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网聚

                                李鹤铭整理

    九月的网聚赶在中秋八月十五举行,会议室里又是灯火辉煌,杨正平坐在窗前,手
里拿着一杯咖啡,架着二郎腿,静静地看着挂在中天的月亮,在沉思着。
    黎康乔匆匆的赶来,抹抹满头的大汗,一见正平就问:“正平,吃了饭未?”他们
曾经是同班同学,康乔的太太在家里烧了一桌好菜,他想请老同学网聚完回家欣赏。杨
正平看了看老同学,高兴地回答说:“吃过了。”接着他问道:“昨天崔老师问我,邀
请老师去参加10月5日的金秋聚会为什么没有请帖。”
    黎康乔对这个问题也不太清楚:“等下我问问筹委他们。”转头又对杨兴德说:
“钟家强不去旅行团,你和高保罗一起。”杨兴德立刻回答:“Ok, no problem.”
   “ 大家好,中秋快乐。”康乔看了众人一眼,大声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站在旁边的
余翩翩说:“亚翩,昨天晚上见到你个仔。”余翩翩是个大忙人,整天都不在家,她抹
了抹嘴角边的月饼碎,抱歉地回答:“黎﹐是的﹐我出外了﹐回來他告訴我﹐你找過
我。”
    黎康乔一眼看到刚推门进来的梁继兴,立刻跟杨正平说:“正平,筹委来了,你问
问梁继兴你的问题。”
   “ 梁继兴,您好,昨天崔老师问我,邀请老师去参加10月5日的金秋聚会为什么没
有请帖”“今日阿基已答复了你这个问题.“ 梁继兴回答。黎康乔对梁继兴说:“继兴
,你就告诉他吧。是不是全部都不印请帖。”
    梁继兴回答说:“老师的请帖都不派发.原因是这次老三届聚会是我们自发组织.邀
请老师参加,仅采用电话通知.有些老师年纪大,行动不便,如果派帖不来反而不妥.”
     余翩翩插口进来说:“繼興﹐這樣好像不大好﹐應該尊師重道﹐還是派請帖比較好
些﹐盡量做吧。”杨正平知道了原因,立刻说:“谢谢梁继兴,我会通知崔运德老师
的。不过我想派請帖比較好,或者发一个书面通知。”

          郑少燕听到了余翩翩在讲话,才发觉她来了,就上来与她打了个招呼:“翩
,很久未见。近来好吗?”翩翩看见多年的老同学,愉快地回答:“少燕﹐很開心在此
見到你﹐正平告訴我﹐他見過你了﹐說你很好。”
      这时殷薇轻轻的推门进来,找了个不显眼的角落坐了下来,眼仔碌碌地看着这班
大哥哥大姐姐在聊天。余翩翩对少燕说:“少燕﹐華叔昨早給我電話﹐他要在12號才出
發﹐不能出席金秋聚會﹐但是會和我們班同學聚會。”
      郑少燕回答:“翩:我现几好,跟同学们去玩了几次,照了些相,有空到少娴处看吧
,她该回到家了。”
    黎康乔听了不仅地笑了起来:“少燕,她们不是住一个城市。”他发现了坐在一旁
的殷微,就向她打了个招呼:“MEI:你好。今晚广州的月亮怎样?”
    余翩翩听了郑少燕的问话后,也乐了:“少燕﹐嘩﹐我要坐幾個小時飛機才能去她
的城市﹐4個多小時吧。” 郑少燕不好意思地回答:“哗,太远了.等机会吧。“
    黎红儿推门进来。也是一声不吭,站在一旁看着,听着。
    余翩翩继续和郑少燕在聊:“少燕﹐我本來希望你們和高一2班同學來個晚飯聚會
的。因為家強﹑小毛提議他們班來個聚會﹐我說何不一起搞﹐你的意思如何﹖”
    黎康乔又发现了黎红儿,大声地说:“红儿,你好,中秋快乐!” 杨正平听了黎
康乔问殷薇的话,就回答:“我看不见,被高楼挡住了。”梁继兴说:广州今日下雨,受
台风影响,无月亮.
    殷薇见被发现了,不得不起来向大家打个招呼:“少燕你好,各位大家好,中秋快
乐。”黎红儿也向大家打了个招呼:“Happy Moon Festival, everybody!!!”黄立嫣
一见到黎红儿,立刻对她说:“红儿, 你好。”殷薇听到黄立嫣提到黎红儿,就问:
“hongyee是初一(2)的红儿吗?”黎康乔听到殷薇的问话,就回答:“殷薇,hongyee就
是黎红儿。”
      郑少燕对翩翩说:“翩:小毛他们想在哪里搞聚会?”这时翩翩发现了这班小同学
,就向他们打了个招呼:“紅兒﹑薇﹑立嫣﹐你們好。”黎红儿立刻回答:“Hi
Pien. Happy Moon Festival to everybody.”
    郑少燕对MEI说:亚平今晚给我电话了,与她家婆互道中秋快乐.对你也一样.余翩翩
说:“少燕﹐他們想在廣州啊﹐地方由你和美珊她們商量決定﹐因為我們兩個班的同學
﹐不少初中同班。”她一边说一边听到红儿的问候,就对红儿说:“紅兒﹐you too!
thank you!”郑少燕回答:“翩,可以呀,到时定吧,先想想。”
    黎康乔可能有点色盲,看这翩翩的篮色字就头痛了,不得不对翩翩说:“亚翩,你
D字太难看了,难为我老人家。”
    殷薇说:“少燕,你精神几好,我爸也算较稳定,多谢你的问候。”黄立嫣对翩翩说
:“PIEN PIEN, 你好。 好久没有与你网上会晤。”
     黎康乔问道:“红儿,英国有月饼吃吗?”黎红儿也问道:“Yin Mei, how are
you? Long time no see!”
    翩翩跟着说:“燕﹐我想兩個班熱鬧一些。小毛提議5號晚﹐但是美珊說4號晚好一
點﹐5號晚上集體活動﹐沒有時間﹐6號又恐怕錦霞要回去上班了﹐你們決定吧。大佬黎
﹐是的﹐已把“你”字刪去。”
    殷薇看不懂那些鸡肠文字,不得不向大佬求救:“黎康乔,请帮翻译红儿的语句,代
我向她问好,谢了。”黎红儿听了,很抱歉地说:Hello Mei. Sorry I haven't
learnt to use Chinese on computer yet. Please take my English..Oh don't
mention moon cake! It hurts me much. There is no moon cake, no lantern and
only a big round bright moon high in the sky since yesterday.
翩翩这位大姐姐,虽然不出席会,但她的心早已飞回到广州了,她不遗余力在后面指点
一切:
“小毛他們可能未起床﹐我們現在才是6﹕39早上﹐你看家強﹑文抗﹑秀英﹑鶴﹑﹑﹑
都未上來薇﹐紅兒說她未曾學會中文打字。”
 “难道小毛5号晚不参加大集体活动吗?那只得4号晚了,是吗?小毛呢?”
殷薇听了这位大姐姐的翻译:“谢谢翩,我是英文文盲,真失礼,我已几十年未见过红儿,
记得她是都几高的,代向她说声祝她中秋快乐。”
    黎红儿又说:“What a shame of that! But I can read your Chinese very
well here. You can talk whatever directly.”黎康乔翻译了红儿前一段话: “Oh
don't mention moon cake! It hurts me much. There is no moon cake, 别提月饼了
,另我很伤感,这里没有月饼。”这时小毛出现了 ,他刚起床,还两眼蒙蒙,他坐了
下来,拿起桌上的月饼,端起台上的咖啡,轻轻地渴了一口。
    翩翩给翻译了红儿的话:“薇﹐不必客氣﹐她還向你說對不起。她看到你的中文字
﹐不需擔心的。”黎康乔也说:“殷薇,她看你的字很清楚。”
    黎红儿继续说:“But now tall and fat.Mei, I saw your picture on the
old3.com. You are still very young and beatiful. How do you keep this?”
    吃饱喝饱后的小毛,精神来了,大声向大家问好:各位中秋节快乐。
    黎红儿又说:“I have to pick up my daughter at 3:45 and come back a few
minutes later. I will be with you very soon.”.黎康乔翻译了红儿的一段话:“
Mei, I saw your picture on the old3.com. You are still very young and
beatiful. How do you keep this?殷薇,我在老三届网站看到你的照片,又靓又後生
,你是怎样保持年青的。“漂亮的女生多人记得,郑少燕也谈起她的回忆:“红儿是高
高的,而小曼是矮小的,是初一时的印象
红儿对康乔说:“You are 100% correct, K K. Thank you. Yes, you are righy Pie
” 黎红儿抬头又看了他一眼,说:I would ask for a few minutes excuse. I will
come again soon.
        翩翩又说:“薇﹐你的記性很好。”黎康乔对少燕说:“老皇历不作准了。”
 殷薇听到那么多大姐姐们得赞享,真是心花露放了,她央求各位:“各位就帮我代劳翻
译了.红儿,你真会哄我开心,谢谢,你的照片呢?”黎红儿听到少燕姐姐的赞赏,不由得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But now tall and fat.”
     杨正平刚才接了一个电话,没法答殷微的请求,他一放下电话,立刻说:“没问题
,我刚才接电话了,对不起。Can I show you later after I give away some
fat?But now tall and fat.现在又高又肥I have to pick up my daughter at 3:45
and come back a few minutes later. I will be with you very soon.我要接女,几
分钟回来见。”
    翩翩看着小毛:“看到我給你的郵件嗎﹖關於你們聚會晚飯的事。”
      梁继兴问红儿:“初二2的黎昭力是你的哥哥吗?”红儿没有答复,翩翩对殷微说
:“薇﹐紅兒離開一陣。” 跟着对继兴说:“昭力是紅兒哥哥。”小毛答复翩翩:“.
己收到你电邮.但美珊去了旅行,19号才回来,未决定。”
     小毛对小燕说:“,你是网上稀客。”是的,小燕很少上网聚。黎康乔笑了笑说:
“我怕写错了,但知道你是开玩笑。”梁继兴问:“这次聚会他会参加吗?”
郑少燕对小毛说:“算是啦.你5号晚不是跟大集体活动吗? ”翩翩问继兴:“繼興﹐金
秋好像沒有昭力的名字。紅兒很快回來﹐可能去問他。”
 杨正平又给翻译了一些句子:EAT BREAKFAST.吃早餐hongyee 说: I would ask for
a few minutes excuse. I will come again soon我想离开几分钟很快回来
    讲到中秋的月亮,小毛想起了昨晚天上的月亮:“昨晚加州7:00pm,东升的月亮又
大又黄,与西斜太阳一东一西同时出现,新闻说是19年才出现一次,我有幸在路上看得很
清楚。”翩翩也说到温哥华的月亮:“這裡的月亮的確又圓又大又亮。”
    小毛对小燕说:“小燕. 我只参加一天活动,pien 好意把时间写错5号,其实是4
号晚。”梁继兴感叹地说;“这次外国的月亮比广州的圆了。”翩翩渴了一口茶,又接
着说:
“繼興﹐啊﹐怪不得你這樣問﹐包括香港同學嗎﹖力可能在香港香港同學這次的出席率
不算高。”梁继兴记起:“是在香港.去年黄令帮找过他。”他一抬头,立刻叫起来:
“现在广州的月亮出来了.很明亮,但很小。”他又提到:“宏守基还在与家人在外吃饭
,稍晚些才上网。 纪念相册已印好,我今日已看过,good。做好的纪念品样已放在校
友相册,大家可以先看看。”
小毛拿翩翩开心:“ 你还有时间买机票参加盛会,我妹做旅行社,可出力,我出10元赞助
你.有你生色不少。黄小姐,杨兴德先生怎不讲野?”黎康乔听了一笑:“小毛。10
DOLLAR 少晤少D呀。小毛加多少啦。”翩翩看到小毛在捉弄她,就开始反击了:“小毛
﹐你真懂開玩笑﹐還是那麼調皮。是啊﹐10元你也敢出手﹗雖然美金貴過加元。現在這
裡不算旺季﹐機票應該不會緊張﹐也不太貴﹐太多航空公司競爭。東方航空經上海回香
港只是800元﹐當然未加稅和其他。小毛﹐你別戲我﹐不能出席這個世紀聚會﹐我感到
很傷心﹐你還這樣说。”
 黄立嫣听到小毛的发问:“杨先生正在 EAT BREAKFAST。”一提到吃东西,黎康
乔立刻记起早些天在他家时的情况:“他们的早餐很丰富的,我们去吃过就知道了。黎
康乔还在回味那天在他家吃过的美味。”小毛很好奇地问:“怎不吃月饼?”
      黎康乔看着黑沉沉的天空,显得有点伤感:“纽约下大雨,看不到月亮。“小毛
看到黎康乔失落的样子,笑起来安慰他:“ 剪个月亮窗花贴上去呀。”
    杨正平看着翩翩也拿他开心了:“翩翩,人逢佳节倍思亲,大家都想您啊,结果偏
偏不来。”小毛总是不放过捉弄的机会:“我常说,你应让儿女学我们这辈12-13岁就
已成独立个体房,你真伟大母亲,,牺牲自已。”翩翩十分感谢正平的关心,另一方面
又要对小毛的捉弄费心思:“正平﹐謝謝你們。不過﹐小毛心中想念的是另有其人。”
小毛一听翩翩要暴大料,不得不求饶了:“小心说话。”翩翩看到小猫的狼狈相,开心
地笑了,于是把话题一转,教训起小毛来:“小毛﹐所以你無做過父母﹐不知辛苦。你
不需擔心﹐我不會說的﹐哈哈。”
     梁继兴问翩翩:“你还记得张奋力吗?我最近见过他,他在佛山。”
    杨正平听了他们的谈话,就说起故事来,取笑翩翩:“据我所知,广州有一对年轻
夫妇,生了孩子,每周要用6个牛奶锅,用完了等他们的母亲去他们家洗锅,还要洗孩
子的衣服, 在农场我和张奋力一个班组. 他好吗?10月金秋聚会他回来吗?”翩翩得理
不要饶人,越说越开心:“小毛﹐我3歲讀日幼稚院﹐6歲去小學寄宿﹐比你更早獨立
了。”
      梁继兴听了正平的回答,十分高兴:“他会参加.很好。”翩翩一听到有老朋友
的消息,才转了话题:“繼興﹐是嗎﹐我沒有見他34年了。”
    这时西雅图的李鶴鳴和冯秀英先后进来了。黎康乔又是第一个发现,高兴的打了个
招呼:“西雅图的校友好, 中秋节快乐。”
    翩翩还在口水不停地说着:“繼興﹐我還有一些農場照片﹐未曾放上網站。他們初
二5班同學﹐很多在我們隊﹐這次多人出席嗎﹖”正平这时想到一个学术问题:“我想
做一个调查,去农场的知青是否生男孩的比较多。”翩翩的口水一断,才发现西雅图的
同学来了:“英﹑鶴﹐你們好﹗中秋快樂﹗”梁继兴一见到李鹤鸣,立刻传递了一个信
息:“鶴鳴兄,你好,你有一亲戚托我向你问好。”
    李鹤鸣还未睡醒,两眼朦浓,听到这个信息,还没法转过弯来:“是吗,大家好!

    翩翩到处开炮,现在又有了一个着炮点:“正平﹐你那天才說過﹐又來了﹐很無
聊。繼興的是女兒呢。”黎康乔乐了:“使勿调查呀,全中国都是生男孩多啦。”
     冯秀英正要准备上班,还有一点时间,进来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中秋节快乐,
大家好!”繼興继续说:“初二5班的相片只有洪子群提供.他班也有10多人参加吧。”
小毛也上来打了个招呼:“ 鹤 ;秀英 ;你们好,。”
    李鹤鸣喝了一口茶,才慢慢地醒了过来,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同学们中秋快乐。
”冯秀英也向大家打了个招呼:“翩,小毛,你们好。”
        繼興指出:“中国现在是生女多过男孩.估计会发生很多姐弟恋。”看来继兴
还有很盛的封建思想,结婚女不能大过男。
    提到照片,翩翩的兴趣又来了:“繼興﹐子群提供的照片﹐有的我也有﹐他們班的
農場照片﹐可能我比他還要多。”翩翩要卖大包了。
    李鹤鸣向筹委问了一个问题:“请问,今秋聚会的侨中老三届的网上演示是如何演
示。”梁继兴对这个问题作了解释:“手提电脑加无线上网.因我们开会的图书馆学校
没有上网设置。”小毛也向继兴提了个问题:“ 广州无线上网怎运作。”
    这时黎红儿回来了,她这个小老师,关心的还是她业务上的事:“Hi everybody!
Both K K and I would like to know what is your opinion of the English study
programm on board. Do we have to continue or any improvement?”
    李鹤鸣继续问:“找到合适的网聚对话对象了吗?”
      杨正平给翻译了红儿的一段话:“hongyee 说: Thank yoiu and sorry for
the absense谢谢您,我刚才没来,很抱歉。”梁继兴卖完了关子,才把答案讲出来:
“鹤鸣兄,是杜小钰向你问好。请你有时间打电话给她。她今日去了湖南衡阳,过几日
才回来。” 李鹤鸣才知是杜小玉同学打来,杜是妹夫的表姐:“谢谢,我会打电话给
她。”
    黎红儿又提到:”It is K K, he works for the study programm all the time
or most of the time. He has devoted too much of his time besides working.
He is doing a good job I think..”
      梁继兴答:广州无线上网一年2000元,任用.速度也很快。
    小毛继续问继兴:“可在任何地方无线上网.或有范围规定。”.梁继兴回答:能打
手机的地方都可以.
        翩翩也翻译了红儿的一段话:“紅兒向大家問好﹐她和黎想知道﹐大家還需要
學習哪方面的英文內容﹐你們還想繼續和有什麼提議嗎﹖”杨正平对这段话作了一点修
正:hongyee 说: Hi everybody! Both K K and I would like to know what is
your opinion of the English study programm on board. Do we have to continue
or any improvement?各位好,康桥和我都想知道您们在会上英文学习的意见是什么?
您们有继续或者改进吗?黎康乔对红儿说:“THANK YOU,BUT I HAVE GO TO CHINA
TRIP IN OCT,YOU TAKE OVER “ LEARN ENGLISH PROGRAM” IS OK.”翩翩继续翻译了
红儿的一段话:“紅兒說﹐黎大哥利用了他很多業余時間﹐搞留言板上的英文學習﹐我
想他做得很好﹐在這方面。“黎红儿跟着说:Since there is a great event in
China and most of the people are busy there. I suggest the study programm
stop for some time. I feel sorry I don't have much time to work on it.杨正平
也翻译了红儿的一段话:hongyee 说: It is K K, he works for the study
programm all the time or most of the time. He has devoted too much of his
time besides working. He is doing a good job I think.这是康乔他利用了他很多
業余時間搞的,我想他的工作做得很好翩翩同时翻译了红儿的说话:紅兒說﹐大家都忙
於回國內﹐我想暫停一段時間關於學英文﹐很抱歉﹐我沒有很好時間去搞這事
    黎康乔问继兴:“但现在我们不是这样做.”梁继兴答:“但现在我们不是这样做
? 但我们现场演示上网不是这样做。”小毛对继兴说起了三番市的情况:“.三凡市目
前只有机场和市中心联合广场有免费无线上网,但市长己有计划在三凡市全市设立免费
无线上网.看来广州比三凡市行先一步。”
杨正平又翻译了红儿的另一段话:hongyee 说: Since there is a great event
in China and most of the people are busy there. I suggest the study
programm stop for some time. I feel sorry I don't have much time to work on
it.由于在中国大多数的人很忙,加入研究问题某次停止了,我没有时间去干它而感到
抱歉,
     梁继兴指出:“比家里上网要便宜,我已看过。手提电脑也有6000元的。 现场演
示上网是用手提电脑无线上网,到时要约好上MSN演示。最好有MIC和摄像头.通过投影
机放到大屏幕.”翩翩插了口进来:“小毛﹐我看繼興不是這個意思吧﹐大陸怎麼可能
到處免費上網。”
黎康乔指出:“但也要看上网的速度。我们这里宽频上网也有3种价钱”小毛问继兴:
“可做现场大银幕投射吗?:这样可令大家一齐享受。”
     锺家强 的身影在大门出现了。
杨正平继续翻译红儿的说话:“I suggest the study programm stop for some
time. 我建议这个学习计划停一段时间。”
    小毛看到家强还未睡醒的样子很可笑:“家强,喝口咖啡醒下先。”锺家强笑了笑
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各位早晨。我电脑无法打开,现才可以。pien:你去了哪里?真很
久未见bill:顶了车票未?”翩翩答家强:“家強﹐我多數白天上網﹐晚上少了﹐所以少
見面,少燕﹐有寶珊消息嗎﹖有聽少嫻提及她嗎﹖她們初中是同學。”小毛打了个哈哈
,笑起家强来:“未落实,无票到时同你行路上广州啦。”跟着对翩翩说:“少燕.陈惠
群在留言板寻黄宝珊呀。”锺家强可无所谓:“没关系,我正需要运动。”翩翩安慰家
強:“別聽他亂說﹐香港一天幾十班車去廣州﹐人到才上車買票也是可以。你去旺角中
旅社附近﹐幾間公司輪著開車﹐一個小時起碼有幾班車開﹐不需擔心﹐現在開放自由行
相信更加多。”黎康乔问:家强,你好。签证搞好未?搞几次。你几号去香港移民局?
那你还去缅甸吗?”锺家强听了翩翩的解释,放下了心头大事:“原来如此,已送令事
馆。但是缅甸签证来不及.我三号去办身份证,四号上广州。我是去办hk身份证,可能
去不成缅甸,因签证要三周。pien: 我有香港工作证明。”翩翩又问道:“什麼﹐你是
3號才辦身份證﹐哪有時間搞簽証﹖家強﹐你找到證據辦回證件嗎﹖(香港的)。家強﹐
能夠有7年的嗎﹖7年才可以領取永久身份證啊。钟家强:我了解过,应可以办,但要花时
间。”翩翩:“家強﹐你的問題是沒有哪麼多的時間去弄啊﹗”钟家强又说:“pien:
我有HK永久身份证(黑色)。我还有当时的回港证”翩翩问:家強﹐你住夠了7年嗎﹖我
們的身份證有3粒星星﹐你那是舊式的﹐那時還沒有電腦﹐資料很難查。當然我希望你
能領到﹐以後回中國方便一些。家強﹐你不是說沒有住滿7年嗎﹖有回港證不能證明你
是7年啊。“钟家强:“这就是我的目的。”
    广州的宏守基和温哥华的勤芳几乎同时到达。同学们纷纷上来问候他们:“基哥,
你好,甘迟呀?”“勤芳,你好,好久不见了。”“ 欢迎勤芳。”“宏會長﹐你好﹐為
何現在才來﹖”“勤芳﹐中秋快樂﹗”勤芳忙答道:你好继兴,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大
家中秋快乐,多吃月饼。宏守基看到大家那么的热情,不太好意思地说:“大家好!中
秋快乐! 刚和家人在外吃完饭回到家。”黎康乔听了勤芳的话,开玩笑地说:“多吃月
饼?不怕胆固醇,猪油。”“勤芳﹐別這樣客氣﹐大家談天開心嘛﹗為何說打擾。”
     黄立嫣问小毛:“have you contact 何岭村的同学?”小毛答黄立嫣:“未全
部。”
    李鹤鸣这时醒了,见基哥进来就读他说:“基哥你好。”
     梁继兴才不管好不好,答康乔:“我正在吃月饼。”翩翩却说:“我連月餅也沒
有買呢﹐太肥膩了﹐不適合我們吃.”
      宏守基答:“李兄,你好!”
      锺家强也对梁继兴说:“ 我还未洗面,否则叫你请吃月饼。”奇闻,真是奇闻,
原来请人吃月饼和洗面有那么大的关系。家强兄,你至少可以先画一个月饼让他解解饥
啊。
    勤芳问道:黎,纽约近日天气如何
     小毛又说道:“现在月饼多姿多彩,有些水果馅饼也当挂月饼名,高价售买.pien你
可买那种来吃。”“小毛﹐現在中秋是商人用來推銷月餅的時機﹐我從小不喜愛甜的食
物﹐所以無所謂。這幾年﹐孩子們生日也沒有買蛋糕了﹐他們零願吃比薩。”
    锺家强问康乔: “现有多少人报了名?”“美加20人左右。”
    梁继兴指出:“其实有1/3人是不喜欢吃月饼的。”黎红儿也说起了在英国吃月饼
的故事:“I would like to try different kind of moon cake. A bit for this
and a bit for that. But there is none in our small town here.”小毛也开了个
玩笑:“大陆什么都是假野毒野,宏会长会否提议聚会那天食比萨.。”
   黎红儿3 years can be done if spouse is a Hong Kong permament resistant.
  “大陆什么都是假野毒野”,你这句话有问题。“黎康乔在反击了。小毛忙道:“我
意思是食物。”黎康乔说:“中国13亿人怎样生活?我也是讲食物。我每天到中国城买
CHINESE FOOD。”“应在家里建间试验室,检测食物。”钟家强说。宏守基笑了:“比
萨都有假,看你还敢吃什么?如果检测仪器都有假的,又如何呢?(讲下笑)。
黄立嫣叫了红儿一声:“Honger.”
黎红儿听到有人叫她,抬头看了看,但不知是谁:“Who's calling me,I cannot
read your name on board.”
      黄立嫣忙上前说:“Honger, There are some companies you might shop by
internet for moon cake.”
     翩翩翻译了红儿的一段话:紅兒說﹐我想試不同種類的月餅﹐每樣一點點﹐可惜
我住在小鎮﹐沒有這些。
     黎红儿:Yes but not overseas for food. I can buy from London but it is
very expensive.We don't have a China Town here. But we have good Chinese
resturants for western people. Because we cook better than them
    黎康乔看着小毛:“你有看到NEW ORLEANS电视片吗?美国是不是全是这样。”
    翩翩又翻译红儿的一段话:紅兒說﹐我們這裡沒有唐人街﹐但是有為西方人設的很
好中國式飯店﹐看來自己動手做的比他們更加好吃。我可以在倫敦買月餅﹐但是價錢不
便宜。“
    小毛又讲开了:“讲开水灾,真佩服大陆用人海挑出来的防洪堤,比美国机械兵做成
的堤坚固好多.中国人又胜了一仗. 红儿赞你呀.pien pien 你英文进步神速。”翩翩道
:小毛﹐我們有雙黎老師教導嘛。其實看是好一點﹐要說是另外一回事﹐寫也不容易﹐
慢慢學。以前學過﹐有一丁點兒基礎。“黎红儿:Pien, thanks for the
translation.小毛:“pien多看英文电视可帮助听与说。”翩翩沾沾自得地说:“小毛
﹐是的﹐但是他們說得很快﹐有時未必可以全部聽明白。”
    这时陈贤庆进来了,他从口袋拿出手帕,抹了抹满是肥油的咀角,
    小毛又来捉弄翩翩了:“识个鬼佬男朋友吧。”
   “俄佬,早晨。”“陈老师:中秋快乐。”陈贤庆忙说:“美国有无月亮?我们这里
原来说阴天甚至下雨,幸好刚才月亮出来了。乔,收到我的发言稿吗?继兴,侨补王仁
生答应如无意外会参加我们的聚会。还联系了二中的罗沛龄,还未有回音。”黎康乔想
了一下答:“纽约昨晚没有。留言本放在网站里面,有什么大的技术问题?”小毛想了
想说:“西岸有东岸无。他继续对翩说: 惭悔,我现在英文够应付生活,应多向你学习,
继续进修〉。”翩翩愉快地反击了:“小毛﹐別欺負我﹐相信我像你10年後也可以說聽
流利。小毛﹐你連中文也忘記了﹕慚愧---不是悔。”小毛不知大姐大的厉害,还要玩
下去:“劳烦pien姐指点,thnakyou。”
大姐大得理不饶人:“小毛﹐我知道你又在認小弟﹐說女生年紀大過你丫嗎﹐不過我想
和你上契啊。”小毛尝到苦头了,忙大声呼叫:“这次你欺负我了。”他不敢再斗下去
了,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大姐大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小毛﹐謝謝你契我做姐
姐。”
    陈贤庆:我问过数人,都说不容易弄留言部。
       梁继兴问:“王仁生是三更罗吗?”“是的。” “GOOD,记住。”黎康乔对继
兴说:“,你说有软件可以放留言本,因为现在这种现状很麻烦,大家都没有兴趣上留
言本。一定要找一个稳定可靠的办法,应该有办法,多数大学的留言本都是在自己的网
站里面,我们可以出钱请人解决。现在变成两头跑。” “还没有拿到,我是下载了一个
,是在百度搜索到的.未试。”宏守基说:“不能同时开两个留言本,不要同时用。”
“开另一个只是为了备用,正常情况当然是用第一个。因为它有时会打不开,才再连接
了另一个。我觉得它大部分时间都是正常的,似乎不要执着一定要自己弄一个。”陈贤
庆解释了一下。翩翩讲到:“留言板好像捉迷藏﹐寫好了﹐到發送出去﹐才發現不見了
﹐氣壞人﹗白費心機。”黎康乔:“所以一点要找一个稳定可靠的办法。”陈贤庆问:
“翩,会有这种情况吗?”翩翩答:“是的﹐陳老師﹐明明看見它在才留言﹐寫好又消
失了,有時搞到無心機。”黎康乔补充:“经常会这样。”陈贤庆说:“以后再设法自
己弄一个。”小毛指出:“陈老师,弄进网站内最稳定。”黎康乔讲:“一定要自己弄
一个,很多人都是这这意思。”翩翩立刻举起双腿大声说:贊成﹗你知道我們老眼昏花
﹐打字不容易。“梁继兴讲到:“很多中学大学学生在chinaren的网页做留言板.都很
好.未试过失约的。梁继兴继续问:“可试安装入old3吗?”
        我们的小毛又在找事做了:“黄小姐还在吗?”
    宋慶傑 在大门出现。又给黎康乔发现了:“欢迎MONKEY。”“hi,大家好!”宋慶
傑忙答道
    黎红儿很抱歉地说:“Sorry my machine always turns down.”
     翩翩看着小毛笑了笑:“小毛﹐黃 set yo away。”
      宋慶傑不知她们在说什么,摸了摸头:“Monkey 只有一位啊。”黎红儿高兴地
向大家打了个招呼:“Hi good morning, good afternoon and good evening!”黎康
乔对慶傑点了点头,说:“胡美耀已经搞掂。”
 陈贤庆才一露脸,刚打了个招呼,就要溜了,要回家陪老婆和孩子看月光光去了:
“各位,我明天还要上课,要休息了,中秋节快乐!”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翩翩又给翻译了紅兒的說话:“很抱歉﹐我的電腦時常有問題。”
    黎红儿又说:“Thank yoiu.。China is after 12:00. 英國時間﹐現在下午5﹕06
。”
    梁继兴说:“YES12:08。”问康乔:“你有在百度或GOOLGE搜索过留言板吗?”
    黎红儿说:“My daughter went camping with school yesterday and stayed
at the camp outside for below zero.”
   翩翩说:“紅兒問,溫哥華的天氣現在如何﹖英國白天18度c﹐夜裡是4度。”黎红儿
解释了他不能用中文的原因:“Pien, I can only recognize your name. I can't
read the rest because they are in Chinese but yours in English.”翩翩讲起来
:“紅兒這裡天氣很涼爽﹐溫差可能沒有這樣大吧。”小毛问红儿:“英国那月份开始
下雪。”黎红儿:It seldom snows. But about twice a year。but the cold
weather lasts very long every year. We need to turn on the heating from now.
。I talked to ??? only.翩翩:紅兒說﹐她不能看見用中文在此顯示名字的同學﹐即
是不知誰人在說話. 紅兒﹐我開始也是有這種情況﹐看見發言內容﹐卻不知誰人在說話
﹐只是有﹖﹖﹖﹐後來改變一些方法﹐就可以看見名字了
   黎康乔对 MONKEY 说:“她支票也邮寄来了。你们高二3 阵容强大。”
   黎红儿忙问:How?翩翩对黎康乔说:“黎﹐請教紅兒如何改變方法﹐我忘記了。”
   小毛接口说:“红儿,问题是有人用繁体有人用简体,要常转换.最好装新软件。”
翩翩极了起来:“紅兒﹐好像在MSN的Tools那裡改。” 黎红儿答:“I have tried
the different language but it didn't work. I tried tools but nothing happen.
小毛教她:“you need restar the PC.”
    锺家强对康乔说:“ 毓城告知不能成行,料你已知道。”黎康乔说:“我还没有
CALL 他
翩翩对黎康乔说:“黎﹐記得在哪裡改變嗎﹖”黎康乔很抱歉地说:“刚才打电话,什
么事?”小毛帮忙打了:“restart。”红儿明白了:“ok。”黎康乔问:“红儿,你
的WINDOWS 是什么?XP ;2000;98?”翩翩也解析了:“紅兒,像我開始時看不到同
學名字﹐只是幾個﹖﹖﹖,只見英文名字的同學發言是在MSN上面那幾個項目裡改的﹐可
惜她又下去了。家強﹐我們班的華叔昨早給電話我﹐他要12號才能出發,不能出席金秋
聚會,不過華叔會和我們班同學聚會或者旅行,Monkey﹐我不能聯絡到雲英。”
宋慶傑见到了勤芳,忙上前打个招呼:“你好,中秋快樂。剛發覺你也在此,beach 收
到了,很美。”勤芳立刻说:“monkey,你好,你很忙还是很懒没复我。” 宋慶傑笑了
:“是忙,忘,懶。”
   钟家强又提起:“上星期华范光华曾来电话告知我,并约我在广州见面。”翩翩笑了
笑:“家強﹐那很好啊﹗你們沒有見面不是很久吧﹖好像你去年去過紐約。”
   张丽媚到了。黎康乔忙上前打招呼:“张丽媚,你好。张丽媚,你吃了多少月饼。
”张丽媚马上给大家打了个招呼:“祝大家中秋快乐!月饼没吃多少,水果可吃了有29
种。中秋节可真不好受,累坏了肚皮。”
宋慶傑转头问翩翩:“有用電郵嗎?她沒裝中文軟件,要用英文寫。”翩翩忙答道:“
Monkey,我中英文都試過了﹐用你給我的郵址﹐電話又打不通。張老師﹐你教數學的嗎
﹖怎可數到這麼多種水果。”黎康乔一听立刻惊讶地张大了嘴:“哇,29种,能讲名吗
?水果不会累坏了肚皮吧?张丽媚,你是老师吗?那过年呢?又带什么东西?” 翩翩
也笑了:“帶個丈夫回去啊﹗还有孙子。是的﹐將來我們也是。” 张丽媚笑了起来:
“杂七杂八的,真见笑,曾经当过几天吧了。过年就不光是带水果了,我们家的习惯,
每年的中秋节,每家都得带带不同的水果聚会。过年就不光是带水果了,pienpien说得
对,过节,老人家见到子子孙孙是最开心的了。”
黎康乔:“几时都要带HUNSAND啦。何止过节。”
翩翩问:“所有東西一下子吃太多﹐肚子也是受不了。Monkey,現在已經7月中﹐可能回
去了。我或者向香港小學同學打聽雲英的行蹤﹐啊﹐真是多餘﹐到時她會找你們。
Monkey,除非她搬家了﹐怎會找不到她的。”宋慶傑对翩说:“她可能己離開了南加州
,她說九月回國的,日子不詳。她沒報名參加金秋聚會,但會參與本班十月四日的廣州
聚會,到時我會見到她。如見到她,叫她聯絡你如何?”翩翩说:錯了﹐是9月中。
Monkey,謝謝。既然4號在廣州﹐為何不出席聚會﹐這麼熱鬧。“
   翩翩又对黎康乔说:“黎﹐我現在不是賣甩husband嗎﹖說笑罷了﹐又豈在朝朝暮暮
呢。”
黎康乔忙答:“我也是说笑。”
翩翩又问道:“黎﹐你們剛才說的熒光屏上對話﹐不放大﹐其他人又怎樣看到﹖”
宋慶傑听了翩的说话,忙问:“你幾時升級做了祖母?K.K. 你直飛廣州還是經港?幾
時起程?”翩翩很不好意思地说:“Monkey,我都想﹐可惜我是高齡產婦﹐孩子還小﹐
不知何時才能做祖母﹐孩子都未曾養大呢﹐有牌捱。黎﹐我明白了。” 宋慶傑想了想,
笑了起来:翩,我也是卅六歲才做老豆呢,哈。“

黎康乔听了翩的问话,立刻答道:“我们用投影机放大到大屏幕。我直飞广州,2号到
广州。”翩翩奇怪地说:“因為剛才聽你們說禮堂沒有這個設施。”
跟着又对宋慶傑说:“是的﹐Monkey﹐me too,不過我是女的﹐就老了。男人大些不要
緊。我知道你的女兒20歲。”宋慶傑一听就紧张了,翩翩搞专案搞到头上来了:“誰告
訴你啊?”翩翩看到宋慶傑惊怕的样子,开心地笑了:“因為我掛著自己的是女兒﹐沖
口而出﹐見諒。你匿藏這麼久才出籠當然無人告訴我啦。”“我有一子一女,不過兩個
小鬼頭都親媽咪,有甚麼爭議的事,他們都站在媽咪一邊。激死我。你是猜?” 宋慶
傑不放心,有多问了一句。
翩翩又对黎康桥说:“黎﹐你這次回去的時間長嗎﹖現代社會﹐子女都是一樣﹐我比較
喜歡女兒多一些﹐和媽媽貼心一些。”一抬头,黎不见了:“怎麼連黎也是不見了﹖小
毛﹐你捨得回來了﹖吃早餐這樣久嗎?”小毛赶紧回答:“饮咖啡。”翩翩奇怪地问:
“未曾睡醒。”黎康乔也回答:“我吃LUNCH。”
    翩翩继续说:“孩子小時都親媽咪多﹐因為你上班﹐相對時間較少。多些和他們談
心吧,你的小的孩子會考了嗎﹖香港讀書很緊張﹐其實這裡也是一样。如果那個孩子懂
事﹐一定會緊張自己的學業。一般那些不上心﹐懶懶閒的讀書不行的。Monkey﹐我以為
你對著孩子也是那麼鬼馬的。”
      宏守基见这边那么热闹,就上来凑个高兴:“两位几好倾,PIEN:你处几点了。
”翩翩看到宏守基来到面前﹐忙答:“在說閒計罷了。宏﹐4號晚你有空嗎﹖高一2他們
可能和我們班同學晚飯﹐不過我擔心你第二天一早很忙,上午10﹕40。你們快要2點了
,宏經常很夜還在網上﹐是否為金秋忙啊。看來﹐應該提議頒個大獎給你們﹐勞苦功高
﹗真是不容易﹗籌備一年﹐竟然有300多同學響應﹐好像在廣州還沒有先例吧﹖”
宋慶傑还在说着:“是的,我經常捉弄他們,包括佢地個老母,始。宏,你還沒睡?明
天是假期,晚些睡沒問題。鶴鸣,你在此嗎?怎不見你出聲?中秋節快樂。” 翩翩忙
说:“鶴只是逗留不夠半小時就飛走了﹐大概早上7點幾。”
宏守基回答:“宋,你都很晚睡。我有时和黎倾到很晚。这主要是大家的功劳。明天是
假期? 明年学校60大庆。我们回校得知的,那明年回来吧。我们没中秋假。我明天就回
中山开工
翩翩,中秋假期嘛,香港一般假期遇上星期天﹐就是星期一補假的。是嗎﹖包括四邑僑
中嗎﹖我表哥70多了﹐也是校友呢。我還有兩個侄兒也是校友。”
翩翩听了,大惊:“嘩﹗時間很快﹐我上次回去好像是55週年﹐這麼快就是5年了。或
許50週年﹐要看照片才知道。”
曹淑敏这时到了。翩翩一眼看见,大声地打了个招呼:“淑敏﹐你好﹗這個才是正式夜
鬼呢﹐”
曹淑敏忙答:“您们好,哈哈。不是吧! 时间好快,又是一年中秋!”
翩翩替曹淑敏揭示了一下:“她經常睡醒一覺再出現。”
宋慶傑看了康看天空,失望地说:“香港天氣多雲有雨,偶然也可看見月亮,但并不
美。”
翩翩看了他一眼,说:“monkey,你用手寫板嗎﹖怎麼這麼久才走一句話上來,我昨晚
沒有出去看月亮。”
宋慶傑答:“我正在看足球賽呢。你要再等幾個小時才看見月光。”
谈了好久,同学们都走了,会议室显得冷冷清清的,翩翩就对宋慶傑说:“好了﹐晚安
﹗追月去吧。”他们最后离去了。