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一周年征文选

我们的网站(黎康乔) 贺侨中网站成立一周年(余翩翩)
它带着我走向时代的前列(冯秀英) 窗前惊梦(李鹤鸣)
她一岁了(陈大芳) 来自瘦狗岭的种子(老头子)
笑看春秋网中人(老头子) 网站周岁感怀(曾新儿)
贺old3开张一年(廖林标) 网站一周年征文编后记(陈贤庆)

             我们的网站       黎康乔

    记得一年前, 网站开始成立时  ,如何为网站定名呢?既要兼顾有侨中老三届的意思,又要简单易记,中英意思都具备. 我和陈贤庆都有点头痛。一件发生在多年前的事启发了我。

       我刚到公司工作,加入工会不久,因为工会要和资方谈判新合约,工会召开会员大会。负责干部在会上讲解了工会的立场和谈判的策略,然后问大家有什么意见。这时人人纷纷发言,我一言不发,只是听,工会干部看到我一个东方人面孔,就问我从那里来,有什么想法。我答来自中国,又硬着头皮学别人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工会干部听了以后这样说:“欢迎来自中国的兄弟,你的意见和所有的提议我们都会考虑,但我要更正你的一个用词 ,你说,你们工会’是不对的,应该说是‘我们工会’。工会是我们所有成员的,明白吗?”他的讲话里的其中两句:All opinion will be consider This is our union,You saying “your union” is wrong .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从网站开始准备成立的第一天起,我们就遵从这两句话——“所有的提议都考虑”、网站是“我们大家的网站” 这种意念来运作。为了定名,先征求了初创时有联络的网友,如胡念祖、文抗生、钟家强张继振、杨兴德、黄立嫣等海外校友和国内宏守基、郑少燕、梁继兴、曾新儿……网友们很快就提出很多不同网名。考虑了所有的提议,达到了共识,定了OLD3这个简单易记又有意思的站名。网站能够发展到今,也因网友把老三届网站当作“自己的网站”,为网站提供了大量文章、照片、资料。网站内容日益丰富,上网人次日渐增加,也是因为校友们的大力宣传。同时网站也加深校友们在现实世界互相认识,帮助校友联络。外校的校友,也因我们网站人气够盛,也为我们的网站提供了丰富的文章,又和我们作友好的连接。

       那天我在纽约甘乃迪机场接钟家强校友机。见面就象多年的老友闲话家常、互诉甘苦。有谁会想到我和他自离开学校就从未谋面。他住美国西岸,我在东岸,相隔何止千里!重逢,相知就靠网站。波士顿杨兴德和黄立嫣校友,也是和我在网上先互认相识,他们才会坐45个钟车到纽约探望我。还有同住纽约的刘竞芳校友,尽管大家住在同一城市,彼此也知道对方,但平时各忙各的,就如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也是因为有了网站留言本,经香港宋庆杰校友的介绍,才联络上,大家得在纽约的聚会时碰上面。当西雅图的李鹤鸣校友来纽约探亲的时候,和纽约的同学相聚。他有点感叹地说:“你们纽约校友这么多,真热闹。我在西雅图就我孤家寡人一个。”我对他说:“照理西雅图这么大的城市,没有可能只有一个侨中校友。”于是我就到同学录那里查找,根据电话的区号,发现西雅图地区起码有4位同学。刚巧冯秀英校友来纽约旅游,我把李鹤鸣的电话给了她。再通过网上的联络,西雅图的五位校友,在2004圣诞聚会在一起。他们也提议,网站把美加校友居住的城市加进同学录资料里面,网站也很快接受这意见,校友联络就更方便了。相信不少校友都有类似的经历。

       网站不但加深校友的了解和友谊,也促成校友的活动。要不是我们组织了和黄主任的网上对谈,就不会产生今年的金秋聚会。有了网站的共同讨论功能,和我们“所有的提议都考虑”的宗旨。陈大芳。文抗生、宏守基校友组织筹委的提议得到了实施。就这样,网友们不断提出好的想法。如每月的网上聚会,留言本,也在网上实行。  金秋聚会,有网友建议,应集中安排海外校友的住宿,筹委也马上回应,很快就找到一个适中的地点。 在互联网世界。网站何止万万千千,能吸引网友不断的上来阅览,经常有人相聚到红茶馆,内容需要时时更新,风格也要不断创新,靠的就是网友们的智慧和行动。希望网友校友们,平常不但要阅览内容,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新的资料,写好的文章,别忘花多一点时间,告诉我们。

          互联网发展10多年,“INTERNET 也由高科技名词,成了深入民生的常用工具。(特别是35岁以下的年青一代)。由初期查资料,读新闻,发电邮,发展到今日做生意,买东西,交费,买卖股票,下载表格,和政府打交道,还有娱乐消闲方面的聊天,下载歌曲;以至交朋友,找对象. (美国的match..com就专门为人找男女朋友)。认识它应用它,已不是时髦,是生活的必要,我们老三届这一代,处于两代新老交替,因年龄和条件的限制,会上网还是少数,不少同学对互联网有科技的恐惧感,不敢尝试。其实经过多年的改进,上网已经是一件很容易学会的事,我敢说比学游泳更易。希望校友们发扬互助精神,就如冯秀英校友所说,就象西雅图校友那样做,老手带新手,新手拉网盲。让我们老三届更多的校友加入上网一族,老手、新手一起来,让网站更兴旺。

                  贺僑中網站成立一週年 余翩翩

  今天是大年初一﹐太陽公公知道這是我們華人的新年﹐沒有吝嗇它的陽光﹐讓它普照大地。路旁的小花草也鑽出頭來湊熱鬧﹐春天已經悄悄來臨。我一邊看著窗外的陽光﹐一邊看著留言版上同學們的恭賀新春賀詞﹔再看同學們在一週年徵文上用不同的方式發表感想﹐令我感慨萬千﹗

  一年前﹐我們班的鄭少燕同學﹐介紹我看那隱藏在“聚賢茶室”的僑中網站。在那裡我看到師兄陳賢慶的文章﹐畢竟曾是兵團戰友﹐地點﹑人物是那麼熟悉﹐一切都令我感到很親切。在那個廣闊天地裡﹐雖然我只獃了兩年﹐佔了我的人生中很短暫。但是這兩年艱苦的磨煉﹐卻是深深烙印在我的生命中﹐令我有堅強的意志克服困難。每次遇到難事﹐我會自我安慰﹐怎麼樣也難不過以前吃粗糧﹑住茅棚﹑嚴謹紀律﹑艱苦勞動的日子。也因為這一切﹐令我珍惜眼前的人和事。是的﹐我們為身為老三屆﹐為曾經處身在那個火紅的年代已自豪﹗

   隨著網站不斷發展﹐司徒勤立﹑文抗生﹑黃卓巒等等同學紛紛有了在網站裡的專欄。雖然以前有的同學自己另有網站﹐但卻願意把自己的網站放進來﹐讓更多同學欣賞﹐這是很難得的。

   時間很快過去﹐隨著老三屆校友的努力耕耘﹐我們的網站越來越精彩﹐內容不斷更新﹐深深牽引著海內外遊子之心﹗老三屆---這是歷史揮不去的名字﹐在這個網站裡﹐見證了校友們卅多年的努力成果。熟悉的校友名字中﹐不乏國家高級幹部﹑成功的商人﹑專業人士﹑藝術家﹑作家﹑﹑﹑﹑﹑。當然亦有人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而犧牲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正是這樣﹐我們必須趁著有生之年﹐去做我們想做的事﹐見見我們多年未見的朋友。通過網站﹐我們可以聯絡數十年未見的同學﹑朋友。大家都會出一分力﹐盡自己力量﹐發揮鑼絲釘的精神。看著網站日益人氣旺盛﹐除了各位老臣子﹐每個同學也獻出了自己的時間﹑精神﹐難能可貴。

   少年時的友情是最珍貴的﹐卅多年後的今天﹐我在這個網站裡﹐找到不少兒時的同學﹑朋友﹐通過他(她)們﹐尋回不少的樂事。現在大家保持聯絡﹐這是我之前想不到的事。通過大家同學聯絡﹐我在加東見到卅多年未見的同學。我記得﹐當我去到滿地可﹐在酒店安頓下來﹐已是晚上11時。我冒昧拿著龔素嬋校友給我的號碼﹐試試撥電話給李宗麟和譚少蓉夫婦﹔以為只是談談天﹐順便通知他們金秋聚會的事。意想不到﹐他們一聽是僑中同學﹐馬上說﹕酒店離我家很近﹐我們立即開車過來。他倆的熱情令我非常感動﹐以前在學校我們無和對方說過一句話﹐這晚卻談了一個多小時。李小棉校友﹐我一直以為她在美國﹐通過網上聚會﹐才知道她的先生是林漢池校友﹐大家又在多倫多見面了。在那裡﹐剛好李奕生校友回加國﹐可以見到他和他的太太﹐我的同班同學葉少嫻。那次﹐本來還想順便到紐約見見同學﹐後來因為臨近9月11﹐親友說過美國檢查很嚴﹐勸我不要去紐約﹐才取消行程。同樣地﹐通過網站﹐由黎康喬校友找到李鶴鳴﹐他曾經和我是初一同班同學。一次巧合的機會﹐當李來溫哥華探親時﹐順路把我載到美國西雅圖。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後﹐我們來到馮秀英漂亮的家﹐那是2004年的大除夕。她家的聖誕燈飾閃爍著﹐迎接新年來臨。元旦晚上﹐我們在秀英家舉行新年聚餐﹐當然也是慶祝我和他們卅多年後的重逢﹐在這裡還見到陳瑞娥夫婦。李又帶來一個同是我初一同學---陳邦娜﹐她更是老老知青了﹐初中畢業已下鄉﹐我們無見面何止36年﹐再見真是感慨萬千。這晚﹐秀英夫婦為我們準備了滿桌豐富食物﹑名酒﹐大家暢談兒時樂事和今天的生活。期間也有看網站新消息和發電郵給同學﹐喬老爺又打電話來湊熱鬧。2005年的第一天﹐和一群幾十年無見面的同學﹐一起在西雅圖度過﹐是那麼的難忘。

   在這裡我和不少以前在學校大家無說過話﹐卻是認識對方名字的同學成了網友﹔當然我也是找到不少多年無聯繫的校友和農場戰友。在這裡﹐我還和不是僑中校友的勤芳﹐做了網友﹔我相信她在網站尋到不少老友﹐為她開心。   每月的網上聚會﹐大家積極發言﹐提建議。這那裡傾談就像見到面一樣﹔留言版上每天的新消息﹔同學們精彩的文章﹐都吸引著我們留覽。

   互聯網是一個廣闊天地﹐我們以前在廣闊天地努力耕耘﹔如今﹐我們為何不在這互聯網天地裡﹐發揮我們當年老三屆知青的精神﹐繼續去耕耘這塊屬於我們的新的天地﹗願我們老三屆網站在幾位老大哥的帶領下﹐在校友努力支持下﹐就像永不消逝的電波﹐不斷發揚下去﹗願我們的網站蒸蒸日上﹗

   並祝福大家新春萬事勝意﹗健康快樂﹗

          它带着我走向时代的行列 (冯秀英)

  离开学校也就把书包与笔搁在一边,晃眼就过去几十年适逢网站发起周年征文启事,一时兴致起人云我亦云,也让我来谈谈一些亲身感受, 为专栏凑凑热闹吧。

   049, 作了一次美国东岸之游, 见到了久違了的校友赵惠星、李伟棉、罗韵紫、张继振、黎康乔及高保乐,他们热情地招待了我.

  离校30多年后第一次重逢,大家谈笑甚欢.在他们的介绍下,知道侨中老三届同学,办了个网站叫《OLD3》,并希望我也能参与其中.自己当时心里想,别开玩笑了,我还年轻吗?与科技怎麽结缘? 单是那只滑鼠,已不听我使唤了,指它行东,它非往西不可,甚至东南西北到处乱窜,别说叫我参与其中,单是对着它,我头都大了.

  回到西雅图后,又重复着以往的平淡生活习惯.下班闲来弄弄花草;听听音乐;偶然也会打打麻雀,逛逛商场.一种半退休的暮年心态影响着我, 不再追求进步.

在黎康乔同学的引导下,我逐渐改变了这一习惯.连续两个礼拜六,黎康乔在千里之外打来电话.第一次是因为不明白我为甚麽从遥远的西岸到东岸旅行 , 打个白鸽转一天就飞返西雅图.我告诉他,是因为母亲此时仙游,只好匆匆折返. 闲谈间他鼓励我学电脑, 我告诉他,我是电脑盲,偶尔上网也只是看看道琼斯指数上上落落,其它一切都不懂.他说:”不要紧,我可以教你。”.奈何自问信心不足,所以在电话上我是支支吾吾地对答着他,最后他说:”下星期我再给你电话。”.

  果然,第二个星期六他真的来了电话.我心想世间竟有如此热心的免费教學? 怀着一种好奇心,于是决定今天休息日也不逛街,干脆定定地坐在电脑面前,我要看着他如何把一只牛拉上树.

  显然,他是有备而来(对着我这种老顽固),在电话上,他就象幼稚园的启蒙老师那样,耐心地教我进入老三届网站.象参观课室一样,逐样介绍,讲解哪些是校友们自己写的回忆录文章,哪些是校友们保留下来珍贵旧相片,哪些又是同学风采网页…….

   在看到竹雨轩》时,突然眼前一亮 ,司徒勤立”,一个熟悉同学的名字,立即映入眼帘,他创立了一个典雅的古典文学网站, 放在这里; 然后再一看,“排骨”,又是一个熟悉同学的名字,出现在眼前!他也创立了自己的网页《赤子画人》.还有文抗生同学的《青春无悔》专栏…… 这些名字都是我非常熟悉的,他们是我还未遗忘的校友.此刻,許多已漸淡忘的校園往事,在腦海里不斷地涌現出來.我好象又回到久違了的瘦狗嶺僑中校園.

   接着黎大哥又带我去留言板一栏,他说:”阅读只是上网的一种功能,互联网更重要的,是它互动的功能.你可以在留言板上写几个字,和大家打个招呼,问个好.”听后,我很无奈地告诉他 ,离开学校几十年,一年级学的b p m f 早就不知去向了,现在的我已搞不清哪个是英文字母,哪个是拼音字母了。他又重复着那一句”不要紧,我可以教你”,坚定而稳重的声音,就象一支强心针激励了我。就这样,他教我在留言板上用拼音字母拼出第一句中文——”我是冯秀英,大家好!”.这就是我第一次在互联网上,战战兢兢地发出自己声音.在手指按下”传送”健时,心情特别地紧张,生怕别人早已把我遗忘,我还在这里”唱山歌”。没想到过了两天,再上网一看,竟然看见大头仔、翩翩、还有小毛都在留言本上回应了我,十分友善、热情地欢迎了我这个几十年来踪影全无的不速之客。原来同学们还记得我,就象我还记得他们一样,顿时世界变得象左邻右里,很亲近.

      从此以后,就试探着去阅读老三届里面的文章,去看昔日校友们的相片,渐渐地见到了许多熟悉的校友面孔,每次看着同学们的回忆录文章,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我也有经历过同校友们一样的知青生活,尝过插秧、担泥, 还有走田基路不懂技巧,最终滚落田基变成泥人的苦。当然也尝过装病不下田,却偷偷骑单车跑去探同学的乐.

  每天,我还追看陈贤庆师兄的小说《仙乐风飘处处闻》,因为它唤起了自己对校园生活的回忆,也唤起了对同学们的怀念。渐渐地我就和这个网站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每次上网它都成了我必经之路.

  文革风暴,无情地把万千求学青年的美梦打碎,为了挣扎生存,每个人都被迫选择了自己要走的道路.此后的几十年,同学们就象随风飘散的断线风筝,散落在世界各地,一别就是36年.谁能想得到,OLD3竟象一张没有边际的网,把世界各地的校友,逐渐的网回到一起.

  透过网站的讯息,我们又知道许多校友,在文革过后自强不息,不断地努力进修,从《同学业绩》一栏,就不难看到,他们今天都拥有自己不错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看着想着,我终于发觉我们的网站是一个健康的网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网站.

      我又慢慢地感觉到,科技并不是想象中的那麽神秘,那麽深不可测,于是,就尝试去摸索,去学习,我把自己融入了OLD3, 也参与了其中,我先学打中文字,学发电邮, 也学利用MSN装置与世界各地的同学朋友在网上即时对话,从中我得到了很大的乐趣,生活觉得充实了。然后, 我又学会了网上查资料, 查天气预告.如果开车到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就先从网上下载路线地图,这样,再也不用多走冤枉路了。现在又学做一个精明主妇,需要购买耐用品,就先从网上查资料,对比价钱和功能后才去买.减少了买回来又后悔的现象最近,我更学会了利用网上银行的方便,付各种各样的帐款单,既省时,脑袋又清闲。虽然我学到的这些知识都是最基本的电脑知识.但已很有满足感了,我觉得自己的心境比以前年轻得多了,也许有人会觉得我说这些话很幼稚,但以我的角度,就觉得自己比起许多同龄却还没起步的人就进步得多了.我还将继续学习那无止境的电脑知识,运用电子科技去操作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事务;同时,也希望其他还没利用电子科技之优越的校友,就以我为例子去学习,去接触,科技的确会给你带来无穷乐趣.

     感谢老三届网站这个启蒙老师和众多的侨中网友,带我进入了电脑和互联网时代的行列.

                                 窗前惊梦    李鹤鸣

  S市,窗前,老人在孤独地玩游戏。一位先生正在向这边走来。他一见到老人,愣了一下,猛然冲前去,忍不住激动地拉着他的手。“哦,我们又见面了。”老人望着这陌生的人,茫然了,岁月的催残,差点把老人的回忆消摸掉。他在痴迷的回忆中,终于回醒了过来。“啊,大佬乔,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原来他是G市阿Q中学的同学。多年不见,份外高兴。大佬乔还是那么的健壮,乐观和活泼,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他一坐下来,就滔滔不绝地聊起了过去的往事。老人对往事全无兴趣,忙道:“不要提过去。往事如云烟。老兄弟,来我家喝一杯吧,说说你的近况,好吗?”“天色还早,花不了多少时间,回忆一下过去,是为了今后更好地活着。过去虽然曾经有过很多不愉快,但是留给我们欢乐也不少。”

   大佬乔跟着说:“过去的一年,几个老同学,利用了新科技,走回时光隧道,把一些往事追了回来。整理成文字和图片,并把很多失散到全世界的同学们联络起来,估计你一定会有兴趣的。”说着说着,把身一横,挡住老人的去路。老人没有办法,只好说:“人老了,走不动。以后再说吧。”大佬乔哈哈大笑起来:“不用走远,就在这个窗子内,这是我的地头,走吧。”老人瞪大了眼睛。说:“你有没有搞错,别拿我穷开心,怎么不走大门?”

  嘿, 大门全给送礼的人占满了。”大佬乔毫不在意地开了个玩笑。“来,我帮你爬进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老人从窗口弄了进去。窗内安安静静的,人们各就其位,克克业业地工作。墙上挂满了相片,桌上摆满了长长短短的文章稿件。老人还来不及细看,大佬乔已经把三个女娃儿叫了过来。她们都是住在S市,又曾经在G市的阿Q中学呆过,算是老人的小学妹。那位身材高瘦的女娃是初二的阿英小姐,她上晓天文,下达地理,精通八卦,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另一位中等身材,秀丽白睫的是初三的阿娥姑娘,她还是S市的粤剧当家花旦,红透了S市。站在后面高头大马的漂亮女孩叫绚姑娘,人家都忙着上山(游玩)下岗(凑仔),她还在“知佛姐也”整天泡在书堆里,时刻准备着各种各样的考试。名校出来的学生就是不一样。看到自己白活了几十年,老人汗颜了,对着这班出色的学妹们,简直无地自容。

    不知是谁提到一个问题问老人,为什么阿Q中学是名校,老人有了表现的机会,想也不想就回答:

    “鲁讯先生给写了正传,想不出名也不成。”大家嘻嘻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说着说着,老人紧张的心情也慢慢地松弛下来。大佬乔一刻也没停过,他的手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他们正向时光隧道慢慢地驰去。

她一岁了

——old3网站成立一周年写怀

陈大芳

00五年一月

一年前,

几位老三届的热心者,

发起组织了old3

她的成立,

唤起了不少老三届儿女的情怀。

广阔天地里的种种际遇,

返城后的坎坷与拼搏,

每次相逢所留下的记忆和笑脸,

都愿意向她述说。

尽管我们的文笔还稚嫩,还粗糙,

但却是我们真挚情感的流露,

 

她是天空中的一片云,

那样的飘逸舒展,

old3的信息向大地传播。

她是长河里的一朵浪花,

那样闪烁着活力,

old3随着她的跳跃,

欢快地向前着。

 

无论身处他乡,还是旅居异国,

怀旧的、黯淡的、凄怆的、理想的、憧憬的……

纷纷向她汇集,

这是立体的构画,

描在这里许多的色彩,

各种的姿态和生活,

刻划着不同的人生。

交织着在线的链接,

交流的平台,

沟通的桥梁,

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展示。

 

Old3的几位策划者、编辑者,

投入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多少用心良苦和心血。

如今开辟的七个栏目,

七彩斑斓,

一万多人次进入网站,

闪烁着的思维浪花,

相互碰撞,

迸发的心智愿景,

相互切磋。

 

而今,

老三届05金秋聚会正在筹划,

各级、各班的各种联谊活动,

将向此聚集!

0ld3托起的这片天空,

必将晴空万里,

这朵跳跃的浪花,

必定汇集成长河,

奔流不息!              

來自瘦狗嶺的種子   (老頭子  寄自温哥华 

  一束閃光

    從北美大地射向東方

    又自東方折回。

    很快地匯編成一個網

    一個僑中校友網。

    同時也編織了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

 

一位智者

    記起青少年時代

    一位銀髮老尊長的教導

    他要去尋找

    暴風雨後飄散各地的

    老喬木的葉子。

    他打開一個寶盒

    取出一粒種子

    一粒來自瘦狗嶺的種子。

    把它交給中土的園丁

    園丁勤勞地培植淋水施肥

    讓它發芽生長。

    很快的

    一個兩個三個

    好多好多的兄弟姊妹

    一起來栽培它呵。

    一周年了

    新的喬木茂盛地成長了

    引來萬目注視。

    東南西北各處的葉子

    歸到喬木樹下

    他們急切地盼望盼望......

    終於長出了一顆果子

    一個金果子

    秋天會成熟的呵

    他們開心地給了它

    一個亮麗的名字---

    05金秋聚會 ”

节录章回小说 "网中人外传" 之第369回

        
笑看春秋网中人闲话北美铁三角

 
上回讲到自乔老爷乔太守网开一面之後,渐在北美东位形成庞大势力,时时发出强而有力量的奏摺上, 朝廷。乔老爷心生一计,何不广发英雄帖,召开网林群英大会呢? 朝廷亦朱批下来,并下了黄榜,公布天下。

 
看官,此值春秋时代,在北美西位渔米之乡,一早有几个金山阿伯在盘踞,以大头元帅为首,廖化作先锋等一干豪杰雄踞此地多时。近来更有一绿林英雌打出名堂来。说起此绿林英雌,实在大有来头,历尽艰辛往拜神山,朝圣密宗高僧,予赐祈福灌顶,脱胎换骨,取得西经返, 号 "绿色的雪山" (阿麻尼巴),为朝中第一女侠也。以中发白齐在西位看来,十三番市有如此阵容,怕天下无敌也,此番往中土的群英大会,必夺得网林至尊之邦美名乎。

  看官且慢。话说在十三番市北位,温室市有一奇女子此人自蝙蝠侠消失後,出现江湖,坊间传闻叫蝙蝠女。


  那日, 蝙蝠女接飞鸽传书,知邻埠波音功市有班网林高手来帖拜会,大吃一惊,莫非上门寻仇,大战三十六圈 非也,请听在下细细道来。此波音功市有一後起之秀,乃当日乔太守慧眼识英雄(对唔住,又系英雌先岩)点中之秀才是也。(史称秀女或秀英,总之唔系肥瘦个瘦)此秀才英出自“红宣书院”,能说会道,在网坛称霸,令许多文人雅仕为之失色, 更令那些乖张巧口之辈黯然。秀才英很快招收一班门生组成一个网林新派别-----飞天邦(全名波音机飞天邦)有瘦鹤、靓娥等等。

  此番来温室市,并非为打三十六圈,亦非观光旅游而来是以探老友为名,吸收蝙蝠女入飞天邦为实。以组成庞大团队往网林群英会一较高下,形成北位长拉不过庄之局。秀才英巳放出风声,唔识飞者(如草木类之雅竹、黄叶、素菜等)亦可随队赴会, 势必人强马壮。看来北美铁三角将掀起网路上的风起云涌矣。

  欲知後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请请。 

          
老头子  Feb 24 05  

OLD3开张一年   高一(2 )   廖林标 San Francisco, Ca, USA

点指传情谊,

敲键寄心声,

旧象忆童事,

新照添欢容,

网络通信息,

人海觅故友,

四方虽遥远,

难阻学友情。

 

慧日长空照,

宝月园复园,

弹指光阴倾,

白毫现鼻尖,

丈夫重知己,

万里同一乡,

珍惜今生缘,

何须待来世。

网站周岁感怀(押粤语韵) ——曾新儿

光阴似箭四十年,
码头泪别如云烟。
雷州胶林洒汗水,
山蚊台风扰夜眠。

一晃十年成过去,
重返羊城未歇肩。
粗茶淡饭刚温饱,
上乡下岗谁可怜。

时代变迁换旧瓶,
政绩工程纸满篇。
科技普及市场旺,
奈何百姓袋少钱。

现才提倡人为本,
社会和谐安乐天。
当年校友海内外,
今秋十月聚团圆。


               

                网站一周年征文编后记

                 陈贤庆

  一年前,我忽然接到远在美国纽约的黎康乔师兄的电子邮件,于是,和康乔兄有了联系。之后,经康乔兄的策划和奔走,以及胡念祖兄的支持,old3网站成立了。当时,我们,起码是我,并没有想到她有多大的效用,大概最多可以吸引若干校友而已。但是,或许是我们付出了一定的努力,或许是广东侨中老三届同学的素质高,又或者大家都有重新联络的愿望,总之,我们的网站越来越有知名度,尤其值得高兴的是,她把分开了数十载的远隔千山万水的老同学渐渐地寻找回来,使大家在惊喜之余更圆了许多的梦!我们的网站更多的作用,各位同学已有详叙,在此,我不重复,但还想举两个事例。一是,我与刘象潜同学是小学及高中的挚友,诸位如果看过《仙乐风飘处处闻》的第一部,即可知道。刘君去美之后,我们渐渐断了信息,由于old3网站的建立,我与刘君又联系上,还不时可以在电话中倾听到对方的声音。旧梦重温,实在太可贵太美妙!二是,纽约的梁慧生君,是我高中的同学、农场的挚友,77年2月春节前夕我于湛江送别他们兄弟俩赴港,以后便少有消息。梁君命途坎坷,后只身到了纽约,个人奋斗,而不知身边即有同学在。依靠old3网站,梁君联络到了康乔兄等,重新找到一个侨中校友大家庭,并与国内的同学恢复了联系,身边的一些困难也迎刃而解。

  在这一年中,旅美的胡念祖、黎康乔以及国内的宏守基、黄卓銮等同学,都来视察过我的工作室,对网站的建设提过许多有益的建议和意见。我于2001年元旦开办了自己的网站——《聚贤茶室》;2002年主管学校的网站;2004年元旦开办并管理old3网站。一身而主管三个网站的人,不知还有没有,更何况我还有许多其他的工作和兼职。于是,我只有合理安排时间。学校的网站我放在第一位,因为那是我的本职工作之一;old3网站我放在第二位,因为我想到,每天,都会有同学们在上网,在流览,希望得到更多新的信息;至于《聚贤茶室》,我不得不把它放到第三位了,尽管它已有一定的知名度。由于要管理old3网站,我不得不作出一些牺牲,如《仙乐风飘处处闻》第三部,我只写了一小部分,不得不停下来。不过,对于我们侨中老三届而言,我是“个人”,而侨中老三届是“集体”,个人利益应服从集体利益,这是我们老三届仍能保持的良好品德。

  在同学的稿件以及留言中,我发现我们老三届真的是卧虎藏龙,有些人已多年没有提笔,甚至很少使用中文,然而,一经有感慨而抒发,即激情澎湃,文笔动人,妙语连珠,如康乔,如抗生,如国慈,如庆杰,如鹤鸣,如大芳,如翩翩,如秀英,如勤芳……这使我感觉到,我们在五、六十年代所接受的教育,的确是“素质教育”,我们的素质真的非现在的高中、大学生们可以相比!

  黄卓銮兄来我家时,曾对着我的电脑戏说:“永不消逝的电波就是从这里发出的。”六十年代初有部电影叫《永不消逝的电波》,孙道临释演一位地下工作者李侠,每晚在一间小阁楼上收发电迅。我现在并不用做“地下工作”,而“网络”与“电波”也并非一回事。我想,只要同学们的友情仍在,只要我们还不至于老到连手按鼠标的气力也没有,old3那“网络”肯定是“永不消逝”的,即使我倒下了,也“自有后来人”。

                          2005年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