。这时团长交任务给我,专门和和鬼佬DJ联络。我和DJ商量是一首中文歌,一首英文歌轮流上。

    结果我把所有带来的中文碟都放在桌子上,先由大家自己挑选,把要唱歌的碟,第几首写在小纸条上。我按先后把碟和纸条交给DJ.打一首中文歌,叫点歌的人上来唱。年轻人再打一首英文歌。和我们同乐。由于歌选得慢又无法连续唱,只有几首外国名歌如《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哎呀妈妈》……是大家熟悉的,而卡拉OK必唱歌如《"同桌的你》《相思河畔》等很多大家想唱的歌也没有。高潮始终掀不起,和去年的“深圳、厦门游”的唱K真是差了一截。当然在中国的卡拉OK厅,中文歌曲齐全,最重要还有何启佚、洪子群、杜小玉、温妮这班文娱干将带动,不唱不跳的人,也会被她们的热情带动。上次想展身手要"霸咪",今回竟然有好几只快乐的猪吃饱玩累了,不耐烦倒在沙发上,呼呼睡去,网上有相为证。大家都评价这次卡拉属十分"嘛嘛",是我们组织所有活动最差劲的。
    在船上音乐娱乐活动,真是多姿多彩,除了剧院每天晚上有百老汇大SHOW。酒吧、舞池每天晚上也有各种活动,如牛仔舞比赛、回顾60年代BeeGees; Beetles的表演。不但在晚上。在第七天下午,当我在船尾展览厅挑选集体相和看DVD录像时。无意的听到一阵悠扬的提琴声,跟着琴声我去找,在一个摆满沙发和书柜的大厅,有一个小型的四重奏团在演奏古典音乐,原来是一个音乐的沙龙。一曲完毕,第一小提琴手向听众讲解。听众也有问几句的。还可以要求他们演奏某一曲,有时因没有乐谱无法演奏,互相还讨论一番。看到这么幽雅的环境,我也赶忙打电话告诉校友,但多数校友都不在房间。只有冯秀英和刘小曼赶来。参加这休闲的afternoontea time by classical music下午音乐茶座 。

   8月19日 2006,

   (临记)老三届的勇士们,到阿拉斯加一个星期探险后,于8月19号回到了西雅图。早上六点半,西雅图的李鹤鸣和陈瑞娥已一早坐在自己家里的电话机旁,等候凯旋归来的同学们的电话,今天他们要当柴可夫——司机,负责接待与运送工作,大部分同学留在西雅图,继续西雅图与温哥华的行程,另一部分将回到自己生活的城市。
   早上7点,李鹤鸣接到冯秀英的电话,通知船已到岸,现在在等候分批下船,他们大约在8点20分下船,到8点10分,同学们开始下船,李鹤鸣的车子也准时到达码头,9点,才见到同学们的身影。只见人人兴高采烈,愉快的和满足的表情都在脸上表现出来。几天的交往,三十多年前已忘记了的记忆,又重新出现在大家的脑海里。这次参加游船的老同学,来自纽约,波士顿,三番市,西雅图,温哥华和香港,泰国。老三届网站的功能,又一次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把分散在地球各地的老三届老同学团结了起来。这次西雅图的接待工作,由初二7班的冯秀英同学夫妇全盘策划和安排,她也是这次活动的司令官之一,事无巨细,她都亲自一手打点,充份显示了她的领导才能。
   司令官们一下船,立刻带领他们的司机们,高二3班的杨兴德,高二2班的高保乐,高一1班的文抗生,由高二2班的勤务兵司机李鹤鸣开车直奔租车公司,提取已定下的车子。西雅图之游就开始了。时间是在10点整。

(老头子)竹筒老細一早落柯打﹐以當年迎接西哈老克親皇的精神﹐來歡迎美國東西岸華人訪加團僑中老三屆分團的到訪。以喬老爺為正團長﹐飛英姐為副團長﹐及高層大頭仔﹐波士(頓)德興師傅(係楊德興﹐唔係關德興師傅)率團到訪﹐並強調是副廳級及正局級的人馬。(註一) 而同事女招待阿翩昨夜連打三次電話來做政治總動員的思想工作。我一早四時多未聞鴉啼便起身(其實成晚冇得訓)﹐到玉庭軒高幹飯堂霸位﹐一人死守36張凳﹐免被涌入的食野族人侵佔。真好彩﹐正值被迫要交出部份地盤之際﹐一鷹當先﹐飛英姐帶大軍殺到(前年她只帶領飛天兵團﹐二年後已統領海陸空特種部隊---先是客機再是郵輪又有車隊)。有美貌與智慧並在的才女珠﹐網站高級記者鶴鳴﹐<X>高的西瓜﹐科網大亨喬老爺﹐永豐的德興及佢既大媽﹐肥肥大頭仔及其可愛過天使的女女……總之東西美人先後入座。(註二) 
   一向粗茶淡飯的美人﹐平日只顧挨騾仔﹐搵美鈔。來到重視飲食文化(加國是多元文化發祥地)的美食之都﹐盡管已在郵輪填滿了7日﹐仍解放肚皮﹐大快剁願﹐滿足食慾。正當侍應迷惘地寫滿一本落單薄之際﹐大頭仔大叫一聲要一碟腐乳﹐一碗白粥。侍應更加惶恐地講﹐我地白粥唔係跟腐乳個播。原來係佢地820記念日(唔係結婚周年)。美人加人加港人邊互相問候(由1日冇見到38年冇見)邊大嚓美點﹐酒樓為之沸騰起來。我唯有默默地祝福佢地﹐吃吧﹐吃吧﹐民以食為天。

(李鹤鸣)第一个景点是西雅图的渔[愚]人码头,大家在农村时都去过“市集”吧,渔人码头就是这样一个洋圩市,政府为了照顾一些手工艺者,一些渔夫,一些农民,就在市中心的海边,组织了这样一个圩市,在那里,特别是星期天和星期六,人头涌涌,人们都喜欢在那里逛逛,渔夫们[?]都在那里占领了有利的固定铺位,贩卖海鲜,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们都会做一些精彩的抛鱼动作,和一些难度高的其他动作,还是挺有娱乐性的。一些农民们[?]也占领了一些好的地段,卖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一些手工艺者,就拿着他们的杰作,相片,首饰,印了图案的衣服等等,就在旁边的空地上,摆上一个个的小摊子,老板们就坐在小椅子上,优哉游哉地聊天,抽烟。对于逛惯大公司的城市人来说,这种地方充满乡土的味道,不买东西,走走看看也是挺有意思的,特别是对于外来的游客,大都会慕名而来。一些本土音乐家,会站在路边和街角上,进行着精彩的音乐演奏。路过的人们,不时会往他们的乐器盒子里,抛下一些钱币,以示感谢他们精彩的表演。走惯高速公路的美国人,车子经过这里,也只能用慢得不能再慢的速度行驶,不过大家都不会有丝毫的怨言。对于遵守交通规则的美国人来说,只有在这里,才可以漠视交通规则,人车混合而行。一大班老三届的老衬们,就停留在这里,谋杀了不少的非林和留下了不少的汗水。

    这次西雅图的接待工作,由初二7班的冯秀英同学夫妇全盘策划和安排,她也是这次活动的司令官之一,事无巨细,她都亲自一手打点,充份显示了她的领导才能。

   司令官们一下船,立刻带领他们的司机们,高二3班的杨兴德,高二2班的高保乐,高一1班的文抗生,由高二2班的勤务兵司机李鹤鸣开车直奔租车公司,提取已定下的车子。西雅图之游就开始了。时间是在10点整。

    当完愚人以后,我们的冯司令,为了节省时间,因为只有几个小时,要看完西雅图的景点根本没可能,就把大队安排到西西雅图,隔海观看西雅图的城区,能看多少就是各位自己的造化了。西西雅图是一个半岛,有很长的海岸线,这里有游艇的码头,在假日,不少人会把游艇拉到这里放下海,然后开始扬帆出海,其中大部分是机动游艇。也有不少潜水的新手来到这里的浅海学潜泳,也有不少本地的游客,一家大小在假日喜欢来这里兜兜风。海边有结净的长堤,还有漂亮的海边公园,代替了洁白的沙滩,这里没有波涛,也没有海浪,全部给远处的防波堤挡住了。海湾的对面就是美丽的西雅图市区。我们的大队一到,相机立刻不停地动了起来,第一张西雅图的老同学大合照诞生。站在海边可以闻到海水的气味,不少同学还回忆起第一次闻到海水气味时的情景,时间过得真快,一下子就过去了三十多年了。中午一到,李鹤鸣到唐人街拿饭盒,侨中校友陈邦娜同学已在那里等着。这一顿饭就在郊游中度过。

(余翩翩)西雅圖校友熱情接待從亞拉斯加回來的同學和家屬們(部份同學以前下海是孤家寡人﹐現在當然攜帶家眷)﹐溫哥華校友哪敢待慢﹐希望他們能夠對溫哥華這北美的花園城市留下美好回憶。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天半﹐竹筒校友一早已經設計好行程﹐還細心的弄好一本本的路線圖﹐交給各位擔任司機的同學﹐然後每輛車安排一位溫市同學跟隨。幾十年沒見的施保林同學﹐本來只參加午餐聚會﹐後來被同學們的熱情感動﹐也參加了第一天的旅游活動﹐在其中一輛車擔任導遊。他本來以為只認識我這個以前勇士14隊的戰友﹐誰知記性很好的僑中輔導員楊興德大哥還記得他。老頭是飲食專家﹐吃遍溫市的高級食肆﹐全部飲食地點由他設計。黃葉青和龔素嬋兩位是同學中移民最早的老華僑﹐她們對接待校友也提出不少建議﹐總之希望大家盡興而歸。能夠見到幾十年沒有見面的校友﹐是那麼的感慨﹑激動。還有﹐這次飛英姐夫婦辛苦了大半年﹐犧牲寶貴時間﹐做了很多的工作﹐熱情為同學服務﹐體現了她是一個很好的組織者﹐我們謝謝她﹗

(文抗生)本人于22号晚顺利回到家中. 今次到访温哥华, 得到竹筒,老头,翩翩,叶青,公仔,保林等同学的热情招待,他们请假当导游,又请埋食饭.我们一团20多人,在游玩和欣赏了温市的美景,享尽了温市的美食之余,更带着深厚的同学情满载而归. 在此特别向竹筒,老头等温市同学表示谢意. 同时更多谢乌英同学对整个旅程的组织安排, 细心的她每个细节都考虑周到, 妥当安排, 比职业旅行社有过之而无不及, 使我们整个行程十分顺利, 在此向她再次特表谢意. 

(黄叶青)心想坐游船是蛮闷蛋的。同去的同学很多,但熟悉的不多。我们工余的兴趣少,船上没什么活动可以参加。公仔上船第二天就感到有点闷闷的。但随著跟同学熟络,相约一起参加学跳舞,到健身室做运动,走走甲板,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不时又上岸到处参观游览,闷气一扫而光。有几个同学和他们的亲属特别风趣灰谐,说的话题常常令人捧腹大笑,甚至眼泪直流,人仰马翻。想想很久也没这么开心了。值得一提的是,在闲谈过程中,我找到了两个同宗姐妹。黄茜莉(高三1)、黄立嫣(初一1)和我(高二1)同是台山人,同属附城地区,只是不同乡镇。但追溯起来应是同一个祖宗的分枝,大家都是黄姓祖宗的后代。黄茜莉应是我姐姐,黄立嫣是我妹妹。同姓三分亲,何况是同一祖宗呢。让我们三姐妹以后多联系吧。

(临记)“You are bigger group  你们是最大的团体,”
   刚刚下机,打开OLD3和留言录。看到校友们已经踊跃在留言本上留下了美妙的片片趣事。感到无限快乐,一年来的辛劳一扫而空。一下也不知道该写什么,脑海突然闪出船上餐厅主管对我们讲的这句令人骄傲的话。
    在这1950个客人中,白人占大多数。中国人不多,但我们侨中的56人团体是最大,最活跃。船上小小的舞池、泳池只要我们一涌到他们就退避三舍,乒乓波桌上更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学跳舞我们人最多,声势浩大,教跳舞的老师还教所有人用国语向我们问好“你好吗?”在牛仔舞大赛里,我们的女杀手还打败所有白人;黑人;东方人,赢得了一瓶香槟。大象笑称,这就是“黄祸”。但船公司显然很喜欢我们这班“祸害”。一上船主管就找团体的负责人,表示对我们最大的欢迎,并给我们团体最大的优惠。 吃饭餐厅划开了特别位置,不用排队,直接进入餐桌,陆上还特为我们安排了两节火车车厢。和包一辆巴士,安排卡拉OK厅给我们开会等等。当照集体留念相时,我们的团体把楼梯挤满,引起全船人的注目。
   这次愉快的旅程,大家仿佛回到同学少年时,一路谈笑风生,创造了不少新名词、新花名。新人物,比如“(身最高;胆固醇最高;血压最高;血糖高;舞技最高、姓高)的六高人;SEA  LION(师奶)(也就是海狮)杀手、舞场女杀手、齐人党;十人帮…..”同学们乐翻天。美景妙事每天都有。快乐不知时日过。8天的旅程很快就Over!

(李鹤鸣)下午,小曼要离开西雅图回香港,不得不脱离大队由李鹤鸣送去西雅图-迪克玛国际机场。其他队友要到旅馆,落实房间。然后再到西雅图东边30公里外的一个风景区游玩。
    离上机时间还早,小曼到波音的飞机博物馆转了一个圈。这是西雅图的一个重要观光景点,也是西雅图的老衬亭之一,观看者大部分是游客,从这里可以看到波音从一个小作坊变成一个大企业的经过, 博物馆里面停着几十架各种类型的飞机,还有卫星。有些飞行仪器还是专门为孩子设计的,孩子们坐在里面,会像坐在飞机里面一样,孩子可以自己控制飞行仪器。里面还有一个大厅,枪炮声不断,那是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所用的飞机,天上吊着,地上停着,最特别的一部分是有关飞虎队支援中国抗战的文件和飞机。中间那部分,是波音最早的工厂及使用的工具和有关的图片。最后小曼选择了和停在草坪上的军机合照了几张相片,以示曾经到此一游。

(李鹤鸣)另一队人马,在乌英夫妇带领下,到西雅图的东部30公里外探险去了。
    晚上六时半,全部人马集中到表维尔城的醉翁楼海鲜大餐馆来了一次大聚餐,Bellevue City曾经好几年给评为全美国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为盛名所累,现在房价已翻了几倍,再不是适合普通人居住的地方了。Bellevue City的东北角Redmont City。是微软电脑公司的总部,大西雅图地区的经济,就是全靠微软公司和波音飞机公司支持着,只要这两家公司打一个小小的喷嚏,整个西雅图都会震动,它们是西雅图人的米饭班主,近几年,大西雅图地区的地方首长,为了改变这种单一经济,已引进了不少高科技产业,==生物科技和电子科技,他们要把大西雅图地区打造成一个高科技的王国,要和加州的矽谷比高下,在西雅图联合湖的南边,要打造一个生物工程的王国,在西雅图的北边的巴索城,发展成电子工业城。西雅图的东边雷蒙城,打造成一个电脑工业城。为了把大西雅图地区联合起来。现在已开始建造城市的地下铁路,这个只有两百万人口的西北边陲小城,前途将是无限光明的。随着大量加州人的涌入,这个地区的人口发展非常迅速,房价也在迅速膨胀。世界首富微软的老板六千万建造的房子就在这个城市西边的华盛顿湖边。
    七点整,全部老同学到齐,高三的老同学有黎康乔夫妇,黄西莉,高二的高宝乐,莫宝珍,李鹤鸣,刘象潜夫妇和他们的千金,杨兴德和初一的黄立嫣夫妇。高一的文抗生和初一的赵惠萍夫妇和他们的千金,梁宝芬夫妇。初三的陈瑞娥夫妇,蔡丽嫦夫妇,王诗蒂。初二的吴翠珠,冯秀英夫妇。还有64届侨中校友陈邦娜夫妇。
    在宴会上,同学们举杯感谢冯秀英夫妇这一年来的劬劳,也祝福大家的身体健康。西雅图的同学,也希望老同学们能看中西雅图这块宝地,搬来西雅图。

(老头子)此次訪加團﹐係2006年僑中老三屆大團聚的第二部份。佢地先空翔﹐又海遊到陸行了。五車由西雅圖披著晨曦浩浩蕩蕩﹐於10時多到達加拿大第三大城市溫哥華了。
    飲飽食醉﹐大鬧完酒樓之後﹐卅多人先往遊客必到的--伊麗莎伯女皇公園。是市區的山崗(比越秀山更近市區)﹐可環視大溫地區﹐時花盛開﹐是新娘新郎照相之地。我們一眾過氣的新娘新郎也來個大合照。
    跟住去森林峽谷的煉谷公園﹐過一條橫渡深谷天險﹐搖搖幌幌的鐵索橋﹐以驗證老三屆人的波折人生經歷。這保存千萬年原始風貌的森林﹐古木參天﹐巨柱拔杆。清沏的雪嶺冰泉沿被冰河切割而成的峽谷﹐奔騰而瀉﹐真個﹕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 落九天。黑墨墨的深潭盡是至陰至寒之處﹐但不少男女健兒們在懸崖峭壁上﹐一躍往寒宮。曾到地球天梯---西藏高原的才女綠珠兒只覺小兒科﹐在鐵索橋上回眸一笑。但
    一向無所畏懼﹐勇往直前的飛英姐為何在橋上卻步不前﹐令後面的人催促﹕烏英點解唔行啦﹐烏英變烏龜咩。原來佢要拍下天險之雄偉。大頭仔的女兒和象哥的女兒﹐卻扮松鼠在枯木巨樁上拍照。
    一眾僑中人又趕往市中心﹐另一處森林公園——史丹利公園。她是半島的森林﹐浣熊之家﹐古印弟安人的祭天聖地﹐而緊貼著金融中心的Down town。她見證著這城市﹐如何從苦寒之地﹐變成今日繁華大都。她和遊人一樣滿懷銘感的敬意---感謝二百多年前建市的先賢們﹐在市政府的文憲上聲明﹐世世代代必須保留此森林﹐不得破壞以供後世人享用。而沒有把她剷平伐光﹐以此黃金之地興建豪宅華廈﹐免卻子孫後代只能從課本上﹐知道我們眼前看到的一切原始風貌。阿門。
    遊過公園去Downtown﹐唐人街便回酒店小息片刻﹐共赴晚宴。溫哥華的同學﹐為來自美國和香港的校友們﹐設宴洗塵﹐分三席入座﹐享用特別設計的美食。在葡萄美酒的淳化下﹐友情高漲﹐興高彩烈﹐紛紛勸飲讓食﹐細道40多年的友誼及今日之難得。連忙於招待的老闆娘也頻說﹐睇你地咁高興真開心﹐佢都受感染渦。而到最後的甜品——木桶豆腐花令各人大為贊嘆(尤其是男士們)之後﹐就曲終人散了。
我送別了所有人﹐獨自在北國的夜空下﹐回昧這難捨的情景﹐久久未能釋懷。我們曾在瘦狗嶺徬僑中校園的夜空下﹐話別分道揚鏢﹔我們曾在三水的禾稻徬茅屋邊的夜空下﹐為日後的出路而勉勵道別﹔我們也曾在香港的維多利亞邊華廈徬的夜空下﹐為不日遠赴北美大地謀生的同學握手祝福。我卻想不到今夜﹐我們滿懷卅多年的友情﹐能在此地重逢話舊﹐以圓了我們當年的夢。此情此景﹐令我感動﹐令我感慨﹐令我感嘆﹗﹗珍重啊﹐僑中老同學。——僅獻給同在者和已離去的學友 。

(冯秀英)在这里,很感谢大家对我这半年多来工作的肯定,能得到大家的信任和支持是我最大的荣幸,也是我在这次活动中竭尽全力为校友们服务的原动力,谢谢大家!但如果只把功劳归在我一人身上就显得不公平了,事实上,文抗生和黎康乔在这次大型的户外活动中也同样担当着重要的角色。上船后,文抗生一直都主持着大局,无论会议主持或LAND TOUR活动安排都是由他做主力。所有人上船后都尽情地吃喝玩乐玩足7天,但文抗生为团体的活动安排及与船公司的帐务交涉就损失了一半的私人时间。甚至有一晚,所有人都满怀喜悦地在享用丰盛的晚餐,相信当时没有多少人会觉察他的座位整晚都是空着的,我心里明白他还在为处理团体的 LAND TOUR活动而奔波,尽管我与他不同一席座位,可是这些事都看在我眼里了,我很感激他无私的付出!
   另外,黎康乔也一直表现出大哥的风范,由于我们团体庞大,疑难杂症问题特别多,一直以来,他都主动关心每一位有需要帮忙的校友,成为热心的船上顾问,整个旅程中他都是一位既帮得又玩得的好大哥。
   而在我们的西雅图-温哥华-波特兰 阳光陆路团,杨兴德被任命为财长,这可是一份苦差。由于参加活动的人多,且每人的参加路线、天数、进餐都不同,再加上我们是租车,所以每天都一大堆婆妈数烦着这位大男人,好在会计正是他的专长,一早就有备而来,在家已制作好一份明细开支表格,所以,一但走马上任就应付如流。
  还有很多人都在后面鼎力支持我的,就如西雅图的李鹤鸣、陈瑞娥、黄敏询,他们在接待工作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没有他们齐心合力帮忙,我们的陆路旅行就不会这么顺利,我很感谢他们!
   还有热心的温哥华校友,他们为我们到访两天而筹备了几个月,司徒勤立是负责安排温哥华行程的,为了我们27人的车队不掉队,他足足花了两个礼拜去设计了一份观光路线地图,让司机们可以看图识字。还有宋少毅(老头子),他的任务是负责饮食,我们到达温哥华当天,他竟然动员全家在酒楼“霸位”,当我们一到步,马上就有酒楼侍应招呼入席,如同贵宾式待遇。余翩翩因为是新移民,没有接到特别任务,但当她知道我们的旅行计划竟然连一小时的购物时间都没有,于是她自掏腰包跑去唐人街买了一大袋新鲜龙眼请我们吃,有如一个温馨的大家庭,真个把大伙儿吃得甜丝丝的。
   离开温哥华后,我们的陆路团还有一个重点旅游目的地,就是波特兰,选择这个美景绝伦的旅游点,也全凭我的老美上司提点。在自己制作此条路线时,也为将来远途开车旅行增加了很多经验。
      组织 这次大型的团体活动是继金秋聚会后又一次成功的经验,但这次的成功绝不是我一人的功劳,是许多有份参与和没份参与的人都在为我们开绿灯,甚至连我的公司经理(美国人)都在为我开绿灯。要细说过程,真是有排都讲不完,难怪许多校友都笑我可以开旅行社了。
   其实,最大功劳是侨中老三届网站的功劳!愿侨中老三届所有人都健康快乐,我们还会重逢在明天!

(文抗生)在这次侨中校友,亲友的阿拉斯加与西雅图,温哥华之旅中,我们除了尽享同学相叙游玩的欢乐之外,更有幸欣赏到北国各种美丽的自然风光。特别是 Tracy Arm 冰川的景色更是美得慑人魂魄,简直令人忘掉自我,不知不觉将自身溶汇到如画的环境之中。
    在尽情享受这大自然美景之时,我同时得到了一个启示; 我们所在的地球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它的自然环境十分宝贵,是和人类的生存息息相关的,我们有义务和责任去保护它o 加强环保意识,是我从阿拉斯加之旅中得到的另一个收获。
    也许有人说, 中国正在飞跃地发展经济,这时讲环保简直是费话。我记得近三十年前,那是电子电脑正起步发展的年代,我曾获得一份美国银行的奖学金,领奖学金之时,十多位来自不同学校的学生都要回答一个问题: 你认为现在有必要重视和大力改进环境污染的问题吗? 为什么? 绝大多数人的答案是”Yes”, 而我的答案却是”No”, 并大放噘词,说工业的进步与科技的发展是无尽头的,我们不应该因环境污染的问题而限制了科技的发展。我想我们现在不应该再犯同一错误。
    或者我们不可能做到完美,但希望大家尽量去做我们所能做得到的,例如废纸废瓶的回收,不要浪费天然资源,包括水等等o
    我永远记得有一位科学家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们居住着的地球并不属于我们,而是我们向子孙后代借用的,我们没有权利把资源用竭而给后人留下一个烂滩子(意思大概是这样,如上述与原话有出入,请知者更正并原谅)。
    谨此与侨中老三届同学和所有地球人同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